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商卖家,倒在618前夜

  • A+
所属分类:全网热点

二十年前,电商行业流行一句话 ——“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

  二十年后的今天,万万没想到,电商竟然成了最难做的生意。

  今年 618,没有预售,但一批电商,已经倒在了 618 的前夜!令人心寒的消息,不断传来:

  —— 五金冠女装店 “少女凯拉” 被曝卷了 3500 万跑路,牵涉了 300 多家供应商;

  —— 年销 10 亿的天猫店 “优梵艺术” 家居,由于资金链断裂,宣布停业;

  —— 天猫店有 400 万粉丝的本土快时尚品牌 MJstyle,也传出破产的消息;

  ——56 家出版社揭竿反抗,表示因为京东 618 折扣较低,出版社拒绝参加

  头部尚且如此,更何况小微电商?许多都在苟延残喘,闪电发货一时爽,月底结算心滴血。

  曾经,普通人只需要一根网线就可以开店赚钱,开网店被认为是最低门槛的创业,这种好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有人说,打工的尽头是送外卖,中产的尽头是开滴滴,创业的尽头的是负债,老板的尽头是老赖。

  这句话藏着多少心酸,经历过的人才知道。

  今天,网约车司机爆满,外卖小哥爆满,就连创业开网店这条路都走不下去了,普通人的出路究竟在哪里?

电商卖家,倒在618前夜

  电商倒闭潮

  十年前,很多人还在说 “实体店被电商干倒闭了”,仿佛电商代表着一个呼啸而来的新时代,势不可挡。

  转眼间,电商也迎来了倒闭潮。

  更诡异的是,很多电商老板居然不是因为生意差倒闭,而是生意太好而倒闭的。

  比如,近日一出跑路案,引起服装界的 “大地震”。五金冠女装店 “少女凯拉” 被曝卷了 3500 万跑路,仓库被爆已经搬空,店铺在淘宝也搜不到了。

  网上流传一条视频,女主播正在为少女凯拉带货直播,前一秒还在推广产品,后一秒警察叔叔推门而入,女主播直接破防。

  更破防的恐怕是牵涉其中的 300 多家供应商,货早给了,钱还没收到。这些供应商大多是潮汕或者是湖北一带的,90 后的年轻创业者很多。

电商卖家,倒在618前夜

  来源:蓝鲸新闻

  普通人可能不知道 “少女凯拉” 在服装界的江湖地位,简单来说,“少女凯拉” 相当于小米在科技界的地位。它拥有 553 万粉丝,再过几个月就是六周年庆了,此时跑路,实在太过突然。

  蓝鲸新闻采访采访 “少女凯拉” 涉事供应商宋先生就表示,“少女凯拉” 属于低价走量的网店,售价比成本价还低!

  据说每年沙河都有跑路的,“跑路的这些人通过赊账模式,拿进货 10 块的东西卖 8 块,还 5 块,最后卷 3 块钱跑路。因为像少女凯拉这类以低价走量的网店,欠到最终只有跑路一条。”

  无独有偶,巅峰时期门店数量近千家,天猫店有 400 万粉丝的本土快时尚品牌 MJstyle,也爆雷了。

  近期,多名消费者收到了短信称 MJstyle 暂时无法继续使用了。一时间,MJstyle 破产跑路的消息引发热议。

电商卖家,倒在618前夜

  MJstyle 品牌创立于 2012 年,隶属于上海笕尚服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笕尚服饰”),该公司目前已进入破产程序。

  值得一提的是,MJstyle 品牌创始人是女明星张雨绮的前夫袁巴元。两人离婚前还曾因 “持刀打架” 事件引发全网围观。

  2017 年,由于负债率高,MJstyle 店面通过常年打折促销来吸引顾客,但是打折更加损害了品牌的价值,市场策略最终以失败告终。

  除了服装电商,其他品类的情况也不容乐观。

电商卖家,倒在618前夜

  4 月份,年销 10 亿的天猫店 “优梵艺术” 家居,由于资金链断裂,宣布停业。

  这家店曾被誉为 “家居界的 ZARA”,在 2018 年双 11 的曾创造两小时破亿的销量,没想到也在今年破产倒闭了,留下一地鸡毛。

  一经销商表示,目前该店里还堆了价值上百万元的货,还有十几万元的货没收到。除此之外,有 20 多位消费者等不来发货后,自建维权群,累计金额近 30 万元。

  曾经淘天 TOP3 生鲜商家的农产品店家 “王小二”,在 3 月份也倒闭了,仅剩的三个产品都停止发货。

  这个天猫店销量最高峰的时候,一年 4 个亿的流水,团队有四五百人,羡煞多少老板。

电商卖家,倒在618前夜

  这年头,连年流水过亿的大店都顶不住了,更何况千千万万中小商家呢。

  知名博主 @风中的厂长最近在微博上说的一个案例,更是让电商人百感交集:

  义乌一位卖家,去年靠卖日用杂货做个 2 个亿的生意,但细问利润,只有 55 万,而且毛利率竟然是负的,55 万利润是靠某游戏公司往它包裹里塞游戏卡赚的。

  电商人打死也想不到,自己有一天居然也成了广告渠道。

电商卖家,倒在618前夜
电商卖家,倒在618前夜

  来源:微博

  还有更夸张的,日发两万单,细算一天赚 200;一年流水几个亿,过年买火车票钱都紧张。

电商卖家,倒在618前夜

  一个老板说:做生意是 7 赔 2 平 1 赚,做电商是 7 赔 2.9 平 0.1 赚。

  个中心酸,也只有电商人懂。

电商卖家,倒在618前夜

  谁干死了电商

  为什么曾经的 “造富神话”,如今变成了 “创业灾难” 了呢?是谁干死了电商?答案可能五花八门。

  比如,做电商不仅要防火防盗防同行,居然还要防快递小哥 “卧底”。

  最近就有网友爆料上了热搜:

  在义乌做电商就像在演电影《无间道》,快递员上门收快递时发现爆款,转头就告诉做电商的老婆,还有楼下配货的货车司机可能跟快递员是一家人,精准挖到你的货源。

电商卖家,倒在618前夜

  来源:中国蓝新闻

  课代表网友总结:干倒你的不是隔壁同行,是货拉拉司机和快递员。

  一山更有一山高,义乌电商要防的,是河北电商。

  小红书上有网友总结各地的电商风格:

  义乌电商:你敢上新品,明天我马上生产同款,价格比你低;

  广东电商:别逼我开付费推广行不行?

  北京上海电商:我做品牌,我做内容,主打一个差异化竞争;

  河北电商:不管你做什么品,我价格都能比你低,主打的就是一个分文不赚,单量上万!

电商卖家,倒在618前夜

  对河北电商人来说,亏钱不焦虑,没出单才焦虑,一天发三车货,一车赔,一车送,一车做活动,一年流水上千万,利润结算才 1 万。

  如此电商生态,早已不是义乌人与河北人的山头之争,而是背后的规则逼的。

  去年 618、双十一各大电商平台大打 “低价” 明牌,喊出 “天天 618” 的口号;而今年更是直接取消 618 预售,天天全网 “最低价”。抖音电商把 “价格力” 定为优先级最高的任务,并调整流量分配规则,将流量向全网低价和同款低价商品倾斜。

  为了在利润的夹缝中生存,卖家迫不得已穷尽所有方法,而响应平台号召卷价格就是最简单的。

  一个残酷的事实是,你不降价,其他卖家也会抢着降价。

  广州海珠区服装代工厂老板徐池受媒体采访时直言:“工厂之间为了抢订单、争客户,你卖 30 元,别人就敢卖 27 元,利润有时低到一件衣服只能赚一两元钱,早几年厂里还有 10 个点左右的毛利,今年基本被卷到只剩下 3 到 5 个点。”

  打价格战的结果是,平台培养了消费者的低价认知,从此价格只有更低没有最低,陷入了恶性循环。

  狗急了都能跳墙,更何况是人。卖家被逼急了选择抵制低价,这种情况首先出现在了图书出版行业。

  近日,56 家出版社通过发表联合声明,表示不参与本次某东 618 的促销活动。理由是 “以声明中提及的折扣进行促销,出版社利润所剩无几甚至会亏本”。

电商卖家,倒在618前夜

  来源:第一财经

  这种联合抵制行为可能会蔓延到其他电商行业。毕竟,亏钱的不止图书一个行业。

  就连 “带货一哥” 李佳琦,都在 2024 美 ONE “618” 媒体发布会上称今年 “618” 大促是最难的。

  商家更为苦恼的,除了低价,还有 “仅退款”。

  由于电商行业进入存量竞争时代,低价策略和即时满足成为新的消费趋势,限时降价促销对消费者不再有吸引力,于是平台纷纷开始卷用户体验,拼多多推行的 “仅退款” 再次引领行业变革,各大电商纷纷跟进。

  “仅退款 “很可能会成为压垮电商人的最后一根稻草。

  有个数据你们可能不知道,珠宝玉石类目的退货率在 70-80% 左右,大促时更是飙升到 90% 以上;女装退货率在 40%-50% 之间,大促时能到 70%-80%。

  “仅退款” 甚至成为一些无耻消费者薅羊毛的手段。卖的越多亏得越多,除了发货的快感,电商人还剩下什么?

  不得不说,电商行业没有哪个时刻像今天这样将 “低价” 抬到了生死存亡的高度。依靠传统模式,平台和卖家都要活不下去了。

  电商行业也在自救,阿里将淘宝直播和逛逛合并成立内容电商事业部,由淘宝内容电商总经理程道放统一管理。

  京东加码内容赛道,宣布将投入十亿现金和十亿流量作为奖励,吸引更多短视频原创作者和优质内容机构入驻。

  拼多多入局短剧,主页面的 “多多视频” 板块已经上线了 “短剧” 这一频道,权重不容忽视。

  财经评论员单仁行得出一个结论,电商巨头都在用不同方式调整经营策略,以内容电商取代传统电商。

  传统电商的时代要结束了,内容平台可能是电商的最后一块红利。传统三巨头都想做短视频短剧,原因就在于,让用户多停留一会儿,使用 app 的时间越长,被种草的可能性越大,消费者买的东西就越多。

  只是,流量是有限的,消费者消费能力也是有限的。

电商卖家,倒在618前夜

  三大退路挤满了人

  曾几何时,做电商是一门成本低利润高的生意。送外卖、开网约车一样,被视为中年失业的退路。

  但现在,这三条退路都有些不妙。

  先是外卖骑手过剩,

  “闲着没事,下了班就来送几单,挣点外快。” 前些年外卖员的收入都还是不错的,挣的是快钱,不少人把这些当成副业甚至是全职发展。

  《2023 中国蓝领群体就业研究报告》显示,2023 年蓝领群体平均月薪 6043 元,其中外卖员的平均月薪能够达到 6803 元,仅低于月嫂和货车司机排在第三。

  如今因为从业者人满为患,人均订单量下降,导致赚不到钱,让不少人望而却步。

  “今年能感觉到订单量明显少了很多,周围干外卖的人越来越多了。” 一西安外卖骑手接受《中国物流与采购》杂志采访时无奈地表示,自己正在考虑转行,去年一天订单能有 40 多单,现在还不到 20 单,减少了一半。

  2020 年到 2023 年,美团骑手数量从 470 万增长到 700 万,增长 49%,将近两倍。以前 100 元两个人分,现在要四个人分。

  一些有养家重任的人想转行,却不知转向何方。

  至于开网约车,随着网约车运力饱和,网约车司机已经分不到一杯羹了。

  一杭州司机爆料,一天跑 12 小时才接到十单,跑的时间越长赚的越少。

  2022 年,网约车司机的月均跑单量为一度高达 176 单。到 2023 年网约车司机月均跑单 116 单,平均下降 34%。

  原因是网约车完成订单量增速缓慢甚至下降,而网约车司机则保持高速增长。

  去年,各地交通部门还陆续发出预警网约车运力饱和,提醒相关人员谨慎入行。今年,包括济南和宁夏两地暂停受理车证核发业务。

  “失业后去跑网约车”,这条路几乎被堵死了。

电商卖家,倒在618前夜

  网友一针见血,不是乘客不打车了,而是乘客都变成了网约车司机。

  是时候换个思路了,实体经济回归,多个城市不约而同喊出 “制造强市”“产业强市” 的口号,制造业正在重回经济增长的 C 位。

  在 “大国制造” 向 “大国智造” 转变的时代浪潮下,蓝领职业发展更应受到重视。

  “月入 2.5 万元的瓦工”,你愿意做吗?几个月前,一位瓦匠以 “月薪 5000 元包吃住” 的条件招收学徒,而学成后的瓦工月收入可达 2.5 万元左右,这一收入水平在网上引起广泛讨论。

  讨论过后,或许应该给更多人择业的再思考,不是表面光鲜的工作才叫工作,出路一直都在。

来源:智谷趋势

weinxin
关注公众号
更多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