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前结香草 鬟边插石榴” 漫说中国古代簪花风尚 □王文

  • A+
所属分类:社会热点
摘要

《簪花图》苏六朋 清《簪花仕女图》周昉唐《花卉图册:杏花》邹一桂 清《货郎图》 苏汉臣 北宋

“带前结香草 鬟边插石榴” 漫说中国古代簪花风尚 □王文《簪花图》苏六朋 清“带前结香草 鬟边插石榴” 漫说中国古代簪花风尚 □王文《簪花仕女图》周昉唐“带前结香草 鬟边插石榴” 漫说中国古代簪花风尚 □王文《花卉图册:杏花》邹一桂 清“带前结香草 鬟边插石榴” 漫说中国古代簪花风尚 □王文《货郎图》 苏汉臣 北宋

一千多年前,韦庄曾写下“春日游,杏花吹满头”的动人诗句,被人吟咏至今。在古代,时令鲜花除了“主动”飘落在发髻外,还可能会被人们争着插在头发或帽檐上,从枝头落入人间,从宫廷佩戴走向民间小巷,点缀着古人头上的一年风景。

将花插在头上又被称为簪花。

在汉代,簪花风气虽然没有形成,但是鲜花已经以各种形式进入人们的生活当中。如在重阳节这天,汉代人除了登山、饮菊花酒外,还会摘下茱萸花佩戴在腰间,意在避灾驱邪,延年益寿。此外,从现存文物来看,汉代贵族妇女的发髻上也多簪插花形的步摇或者花钗。魏晋时期,头上簪花逐渐成为风尚,可簪之花的类型也渐渐丰富起来。梁代的简文帝在《和人渡水》这样描绘:“婉婉新上头,湔裾出乐游。带前结香草,鬟边插石榴。”石榴花被插上了鬓边,用以祈祷平安。明代小说《水浒传》中的短命二郎阮小二对该花也格外钟情,他的经典装束就是“斜戴着一顶破头巾,鬓边插朵石榴花”,破头巾旁还插上几朵鲜艳的石榴花,形象颇为滑稽,但或许也有避灾保平安之意。

这一时期,鲜花除了祈福的作用外,其装饰功能慢慢凸显。晋代潘安和陆机就曾“九梁插花”,九梁指的是朝冠装饰的九条横脊。两人本就是出了名的美男子,风姿俊秀,身着正装后,再在帽子上插几朵鲜花,如此装扮不知要吸引多少人的目光。

佛教的广泛传播对簪花之风的兴起起到巨大推动作用,据记载,在一些信仰佛教的国家中,君主们均头戴“素冠七宝花”的皇冠,民间百姓则会头戴莲花。现如今,我们在隋唐敦煌壁画中,也能看到头戴“花鬘”的菩萨、飞天等形象。再加上统治者的喜爱,簪花便在唐代成为社会风尚。唐玄宗春日游长安时,命令群臣吟诗。大臣苏颋因一句“飞埃结红雾,游盖飘青云”。得到了玄宗的嘉赏,嘉赏的方式就是“以御花亲插颋之巾上”,即亲自为他戴上一朵花。别看只是小小的一朵花,若皇帝亲自赐予也是殊荣无比,令时人羡之。在民间,甚至出现了专属妇女的簪花大赛,《开元天宝遗事》中记录:“长安士女,于春时斗花,戴插以奇花,多者为胜。皆用千金市名花,植于庭苑中,以备春时之斗也。”为了在簪花大赛中一展风采,长安士女们纷纷抛掷千金用以求购名花异卉,因为谁家女子头上的奇花越多,谁就能获胜。上到宫廷,下到民间,对各种珍贵花卉的需求不断增加,继而涌现出一批优秀的花匠。他们以种花为业,钻研名花的培植,为满足市场,有时还将温室养殖的技术转移到花卉种植上。《酉阳杂俎》中记载:“常有不时之花,然皆藏于土窖中,四周以火逼之,故隆冬时即有牡丹花。”根据上文可知,匠人们使用了土窖温火的方式,让原本春末绽放的牡丹在最寒冷的冬季也能盛开。

唐初时期人们喜欢在头上用鲜艳的小花加以点缀,到了中晚期则流行插诸如牡丹、芍药之类的大朵花。如中国艺术史上的经典之作——唐代周昉所绘《簪花仕女图》,画中的簪花妇女就分别簪了牡丹花、海棠花、荷花、芍药花等。艳丽明媚的花卉与头上乌黑的高髻相得益彰,女子的雍容华贵便跃然纸上。

真正将簪花地位推向顶峰的是宋代,商业的繁荣与士大夫阶层的兴起,促进了宋人爱花风气的养成,无论男女老少都对簪花兴趣浓厚。欧阳修就曾形容洛阳人“春时城中无贵贱皆插花,虽负担者亦然”。少女插花向云鬓,可以“添得几多风韵”,满头插花还能“顿减十年尘土貌”,不辜负美好春光。宋代不仅女子爱簪花,男子亦然。男子簪花在宋以前已逐渐流行,如唐代杜牧等人在九月登山归来时就个个在头上插满菊花,“尘世难逢开口笑,菊花须插满头归”。《水浒传》中描绘宋代人物装扮时,多出现男子簪花情形,如浪子燕青就是腰间一把名人扇,“鬓边常插四季花”。

宋代男性官员也普遍簪花——在皇帝因郊祀等活动出行归来时,仪仗队伍中的大臣们都要簪花。杨万里在《德寿宫庆寿口号》对此描绘:“春色何须羯鼓催?君王元日领春回。牡丹芍药蔷薇朵,都向千官帽上开。”元日春归时,一列列簪着牡丹、芍药和蔷薇的队伍从郊外走来,远远望去仿佛一片浮动的红云。每逢这样的节日庆典,百姓们也将大街围得水泄不通,不远千里赶来观赏,“老妇稚而相顾问,也盼春色到诗家”。观赏这淹没在花的海洋中的大宋王朝。

不仅不分男女,还不分老少。宋代的老人也簪花,黄庭坚的诗中说“花向老人头上笑,羞羞。白发簪花不解愁”。在这里,看不见伤春叹时的悲情,反而是积极乐观的胸襟与天真烂漫的情态。就连犯人出狱的时候,狱卒都要给他们脑袋上插朵花才可以离开,意为去去晦气。《梦粱录》中记载罪犯们出狱前身穿褐色的衣服,披枷,头上簪花跪在地上。狱卒们也会簪花,病关索杨雄在做狱押时,最爱在鬓边插上翠芙蓉,刽子手蔡庆更是因为“生来爱戴一枝花,河北人氏,顺口都叫他一枝花蔡庆”。

簪花之风的盛行与宋代养花卖花业的兴盛也密不可分。王公大臣和富裕人家一般有自己的小花园,在其间种上心仪的花卉。身处密集市区的普通人家若是爱花,还会在屋顶上开辟出种花的空间,“城中寸土如寸金,屋上莳花亦良苦”。此外,还有一些挎着篮子走街串巷的卖花人。在词人蒋捷笔下这些穿行的卖花小贩,被描绘得极富生活情趣。没有他们的存在估计也不会有陆游的名句“小楼一夜听春雨,明朝深巷卖杏花”了吧。

为了更好将花卖出去,这些走街串巷的花贩还会边走边唱歌,不断吆喝。《东京梦华录》记载:“是月季春,万花烂漫,牡丹、芍药,棣棠、木香,种种上市,卖花者以马头竹篮铺排,歌叫之声,清奇可听。”清晨或午后,清扬宛转、时隐时现的卖花声从小巷传来,飘过院户,落入买花者的心间。不仅万紫千红名在卖花声中,连春天也在这卖花声里。

簪花之风到了元代便衰落下去,在重大的节日与仪式中不再流行簪花习俗。元代文人地位下降,前朝的赐花受宠、杏林及第成为过往云烟,殊荣都被虚化。到了明清时期,簪花习俗虽然不盛,但在某些地区或人群中仍然保留着。在辽北地区更是出现为了让鲜花保持水分,把盛满清水的小瓶子也插在发髻里的风尚。

簪在发髻上的鲜花,盛放的何止是四时芳菲,更是对诗意对生命的眷念与温存,随着时光流转依次装点着藏在古人头上的一年风景。

新闻推荐

“富二代”学生虚构各种理由骗了老师上百万元。近日,哈尔滨市香坊警方侦破案件,成功为被害人挽回经济损失。警方讯问嫌疑人...

weinxin
关注公众号
更多精彩推荐!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