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不能回家过年的诗人们

  • A+
所属分类:社会热点
摘要

过年是中华民族最重要的节日,“有钱没钱,回家过年”也是千百年来人们的共识。但就如“月有阴晴圆缺”一般,人也有悲欢离合,自古以来就总有一些人不能在除夕夜按时回到家里与亲人团聚,不得不异地过年。唐代就有很多诗人在诗歌里诉说了不能回家过年的伤感,这些诗人大多是外出游历的文人和被贬谪的官员。

过年是中华民族最重要的节日,“有钱没钱,回家过年”也是千百年来人们的共识。但就如“月有阴晴圆缺”一般,人也有悲欢离合,自古以来就总有一些人不能在除夕夜按时回到家里与亲人团聚,不得不异地过年。唐代就有很多诗人在诗歌里诉说了不能回家过年的伤感,这些诗人大多是外出游历的文人和被贬谪的官员。

唐代文人喜欢游历,因为大一统的王朝和贯通的大运河为南北通行提供了政治条件和交通便利,游历可以增广见闻、陶冶情操、倾泻仕途不顺的抑郁。但即使是在“九州道路无豺虎”,治安良好的盛唐,落后的交通工具还是经常使旅人到过年时,还滞留在途中。

比如大诗人孟浩然。开元十七年(729年),孟浩然入长安考进士,没考上,却机缘巧合得遇玄宗,吟诗曰:“不才明主弃,多病故人疏。”本是恭维对方,伤叹自己,不想引得玄宗不悦:“卿不求朕,岂朕弃卿?”(计有功《唐诗纪事》)就这样断送了前途。开元十八年(730年)孟浩然南下吴越,观览他向往已久的“赤城标”“临海峤”。南方的山水固然是清新秀丽的,但旅途是寂寞的,大家耳熟能详的《宿建德江》就是写于这个时期。漂泊的人儿容易想家,冬天到了,诗人越发思念家乡,可是“我家襄水曲,遥隔楚云端”(《早寒江上有怀》),没有朝发夕至的飞机、高铁,诗人想回家谈何容易!一直到了除夕,诗人还在乐州(今浙江温州乐清市),思乡和郁闷在胸中交织,好在乐州的少府张子容是他的好友,正好可以一诉衷肠:“何知岁除夜,得见故乡亲。”(《除夜乐城逢张少府》)张子容则满怀欣喜,除夕夜高标准接待这位远道而来的老友:“远客襄阳郡,来过海岸家。樽开柏叶酒,灯发九枝花。妙曲逢卢女,高才得孟嘉。东山行乐意,非是竞繁华。”(《除夜乐城逢孟浩然》)很快孟浩然心中的忧伤被主人的热情驱逐了:“畴昔通家好,相知无间然。续明催画烛,守岁接长筵。旧曲梅花唱,新正柏酒传。客行随处乐,不见度年年。”(《岁除夜会乐城张少府宅》)是啊!有朋友的地方就有欢乐,他乡遇故知不也是人生一大乐事?与孟浩然有类似经历的诗人,还有高适、白居易、皮日休、高蟾、李景等,他们无不用诗歌抒写异地过年的经历。

唐代官员不能回家过年大多数是因为被贬。白居易被贬江州时作《除夜》:“一从身去国,再见日周天。老度江南岁,春抛渭北田。浔阳来早晚,明日是三年。”离开繁华的京城,来到这低湿的浔阳,眼看就三年了,自己也47岁了,何时命运转关?人生等不起啊!晚唐李德裕在党争中失败被贬崖州(今属海南省海口市),作《岭外守岁》:“冬逐更筹尽,春随斗柄回。寒暄一夜隔,客鬓两年催。”此时的李德裕知道自己政治生涯结束了,命运不会随着季节的更替而变化。

往事越千年。越不过的是前贤留给我们面对逆境的泰然和智慧。从小处来说,是困游他乡、贬谪远荒时面对佳节的愁绪,以及对彼时彼事的悦纳,甚至振作。从大处说,是顺境被打破时的自适,是面对挫折时的超然,是人生一时没有了着落时的淡定。留在他乡异地过年,愁苦烦恼在所难免,但“人生就像海上的波浪,有时起有时落”,别过今一春,春后再相见,可能是“万里归来年愈少”,桃红李白别样春!

曹栓姐

新闻推荐

◎子聿“豆——腐——”“豆——腐——”差不多在这条胡同住的每一天,我都是在这长长的吆喝声中醒来。从小到大我没定过闹...

weinxin
关注公众号
更多精彩推荐!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