大花地的蓝花楹

  • A+
所属分类:社会热点
摘要

□思妤这里有两棵蓝花楹树,一棵在楼房空地旁,一棵在斜坡中央。这个片区已有些衰落,站在围栏前,放眼望去,厂房林立,几株参天大树遮天蔽日。四周是原住民的老旧红砖房,虽然很小,在这个荒凉的地方,却是值得探究的三线建设史的风景地。

□思妤

这里有两棵蓝花楹树,一棵在楼房空地旁,一棵在斜坡中央。

这个片区已有些衰落,站在围栏前,放眼望去,厂房林立,几株参天大树遮天蔽日。四周是原住民的老旧红砖房,虽然很小,在这个荒凉的地方,却是值得探究的三线建设史的风景地。

斜坡弧度不深,坡上是裸露的石头和整齐有型的蔬菜园。没有潺潺的流水,有不少杂草,靠近斜坡两侧的土壤中,生长着一些纤细,枯黄的花草。看得出,这里的贫瘠是由于干旱。然而,就在石头的缝隙中间,竟然生长着一棵树,笔直、高大。

树的两旁是标有居民认领的“城市菜园”,是附近还没有搬迁的社区居民自力更生的缩影。我顺着蜿蜒曲折的羊肠小道走近蓝花楹树,这棵树之所以能够在这里生长,是因为树的边上就有一个很小、很浅的水坑或者是水泉。不见有水流出,也不见干涸。就那样浅浅地清澈着,静静地明媚着。你看不到它,只能听到点水声,但无法让它外流。不外溢,不干涸,经年累月,不多不少地守在那里。那树就在它的身边生长着,茁壮着。像是一个约定,像是一个誓言,让这斜坡的风景渗透出一丝丝的禅意或哲理。

这棵树笔直高大,枝繁叶茂,苍翠挺拔。在这样的地区能有一棵树这样生长,我知道,完全是那一汪清澈的水所赐。在这个日渐荒凉的地方,在这个快要被人忘却的破旧居民区,有一汪水,有一棵树,对过往的人而言,足矣。还能要求什么呢?走得累了、热了,在此纳凉解乏,消暑去疲,不也是上苍的恩赐吗?

抬头望空地上的大树,崎岖盘旋,迎着不息的风,扇动着曲条虬枝,发出阵阵啸声。走近这棵树,你会发现这棵树很大,从树的形状,树的枝叶上看出这棵树是多么的苍老,生存得是多么的艰难。是极其艰难的生存环境使它过早苍老了,成了一棵“小老树”。斜坡上的蓝花楹,树干上生着嶙峋的骨节,在粗糙的树干上突出着,像是一个终年劳作的手那突出的骨节,既分外醒目,又觉得狰狞。树干不粗,由于山风的缘故,树干呈弯曲状,像一支拉圆的弓。树干的皮龟裂着,满身伤痕。两棵树的几条树枝张扬着,迎着风,不断抖动。时不时有花瓣飘落在发梢,肩头,缓缓零落成泥。站在它的跟前,可以听见轻风掠过树枝发出不太尖锐的啸声,像是一种宣言或者呐喊。远远观看,那树的形状简直像极了凌空欲飞的苍龙。

面对两棵树,我不由浮想联翩。是一只粗心的鸟儿吧,将本该衔到别处的种子撒落在这里。或者是一缕多情的风,因为这里过于荒凉,将两粒树的种子送来,让这里因两棵树的存在而别具特色。又或许是当年三线建设中的某位建设者亲手种植,为的是“前人栽树后人乘凉”。无论怎样,在很久以前,有两粒种子落在这里,生根、成长。它们似乎别无选择,一个落在空地的泥土里,一个落在山坡。经历了它们应该经历的,以自己的方式生存着。

两棵树,同居一方水土,但生存的环境大不相同。可是,它们都以各自的方式生存下来,成就了独特的风景。而这样的风景令人印象深刻。

面对我的到来,两棵树沉默应对,静静地任由我选角度拍摄它们。我感受到在自然界或是人类社会,物竞天择,适者生存都是一样的道理,既残酷又公平。适者生存,这只是生存的基础。你适应了生存的条件,就得以生存,但生存的价值和意义却是可以通过主观的努力来实现的。这才是生存的最高境界。到现在,我还在思索这两棵树将来会以什么样的生存能力不被砍伐、摧毁,它们是否也有心灵感应,感受到我此刻的深深敬意和怜悯。

新闻推荐

今年“五一"假期,民众旅游探亲需求强劲复苏、集中释放,机票、门票、酒店等预订量已显著超过2019年同期,全国客流...

weinxin
关注公众号
更多精彩推荐!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