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余年2》,一边被骂一边赚钱

  • A+
所属分类:全网热点

开播即炸。

腾讯视频的古装大 IP《庆余年 2》,终于在时隔 5 年后与观众见面,于 5 月 16 日在央视八套和腾讯视频同步上映,刚一开播就登上 “剧王” 宝座。

从数据来看,它是首个开播当日就进入腾讯视频爆款俱乐部的剧集,也是历史上最快进入爆款俱乐部的剧集。“CCTV 电视剧” 数据显示,《庆余年 2》开播当晚实时直播关注度峰值破 2。弹幕也给足了排面,有网友调侃,大家对《庆余年 2》的期待率仅次于巴黎奥运会

这些数据让 “庆余年剧王” 登上热搜,腾讯视频直接回应 “是的”,官方盖章确认了它剧王的身份。

不过,随着《庆余年 2》的热播,也出现了一些争议。

一些来自于剧情本身。

该剧根据猫腻的同名小说改编,是一部男频(观众以男性为主)爽剧,讲的是张若昀饰演的身世神秘的范闲,带着现代记忆,落入到了一个叫南庆的国家中,历经家族、江湖、庙堂等种种考验的故事。

第二季的范闲从第一季的棋子变成了执棋人,可以理解为是他自我觉醒的成长故事。但一些观众认为,在原著改编、演员演技、剧情创新方面,都不及第一部 “惊艳”,有些低于预期

另一些则来自对广告的吐槽

由于第一季的成功,《庆余年 2》备受广告主青睐,有网友统计,平均每集 9 个广告,除了片头片尾,还有大量中插广告、剧情广告。作家 “匪我思存” 也发文表示,“前面的广告真多!尊贵的会员都不能跳过。”

尽管广告越多越能说明这部剧的商业价值高,但对于观众来说,过多的广告是一种打扰,考验着出品方和平台的取舍。

《庆余年 2》热度有多高,争议就有多大。

(以下内容含轻微剧透)

《庆余年 2》开播,变味儿了吗?

《庆余年 2》刚开播,观众便分成了两派,一部分观众表示非常喜欢,觉得该剧轻松幽默,下饭又下瓜,但也有一部分观众不满意,觉得和第一季相比,在节奏、人设、改编等方面都很失望。

小顾是《庆余年 1》资深剧粉,看了不下 5 遍,她用 “封神” 形容第一季,因此对于第二季,她期待了很久,看完后,她虽然喜欢,但感觉有点像闹剧。

业内资深人士康康也是剧粉,他感慨,“原本是权谋题材、轻喜风格,结果这一季刻意搞笑,直接影响了剧情节奏,特别是前四集。” 小明作为原著粉更是表示,自己已经 “哭晕在厕所”,认为剧中人设改编得都有点颠。

这都指向了《庆余年 2》的轻喜味比重。

这一季在轻松幽默上做得很足,不仅每位人物的台词都十分有梗,而且混杂职场、金融等各种现代元素,连谐音梗都没有放过。比如新出现的人物之一,王启年可爱机灵的小女儿,其乳名唤为霸霸。

又比如,在交代范闲假死后重返京都的过程中,该剧塑造出了一个全民蹭流量的名场面。有把范闲牌位供起来赚百姓香火钱的,还有冒充范闲同款茶、扇面、毒药的…… 总之,一条街全是范闲的真假同款,范闲凭一己之力带动了剧中整个国家的 gdp

有观众觉得,该剧的梗一个接一个,笑到不能停,但有些情节略显夸张且使得剧情拖沓,质疑主创把主要功力用在了玩梗上,失去了质感古装的感觉。

一位业内人士认为,这样改编虽然做到了轻松幽默,但也容易导致剧情详略失衡,“整体的氛围和节奏不对了,很多地方的逻辑也不能深究。”

比如范闲从假死到死而复生的过程,第一集他用一把软剑和鸡血包瞒过众人,成功假死,第五集又借文坛传承之名,重新复活,一死一生轻松骗过两国能人异士。

“在很大程度上,这归咎于编剧和制作方太过用力。” 这位业内人士认为。

《庆余年 1》因为戏谑化改编大获全胜,所以《庆余年 2》想延续原有路径,又原创了很多搞笑内容。身为制作方的新丽传媒,这两年也在吃到了轻喜剧的红利后,其出品的大剧每部都大量夹杂轻喜元素。

除了内容,该剧还出现了演员争议。比如新加入的演员王楚然,因偶像剧式演技被吐槽,主演张若昀也被指出有些地方节奏不对。“希望后面的内容能在节奏分寸上回归第一季的张弛有度,而不是表面的松弛与悬浮。” 康康表示。

不过,随着剧情的释放,目前这种声音开始减少,综合多位观众和业内人士的观点,已播出的剧情可分为三个阶段,1~5 集填第一季假死的坑,比较乱和闹腾,6~7 集过渡,剧情开始好转,8 集新人物陆续亮相,该剧慢慢找回第一季的味儿了。

广告太多,观众坐不住了

让《庆余年 2》登上热搜的,还有它的广告。

有网友统计,《庆余年 2》播前便官宣了 26 个合作品牌,播后平均每集 9 个广告,除片头片尾外,还有大量中插广告、剧情广告。有观众评价,“《庆余年 2》五步一广告,十步一堆广告”。

广告商也分成了不同等级,总冠名纯甄,联合赞助百雀羚,领衔特约京东超市,特约合作东阿阿胶、OPPO 等。更有网友按照品牌数量和出现时长估算,《庆余年 2》的广告收入或许能超过《繁花》。

广告多本是好事,证明了一部大剧在当下依然有不错的市场价值,但大量广告的插入,让很多观众表示接受不了。

比如某酸奶品牌广告,出现在首集剧情中时不仅停留了近十秒,还配上了演员台词,观众直接在弹幕上打出 “广告无敌,看正片都像广告”;剧播到一半时,又跳出主演张若昀拿出该酸奶的中插广告,还与剧情衔接得十分丝滑,观众稍不注意就会犯迷糊。

这也引发了观众对于会员权益设置的争议。

一方面在广告上,“定焦” 发现,即便开通了 VIP 或 SVIP 会员,中插广告和剧情广告这类片源自带的广告无法自动跳过,只能由自己快进处理。

另一方面在剧集更新上,追一部剧不仅需要 VIP,还需要 SVIP。按照《庆余年 2》的节奏,普通用户每天能看 1 集,VIP 周一至周五每天更新 2 集,周六日每天更新一集,SVIP 相比 VIP 增加了电视端的极光 TV 特权,除此以外还有一个优势在于,可比 VIP 再提前解锁一集新剧情,《庆余年 2》刚开播便开通了 SVIP。

《庆余年2》,一边被骂一边赚钱

也就是说,VIP 用户想要追《庆余年 2》的最新内容,除了已经支付的 30 元 / 月会员费外,还要再掏 35 元 / 月升级成 SVIP,而普通用户虽然可直接购买 SVIP,但也要花 50 元 / 月,这还不排除后续是否会有大结局点映礼等其他付费内容。

这也让很多网友想起了之前被取消的 “超前点播”。对此 “定焦” 算了一笔账,超前点播的费用大概是在 VIP 的基础上,每集多花 3 元,而 SVIP 看起来相对便宜,以《庆余年 2》为例,大概是 1 元 / 集,但超前点播一般是在剧集释放一半后才开启,SVIP 的开启则靠前很多。整体算下来,观众的单集追剧成本差不多。

长视频平台主要靠会员和广告获得收入,这本身没有问题,但如果广告严重影响到观众追剧体验,平台也应该好好反思如何找到内容和商业上的平衡。

曲虹潭律师告诉 “定焦”,会员合同属于格式合同,视频平台基于用户需求、商业营收、技术发展等因素,适时调整服务内容、更新服务模式,具有一定行业必要性和现实合理性。因此,“SVIP” 这种商业模式并不违反法律规定,但核心在于是否不公平地缩减了合同所约定的 VIP 会员权益。

对于广告,根据《广播电视广告播出管理办法》规定,“播出电视剧时,不得在每集(以四十五分钟计)中间以任何形式插播广告”,《庆余年 2》在电视台播出的版本应遵守本条规定,视频平台上播出的版本也应参考本条规定。而中插广告是近年来互联网视频平台在商业化领域的创新探索,相关企业应掌握好分寸,绝不能过度。

目前网上也出现了一些盗版资源的帖子,相关方可能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等著作权,进而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甚至涉嫌侵犯著作权罪等刑事犯罪。

内容上的争议,商业上的成功

作为一部 IP 续作,新一季总免不了与上一季相比,2019 年《庆余年 1》播出,便因为戏谑化改编、脑洞大翻转多、群像精彩,以及祈年殿醉诗等名场面,让一部男频 IP 获得了男女老少的喜欢,甚至被评价为最好的 IP 改编剧,既保留住了原著粉,又圈了一波剧粉。如今其豆瓣评分依旧高达 7.9。

对于这些,主创团队也十分清楚,他们曾公开表示,相比第一季,第二季喜剧元素依然在,而且还在正剧向和喜剧之间做了更好的平衡,群像戏和名场面也很多,特别是朝堂上的戏很精彩。

目前来看,《庆余年 2》没有延续第一季的高口碑,虽然尚未开分,但已经充斥了不少一星两星的差评。

抛开内容上的争议,《庆余年 2》在商业上已经十分成功。当下一部大剧能赚多少钱?有多少种赚钱方式?《庆余年》给出了答案。

当时《庆余年 1》的火爆也带动了出品方腾讯视频和阅文集团营收,财报显示,2019 年,腾讯视频业务付费会员增长至 1.06 亿,阅文集团则实现营收 83.48 亿元,同比增长 65.69%。

其次该剧也为腾讯系的 IP 开发梳理了思路,小说 - 影视作品 - 游戏,尽可能释放 IP 的商业价值。同时加速了腾讯旗下影视内容,阅文影视 + 新丽传媒 + 腾讯影业三驾马车的建立。

如今《庆余年 2》刚开播,便屡破腾讯视频站内纪录,阅文也在 2023 年报中提到《庆余年 2》,并表示相信 2024 年将成为阅文的 “爆款之年”。5 月 16 日《庆余年 2》开播当天,阅文集团股价涨幅近 3%。

商业化开发上,《庆余年 2》联名款遍地开花,并且与广告主深度联动。

京东超市数据显示,5 月 10 日开启预售后,德佑庆余年 IP 联名商品全渠道流量上涨超 70%,预定销售额超 300 万。此外,京东超市同步上架了多款独家庆余年 IP 衍生品。

庆余年衍生短剧《庆余年之少年风流》,以及庆余年小游戏,也已经在开发中。 而主演张若昀更是提前吃到红利,张若昀今年新增代言 9 个,水平超一众流量演员。

近两年,腾讯对于 “三驾马车” 已经很少提及,腾讯影业也在 2022 年从 pcG(平台与内容事业群)并入 CDG(企业发展事业群)更聚焦时代旋律作品,承担社会责任。一手促成 “三驾马车” 的程武,也于去年 5 月宣布离职。

不过,对于制作方和平台来说,《庆余年 2》从开播那一刻开始,便已经赢了。

*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康康为化名。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定焦(ID:dingjiaoone),作者:王璐,编辑:魏佳

weinxin
关注公众号
更多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