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黛玉:我怼的就是你(上) 钱杰

  • A+
所属分类:社会热点
摘要

林黛玉在大观园以怼人著称,号称“林怼怼”。 喜欢怼人,让不少人质疑她的情商,甚至人品。

林黛玉在大观园以怼人著称,号称“林怼怼”。

喜欢怼人,让不少人质疑她的情商,甚至人品。

但是,她怼谁不怼谁,是有区别有原因的。

怼的,就是她的亲舅妈、亲妗子、贾府的女二号——荣国公贾代善的二儿媳妇、工部主事(处长)后升员外郎(副司长)郎中(司长)外放江西粮道(省长助理兼全省粮食工作专班负责人)贾府正厅荣禧堂主人贾政的正妻、京营节度使后擢九省统制奉旨查边旋升九省都检点王子腾的胞妹、贤德妃贾元春娘娘和贾府命根子贾宝玉的亲妈,王夫人!

那些个挨怼的重要人物,我们看似没有逻辑,但在黛玉的狙击镜内却是非常精准呢,无一例外都是王夫人系统内的骨干。

比如周瑞家的。

第七回“送宫花贾琏戏熙凤,宴宁府宝玉会秦钟”——

周瑞家的进来,笑道:“林姑娘,姨太太叫我送花儿来了。”宝玉听说,便说:“什么花儿?拿来我瞧瞧。”一面便伸手接过匣子来看时,原来是两枝宫制堆纱新巧的假花。黛玉只就宝玉手中看了一看,便问道:“还是单送我一个人的,还是别的姑娘们都有呢?”周瑞家的道:“各位都有了,这两枝是姑娘的。”黛玉冷笑道:“我就知道么!别人不挑剩下的也不给我呀。”周瑞家的听了,一声儿也不敢言语。

周瑞家的,乃王夫人陪房、荣府管家娘子,只管太太奶奶们出门的事,是一个颇有地位、权力的女佣。她男人周瑞则是荣府中颇为得势的男管家,名义上只管春秋两季地租,闲时带小爷们出门,其实暗地里还替凤姐等放账收银。周瑞家的还有一个身份,冷子兴的丈母娘。冷子兴酒后闹事,要被遣送原籍,还是她给平的事。这两口子本事不小,都是借的王家的势力。

比如李嬷嬷。

第八回中,宝玉、黛玉在梨香院薛姨妈处做客吃酒,这不识趣的“老货”拿“你可仔细今儿老爷在家,提防着问你的书”来吓唬宝玉时,深感扫兴的林黛玉忍不住开了“怼”:“你这妈妈太小心了!往常老太太又给他酒吃,如今在姨妈这里多吃了一口,想来也不妨事。必定姨妈这里是外人,不当在这里吃,也未可知!”李嬷嬷着急起来,只得讪笑道:“真真这林姐儿,说出一句话来,比刀子还厉害。”这李嬷嬷,原是宝玉的奶妈。所谓奶妈,自然是宝玉她亲妈、王夫人的心腹,否则不会这般倚老卖老嚣张无忌,敢闹出枫露茶和豆腐皮包子一类的敏感事件来。

还有刘姥姥。

第四十二回探春笑道:“也别怪老太太,都是刘姥姥一句话。”黛玉忙接道:“可是呢,都是她一句话。她是哪一门子的姥姥,直叫她个‘母蝗虫’就是了。”

话这个快这个损。还不算完,接着又出损主意在惜春的画上题跋叫什么《携蝗大嚼图》。

刘姥姥在书中是个很让我们怜悯同情的善良单纯的乡下穷苦老人,为改善生计攀亲到贾家,连老太太都怜惜、尊重她。黛玉这样一个高雅含蓄的贵族小姐,一而再地出这般粗鄙之语讥损这样一位老人,除了只能引人诟病之外,不觉得她一反常态吗?

一切皆非偶然。原因就在于,刘姥姥是跟王夫人家有远亲——登门拜访不也是直奔着周瑞家的和王熙凤这些王家人来的吗?所以被黛玉捎上了——“哪一门子的姥姥”,这是公然跟王家叫板呢。

当然,被“林怼怼”怼得最有心得的靶子,一向是薛宝钗。

还是第八回:黛玉已摇摇摆摆地进来,一见宝玉,便笑道:“哎哟!我来得不巧了。”宝玉等忙起身让座。宝钗笑道:“这是怎么说?”黛玉道:“早知他来,我就不来了。”宝钗道:“这是什么意思?”黛玉道:“什么意思呢,来呢一齐来,不来一个也不来;今儿他来,明儿我来,间错开了来,岂不天天有人来呢?也不至太冷落,也不至太热闹。姐姐有什么不解的呢?”

打从进了贾府,薛家娘儿几个就孜孜不倦地宣传造势“金玉良缘”,宝钗也最爱往怡红院跑。这让黛玉很不爽。所以,当第二十九回宝钗在清虚观看到那个金麒麟,立刻提起史湘云也有一个时,“林怼怼”气不打一处来,猛然爆发,冷笑道:“她在别的上头心还有限,惟有这些人带的东西上,她才是留心呢。”当众平白被黛玉突袭怼懵了的宝钗只好回头装没听见。

就因为宝钗你虽然也是外甥女、但你是王夫人那边儿的外甥女,所以你有根基、所以你有实力、所以你我是情敌,所以冲着你的这股子无明业火在“林怼怼”那里乃是与生俱来、与日俱增、与时俱进、与天咸休……

几声冷笑,笑出这对亲舅妈外甥女一言难尽的深刻矛盾、笑出“以利相交、利尽则散,以势相交、势败则倾”的姻缘(友谊、联盟)悲剧、笑出荣国府这个华丽家族虚假繁荣下潜伏的巨大危机。

形成鲜明反差的,是黛玉对待王夫人系统之外的那些人物的友善体贴、知心知性、毫不设防。

如对史湘云、香菱、宝琴等人。哪怕是被史湘云比作戏子,也没有真的生气;香菱想要学着作诗,黛玉就毫不犹豫地去教她;跟薛宝琴也是一见如故。香菱、宝琴说起来好像是薛家的人,但香菱只是他家的一个“命如纸薄”的奴隶;“海归”宝琴除了充满异域风情、气质与黛玉相近外,在宝钗家其实也是一个“寄人篱下”的身份,所以极易与黛玉产生共鸣。对这种误入“敌营”的同志,不但不能“怼”,还要多亲多近。

对待下人,也不是像对周瑞家的、李嬷嬷那般刻薄了。

第二十六回,怡红院小丫头佳蕙同小红说过一件小事:“我好造化!才刚在院子里洗东西,宝玉叫往林姑娘那里送茶叶,花大姐姐交给我送去。可巧老太太那里给林姑娘送钱来,正分给她的丫头们呢。见我去了,林姑娘就抓了两把给我,也不知多少。你替我收着。”小红给宝玉倒个茶,能被秋纹这种层次的丫鬟指着鼻子骂,秋纹又是袭人拿下马来的丫鬟,而佳蕙是比小红还低的几乎不入流的小丫鬟,林黛玉却出手阔绰大把抓钱给她,这统战工作可算细致到位。

而对待王夫人的“敌人”,那都不用说,简直就当是自己的亲人一般。

第五十二回:一语未了,只见赵姨娘走进来瞧黛玉,问:“姑娘这几天可好了?”黛玉便知她从探春处来,从门前过,顺路的人情,忙陪笑让座,说:“难得姨娘想着,怪冷的,亲自走来。”又忙命倒茶……

这样看来,“林怼怼”可真不是逢人就怼。该怼谁该拉谁,在她那里,阵线清晰着呢!

那么,看官要问,黛玉和她舅妈的深刻矛盾何在、“怼”火何来?

好,鄙人既出来言,则定有去语相圆。

且听下回。

新闻推荐

今年是疫情之下的第二个春节很多选择就地过年;春运大军不再,自然回乡见闻也失去以往的热闹。“思乡情切”“近乡情怯”似...

weinxin
关注公众号
更多精彩推荐!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