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山大峡谷(组章)

  • A+
所属分类:社会热点
摘要

前河我和前河,相隔着一层诉说。——推心置腹的诉说,烟霭般,拦阻着我。

前河

我和前河,相隔着一层诉说。

——推心置腹的诉说,烟霭般,拦阻着我。

风自峡谷吹过来,又吹过去,像一位满是耐心的劝解者。

那层烟霭般的诉说,却没有丝毫松动。

流水匆匆,赶赴着一场亿万斯年也未完成的长路。

我见过它们整装出行的样子:

或从枝叶间滴下来,“噗”地一声,以作告别;或悬于山岩底部,迟疑良久,悬而未决;或跌落天空,划出细密伤痕;或冲破崖壁,以飞瀑替代立场。

此时,激浪淘淘。迸溅、碎裂的晶体,转瞬消融于义无反顾的无限之中。

面对阻挡或挽留,只是回以一句轰鸣。

这轰鸣声,被峡谷挤扁、拉长。

变了形态的回音,像一层诉说,烟霭般,隔开前河与我。

桃溪谷

绝壁对峙的栈道,是无辜的。

石洞涌出的流水,是无辜的。

飞过天空的翅膀,是无辜的。

止步谷口的暑热,是无辜的。

我们眼前惊惶逃窜的小青蛇,是无辜的。

大面积的安静,曾被冰凉流水无限放逐,现在被脚步和尘埃反复研磨、稀释。

看得见的溪流,看不见的桃夭。

在心浮气躁的盛夏,走失的不只是诗意和季节。

一场雨相约无期,兜头而至。

急骤而冰凉的雨水,反复打中走在前头的少女。她不躲避,也不见遮挡的意思

便索性收起雨伞。

据说,人世间弥足珍贵的,是一种毫不相干的孤独,可以默默陪伴另一种孤独。

上山的路

从谷底抽身,需要付出一把推开惬意的勇气。

一步石梯,接上一步石梯。

向着天边连绵铺展。像神刻意安排的一场考验,用于消磨信心和耐力。

藤萝缠绕,将天空打结、挽转,又被鸟鸣解救。

沿途山风清爽,风景反复叠加、隐伏,亦如星辰般闪烁。烈日时而笼罩头顶,时而灌满一滴滴汗珠,挥洒间,落地有声。持续加重的呼吸、脚步,像正在被巨大山体一点点拉拢,直至达成最后的妥协。

一条上山的路,一架登天的梯。

千步渡人,万步渡物。

它的宽厚与豁达,根植于刚硬石头的内里,隐身于道道刻痕的深处,敞露于遍野蝉声意犹未尽的结句中。

苦村

半山腰一块台地。群峰环伺,宛如莲花盛开。

莲子的心,是苦的。

露营苦村。

盛夏之夜,这里的天空黑得彻底。同行者再怎么使劲吸亮烟卷,也无法给厚重夜幕烫出一个破洞。倒是一声犬吠骤然响起,宛若一块石子掷入深潭,干脆利落地,将夜色击打出一连串汩汩嘟嘟的气泡。

弯弯山路托举的一排新居,翘角飞檐,错落有致。

怎么看,都充满幸福甜美的模样。

一整夜,我都在揣摩长峡的长、苦村的苦,想着白天遇见的采药人,背篓里的山参、黄连,须经历何种煎熬,才能走上远行的路。

一拨游客晚至,农家客栈又热闹起来。

山中微凉,随之增加了一点温度。

或许,这就是我能看见的苦尽甘来,以及与之关联的隐喻部分。

□符纯荣

新闻推荐

没有熟悉的乡音,少了父母亲人的团聚,今年,全国超过1亿人留在原地过年。在异乡,“原年人”的这个春节过得还好吗?2月11日,除夕,万...

weinxin
关注公众号
更多精彩推荐!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