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不掉的婚 一个女人第五次起诉离婚衡阳当地相关部门解释:这起离婚案的判决,一定是法、理、情综合考量下的结果;针对可能出现的突发情况提前做好了预案,保护当事人安全

  • A+
所属分类:社会热点
摘要

2019年12月,与陈定华发生争执后,宁顺花的伤情鉴定记录。2018年4月10日,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门口,陈定华抢走了宁顺花的包,监控视频里穿白色短袖T恤的男子为陈定华。陈定华家中挂着两人的结婚照。

离不掉的婚 一个女人第五次起诉离婚衡阳当地相关部门解释:这起离婚案的判决,一定是法、理、情综合考量下的结果;针对可能出现的突发情况提前做好了预案,保护当事人安全2019年12月,与陈定华发生争执后,宁顺花的伤情鉴定记录。离不掉的婚 一个女人第五次起诉离婚衡阳当地相关部门解释:这起离婚案的判决,一定是法、理、情综合考量下的结果;针对可能出现的突发情况提前做好了预案,保护当事人安全2018年4月10日,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门口,陈定华抢走了宁顺花的包,监控视频里穿白色短袖T恤的男子为陈定华。离不掉的婚 一个女人第五次起诉离婚衡阳当地相关部门解释:这起离婚案的判决,一定是法、理、情综合考量下的结果;针对可能出现的突发情况提前做好了预案,保护当事人安全陈定华家中挂着两人的结婚照。

A10-A11版图片/受访者供图

33岁的宁顺花从没想过离婚这件事这么难。

五年前,当她决定逃离这段婚姻,她以为故事很快会结束。彼时宁顺花刚结婚五个月。

第一次离婚起诉被法院驳回后,两人开始了漫长的离婚拉锯战。

随之而来的是丈夫陈定华不断加码的威胁、恐吓,甚至诉诸暴力。陈定华在接受上游新闻采访时扬言,法院一旦判离,他会“报复”,“要离婚可以,把命搭上”。

尽管有多次报警记录和多份对陈定华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可当宁顺花一次又一次走上法庭,得到的结果却是“夫妻感情尚未完全破裂”,不准予离婚。

3月3日,宁顺花第五次提起了离婚诉讼。近一周,这个湖南女孩干脆实名站了出来,“5年4次起诉离婚被法院驳回”迅速获得大量关注。这也让“躲”在异乡的宁顺花完全暴露在公众视野中。对她来说,这意味着她可能被法律意义上的丈夫找到。

新京报记者多次尝试联系陈定华,电话均未接通。4月17日,宁顺花作为家属收到通知,陈定华因威胁、恐吓宁顺花及家人,被警方行政拘留十天。宁顺花获得了十天的“安全期”。

4月21日,衡阳县人民法院发布通报,原定于4月23日开庭审理的宁顺花与陈定华离婚纠纷一案,因被告提出申请,将延期开庭。

衡阳县委宣传部相关负责人也向新京报回应称,相关部门都在行动,针对可能出现的突发情况提前做好了预案,保护当事人的人身安全。

逃离家暴

4月中旬,离婚一事上了热搜后,宁顺花暂停了工作

起初是同事发来报道的链接,问,“这和你同名吗?”后来不断有人发来信息问,“这是你吗?”“你怎么看上这样的人?”

宁顺花不知该如何回复。在深圳这几年,她独居生活,同事都以为她是单身,她不知该怎么解释,这些年她都在离婚,而且“闹得这么大”。

领导也打来电话,希望她能休息一段时间,因为业主们都来求证,影响不好。

现在,宁顺花在深圳一处小区物业工作,收入不高,但比起之前从事多年的销售工作,这份工作不用过多抛头露面,与人打交道——她听说,丈夫陈定华在四处打听她,还找了私家侦探。为此,她搬了四次家,住到郊区热闹的街区,这样哪怕是陈定华定位到她的位置,短时间内也难以精准找到她。

四月的深圳俨然入夏,外出时,她穿了件短袖T恤,微卷的头发在脑后绑成马尾,一缕刘海被汗水打湿,但她几乎全程戴着口罩,坐在街角咖啡店的露台上,也只偶尔摘下,喝上一大口茶,又迅速戴上。

还有人发来微信问她,“你在哪里?”她立马警觉起来,看到有报道说陈定华也在广东,她便放了一把水果刀在床边,一伸手就能够到。

这样的恐惧源于丈夫两年前的一次殴打。2019年的冬天,她第四次起诉离婚,第一次庭审结束去高铁站的路上,三辆白色小车前后夹击,将她的出租车逼停。

车门被拉开。宁顺花看见陈定华怒气冲冲的脸,他一把薅住她的头发,往车外拽,她的黄色羽绒服被撕开一道长口子,人一下撞在车门框上,从车里跌倒在地。她大声呼喊,陈定华猛力掐住她的脖子,继续拽着她的头发狠狠撞击路面。

一旁盖房子的村民拿着铁铲围了上来,有人报了警。衡阳县公安局樟树派出所出具的一份接报案登记表记录了这一过程:宁顺花面部、脖子有血痕,后脑部有血肿,陈定华面部和手部有血痕,眼镜和手机损坏。陈定华因此被行政拘留五日。

宁顺花带着伤情鉴定和陈定华的《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向衡阳县人民法院申请了人身安全保护令。她安慰自己,“也许打了我是好事,这次总该判离了吧?”

之后她逃回了深圳的出租屋里,用车祸的借口请了假,一周多不敢出门。

身上的伤口慢慢结了痂,但影响还在继续。她开始严重失眠,每天要熬到两三点才能睡着。晚上,她手机放着视频,眼睛闭起来听,有时候是一些历史题材的电视剧,也听新闻,听到过被打的妻子反杀了丈夫的新闻,她感同身受。夜里要醒好几次,楼道里有陌生男人的声音,她立马会惊醒,感觉呼吸一滞,蜷缩着等声音远去。

2020年8月的一天中午,宁顺花的弟弟收到了她的第四次起诉判决书,打来电话,“还是驳回。”她一下没能缓过神来,愤怒、不解、几近绝望的情绪很快吞噬了她,她手抖得几乎握不住手机。

仓促的婚姻

步入结婚那年,宁顺花28岁。

越靠近30岁,她的焦虑感越甚。身边的朋友几乎都已结婚生子,她担心自己过了生育的最佳年纪,也会觉得,“像我们这种文化程度不是很高的人,30岁后还单身,找到幸福的概率更低了。”

最初有媒人用高高在上的口吻介绍,那个人家里有钱,那个人是个大学生。她便直接拒绝了,“好像认为我会高攀他们一样。”

她也相过几次亲,有的一头黄毛,穿着花俏,像个花花公子,有的长相不佳。她一度怀疑,是不是在媒人眼里,她就适合这样的人。

2015年底,陈定华领着媒人上宁家说亲。两家屋舍相隔一大片农田,宁顺花对他没什么印象,只记得那次见面,他穿了件黑色棉袄,个子不高,眼睛不大,单眼皮,几乎没怎么和她讲话,看起来是“内向型的人”。这并不是她喜欢的类型,她喜欢“看起来很正派的,脾气温和,智慧一点,又比较冷静的人。”

但在媒人的话里,两人年龄、外形、条件都很般配。陈定华比她大三岁,开着一辆白色路虎,车还未挂牌,拎着烟酒。媒人说,他在亲戚开的塑胶厂里投了一些钱,谋了个不错的职位,在市里刚买了房子。

宁顺花问他,在厂里管什么?厂里效益怎么样?他支支吾吾转移了话题,只说婚后带她去厂里看看。

当天,陈定华提出希望两人的亲事“定下来”,宁顺花觉得太快了,没答应。过完年,她回广东上班,陈定华留在老家。两人每天的联系里,陈定华总催着早点结婚。

陈定华的表亲廖琼华记得,那年4月份,陈定华在一间当铺买了一枚钻戒,对外宣称花了12万元,打算去广东向宁顺花求婚。

宁顺花收到戒指的照片时,就在电话里表明,别买,她不喜欢这个款式。但陈定华还是买了,“他说他喜欢。”

那是宁顺花第一次感到没被尊重,“结婚戒指不是要去店里面一起挑选吗?他没有。”陈定华拿来的戒指,装在一只小密封袋里,钻不小,但颜色泛黄。宁顺花跑去街边找了家金店,店员测试后说是很劣质的钻石。她反而松了口气,“只要他不是拿个假的糊弄我就行了。”

2016年6月,陈定华又去了趟广东,当面写了一张《终(遵)守婚法》,保证“婚后禁黄赌毒”,让宁顺花放心。媒人也打电话,“你不要挑了,你们年龄也这么大了,差不多就可以了。”

几天后,宁顺花辞去了工作,跟着陈定华回老家领了证。

对宁顺花来说,这个“草率”的决定更像是一次妥协。“认命了,年龄已经在这里,找一个人搭伴过日子。”她说,别人也是这样相亲结婚,平平淡淡,一辈子也过去了。

“陌生”的丈夫

婚后,宁顺花很快发现,陈定华与她印象里“内向的人”大相径庭。

他很张扬。领完证,村里人告诉宁顺花,他们结婚前,陈定华便扬言,“谁帮他做媒成功,他给五万钱红包。”此前,廖琼华也多次听他说过。

他总穿一些印着大幅狮子脸一类恐怖图案的衣服,脖子上挂一条小指粗的黄金项链,腰上晃着车钥匙,开车时,他喜欢一脚猛踩油门,车冲出去,再一脚刹车踩到底,在乡里的路上很扎眼。宁顺花喊他开稳一点,他笑嘻嘻地不说话,继续这样开。

他们也没有相同的爱好。宁顺花喜欢听王菲的歌,丈夫却爱听花鼓戏。她习惯早睡早起,他却每天要睡到中午,吃个饭出门,深夜才回家。和朋友聚会时,他们总在打牌,宁顺花不会打,坐在一旁被吵得头疼,也没话聊。

更多始料未及的问题出现了。有一天,宁顺花问起丈夫塑胶厂工作的事情,他突然大吼,操着一口地道的方言,“你老问问问,话太多了,根本没这回事,行不行。”

她说,婚后才发现丈夫赌博。不止一次听到丈夫和朋友张君诚(化名)几人谈起,有人今天输几万,那天输了几万。

实际上,张君诚说,在衡阳县,常打牌的人几乎都知道陈定华有个外号“赌神”,他在牌桌上玩得大,也玩得起,甚至还开过赌场。陈定华高中辍学后,便在广东混赌场,十几年了,身家全是从牌上赢来的。“一晚上几万、十几万的输赢是平常的事情。”

陈定华也因赌博被拘留、处罚过很多次。张君诚说,“他性格很偏激,赌赢了还好,赌输了脾气特别暴躁,谁要说句什么,他操起手边的凳子就往你头上砸。”

发现丈夫无业、嗜赌后,宁顺花跑去了广东姐姐家里,几天后陈定华来接人,哭着跪在她面前,写了一张保证书,承诺一定去找个工作,再也不赌了。

宁顺花心软了,给了丈夫一次改过的机会。再回到衡阳,陈定华拿出30万元,让她负责新房装修。他照常睡到中午出门,后半夜归家,激烈的争吵逐渐化为无奈,宁顺花没再去拆穿他。

赌博显然是一件收不住手的事情。至少张君诚不相信陈定华能戒赌,结婚后陈定华稍微收了心,但他依旧活跃在赌场里,“他赌博十几年来,风里来雨里去,来钱快,戒是不可能的。”

婚姻

2016年11月13日,在一个丈夫赌牌归家的清晨,宁顺花决定逃离这段婚姻。

2016年12月1日,宁顺花第一次起诉离婚,她甚至不知道怎么写诉状。在衡阳县人民法院门口,她花了三百块钱找人代写,离婚的理由只有一条:对方迷恋赌博。

但她手头没有证据。没成想,起诉四天后,她作为家属收到通知,陈定华因两次赌博被罚款,行政拘留十二日。但这项证据最终却没能被法院采信,判决认定,“不能证明被告有赌博恶习且屡教不改。”

第一次起诉庭审后,陈定华请张君诚几人,劝说宁顺花不要离婚,“他多次保证再赌就剁自己的手。”

聊天记录显示,劝说未果,陈定华发来恐吓信息,“你那双眼睛我要定了”“被波硫酸的女人”。宁顺花拉黑他的号码,他用其他号码再打来,宁顺花再拉黑,到后来,她一看到湖南的号码就拉黑。

陈定华也做过一些事情来试图挽回这段婚姻。陈定华的姐姐告诉记者,他写了一百份承诺书,发给村民,承认自己任性、大意、赌钱,决心痛改前非。闹离婚这几年,陈定华依然常去看望宁顺花的奶奶,冬天还给她送去热水袋和电热风扇,他说奶奶从没干扰过他们的婚事,他孝顺她。

张君诚说,前两年,陈定华手里的钱基本都输了,他把车卖了,但装修房子的钱一分没动。“在他心里,房子装修好了,宁顺花就能回来了。”

但这些都没有奏效。2017年7月14日,宁顺花回老家第二次起诉离婚。陈定华阻拦,抢夺她包里的起诉材料,抢夺过程中,宁顺花扇了他两个耳光。陈定华拽住她不放,最终她只能报警。做完笔录后,看到陈定华守在派出所门口,她便在二楼扒着水管爬下去,从后门逃了出去。

这一举动激怒了陈定华。宁顺花讲述,询问她的下落未果后,陈定华先是打了宁父一个耳光,又用菜刀刀背砍伤她的弟弟,发现还是联系不上宁顺花,他的拳头落在宁父脸上,致使宁父左眼受伤,鼻骨骨折。

2017年7月24日,衡阳县公安局井头派出所的《受案登记表》记录,7月14日、7月15日双方发生的两次冲突,致使宁父受伤。陈定华因此被行政拘留五天,宁顺花也因打了他两个耳光,被行政拘留三天。他告诉张君诚,自己这么做,只是想和宁顺花好好谈谈,她没给他机会。

另一份《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在2017年11月28日,第二次起诉庭审后,陈定华驾车逼停当时宁顺花代理律师的车,敲碎了车窗玻璃。短信记录显示,联系不到宁顺花,他不断给宁顺花的家人发送恐吓信息,大多是网上搜索的“报复杀人”“灭门案”之类的新闻链接。

陈定华的姐姐认为,宁顺花把这次她先动手打人的冲突发到网上,说陈定华有暴力倾向,是“恶人先告状,引起大家的可怜”。

她说,弟弟发恐吓信也是想尽力挽回,“我们劝他放手,别人不是吓大的,走极端只会两败俱伤。都劝不了,我弟对她一往情深,没有心机,心直口快,才做了一些极端的事情。”

案子审理期间,陈定华装修好了房子,他在法院门口抢走宁顺花的身份证,说要带她去看一眼新房,看完就同意离婚。到新房后,他让朋友把门反锁了,开始絮絮叨叨和妻子说着话。

宁顺花觉得煎熬,天一点点黑了,他还不肯开门放她走。她想起一次开庭时,陈定华说,“和你斗,其乐无穷”。她起身把花瓶、水杯都摔了,门还是没开,直到深夜,宁顺花姐姐报警后,警察上门她才离开。

但让宁顺花最真实感觉到恐惧的是,第四次起诉离婚后,陈定华拦车殴打了她。陈定华在接受九派新闻采访时解释,这是他唯一一次对宁顺花动手。“我想把她从车上拉下来,说谈清楚了再走。她不动,我抱她也抱不动,就扯着她的头发把她拉出来了。”

陈定华将他的极端行为归因于宁顺花的“狠心”。他在接受九派新闻采访时提到,2018年,他的父亲快去世时,他希望宁顺花等几个月,但她依然第一时间就起诉了。

诉诸恐吓与暴力之外,陈定华也在用其他方式给宁顺花施压。陈定华多年好友张君诚告诉记者,他收到过陈定华发来的几张开房记录,上面有宁顺花的照片。他发给了所有认识的人,说宁顺花被一个比宁父年纪还大的富人包养,喊大家打电话去调笑她,“听说你被包养,多少钱一晚?”

尽管如此,在当地,张君诚、廖琼华和很多人都相信了这一说法,村里也开始传,宁家小女儿在外面名声不好,是不是骗婚。陈定华的姐姐告诉记者,陈定华结婚时给了女方6.6万元彩礼钱,婚后也给女方钱花,每次好几千,“对她好得没话说,她还一直闹离婚”。

对此,宁顺花说,除了生活开销,自己没收过陈定华的钱,至于6.6万元彩礼和钻戒,等离婚后她可以奉还。

张君诚劝过陈定华,“你这样做,以后她还怎么抬得起头做人,她更不会跟你了。”当时陈定华回复他,“她要离婚,我就毁了她。”

离不了的婚

2020年7月,宁顺花差一点就离成了婚。

当时,陈定华提出同意离婚的条件,要和宁顺花签一份离婚协议。协议约定:女方承诺两年内不谈恋爱、不结婚,双方保持联系,男方不威胁、不恐吓、不家暴女方及亲属,并改掉不良习惯,不从事违法犯罪活动,两年后复婚。

最终两人都没签。宁顺花说,陈定华要求加一句,“若不复婚、势必报复”,她没答应。而陈定华在接受采访时说,当时妇联建议她加上一条,女方对男方重新产生感情后,再考虑跟男方复婚,他觉得心里没底,想让她改成“百分之百”。

2020年8月,宁顺花的第四次离婚起诉被驳回。当时,她与陈定华分居近四年,两次向法院申请人身保护令,陈定华也因威胁、恐吓与暴力行为被拘留四次,法院仍认为“为保障家庭稳定和社会和谐,以不离婚更为适宜。”

今年3月,提起第五次离婚诉讼后,宁顺花一点把握都没有了,她没能提供更多的证据,她早已与法律意义上的丈夫陈定华断了联系,不知道该如何去向法院证明,他们已经“感情破裂”。

“离婚诉讼判决依据的法定条件是感情破裂,它没有一个非常量化的指标。”在国内资深婚姻家事律师李莹看来,此案中,男方存在家暴、赌博等行为,且女方已经4次起诉离婚,从次数上就能说明夫妻感情破裂,无和好可能。到第四次起诉,法院仍不判离,这个判决结果相对保守。

4月19日,衡阳市委宣传部相关工作人员向新京报记者解释,在这个案件里,法官的出发点是好的,男方有报复社会的极端行为,如果简单地判离,万一极端事件发生,法官要承担责任,而选择暂时不判离婚,双方之间能先缓和一下局面。对于这起离婚案的判决,一定是法、理、情综合考量下的结果。

这个观点也被香港大学法学院教授贺欣认同,他曾对近十年间中国的离婚案件进行过实证研究,发现有高达62%的涉家庭暴力的离婚诉讼是以调解或主动撤诉方式结案。“强行解除婚姻的话,不仅女方会受到威胁,有时还会威胁法官,所以法官会非常慎重,选择相对安全的办法,先不判离,再去做工作。”

4月21日,等待庭审的宁顺花接到法院打来的电话,第五次起诉“开庭延期了,时间未定”。

她又失眠了。这一纸离婚判决,她已经等待了四年半。

以前刷短视频时,看到离婚的人拉了横幅庆祝,她现在终于能理解他们的心情。等她离婚了,她也要大醉一场,还要在路上欢呼,大喊,“我终于恢复自由了”。

新京报记者肖薇薇

新闻推荐

一段时间以来,各级部门出台了系列严格规范校外培训的治理政策和行动,较好地遏制了占坑班、超时超难培训、培训机构携款...

weinxin
关注公众号
更多精彩推荐!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