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岭大熊猫如何过大年 “奶爸奶妈”有话说

  • A+
所属分类:社会热点
摘要

大熊猫宝宝在玩耍保育员守在调皮的大熊猫宝宝身旁,一刻都不能放松。一提起大熊猫,大概所有人想到的是它们呆萌可爱的形象,大熊猫保育员因天天与大熊猫相伴也成了让众人羡慕的职业,春节期间,这些“萌物”真实的生活状态如何?保育员的工作与平日有何不同?

秦岭大熊猫如何过大年 “奶爸奶妈”有话说大熊猫宝宝在玩耍秦岭大熊猫如何过大年 “奶爸奶妈”有话说保育员守在调皮的大熊猫宝宝身旁,一刻都不能放松。

一提起大熊猫,大概所有人想到的是它们呆萌可爱的形象,大熊猫保育员因天天与大熊猫相伴也成了让众人羡慕的职业,春节期间,这些“萌物”真实的生活状态如何?保育员的工作与平日有何不同?

大熊猫“奶爸”:

陪着大熊猫一起过年很开心

王宾是秦岭大熊猫研究中心的保育员,打扫活动场和内舍、搬运竹子和给大熊猫喂食,是他的日常工作。“每天一大早八点上班后第一件事情就是给大熊猫准备早餐,每天还要冲两次奶粉,用盆端给四只亚成体大熊猫。”王宾说,自己一天的工作基本被“为大熊猫准备配餐”串连了起来,有时候夜里还要给大熊猫准备新鲜的竹子和饮水。

作为保育员,喂大熊猫可不是把竹子扔进去就行了。更重要的是控制这些“萌物”的饮食节奏。说着,王宾一边扛着一捆新鲜的竹子往活动场内投放,一边唤着佳佳、园园、正仔和秦酷儿四只大熊猫的名字,见到“奶爸”放饭,四只大熊猫应声跑到竹子堆里开吃起来。

王宾告诉记者,保育员的工作还不只要管大熊猫的吃,还有不少“特殊工作”。为了能让大熊猫定期顺利地完成体检项目,保育员每天都要训练大熊猫。以采血为例,每次采血时大熊猫都要在无麻醉状态下,这就要求饲养员通过训练让动物习惯采血的动作——乖乖坐下伸出一只爪子。但这样的训练并不简单。王宾说,“这样一整套动作要拆解训练,你先得能把它叫过来,然后让它坐下、伸出爪子”。即便是已经训练成功,保育员还是会每天让大熊猫巩固这样的动作。”

事实上,从2017年进入秦岭大熊猫研究中心到现在,王宾每天都要完成这一套工作流程,即使新年,也无例外。和大熊猫接触久了,在保育员眼中大熊猫可不只是种“萌物”。大熊猫作为猛兽与人类相处还是有危险的,有时候大熊猫抱着保育员大腿这样的动作,在外人看来是萌态,但对于保育员来说可能就会受伤。“为什么我们规定大熊猫长成亚成体后就要和饲养员分开、按成年大熊猫对待?它那时正处于活泼期,就跟孩子一样,正是能跑能折腾的时候,体重已经达到甚至超过了成人,保育员根本弄不动它。”王宾说,学习化学专业的他能与大熊猫结缘,完全是出于自己的喜爱,平时工作之余的闲暇时间,他最大的乐趣就是站在圈舍边看着自己照顾的四只亚成体大熊猫打闹、玩耍。自从工作以后他与大熊猫接触的时间超过了任何一位亲人和朋友,每年过年他也都是跟大熊猫一起度过的,只要它们吃得开心,玩得开心,身体健康,就是让他最快乐的事。

大熊猫“奶妈”:

很乐意提前过上有娃的生活

在秦岭大熊猫研究中心还有一个很特殊的岗位,就是大熊猫“幼儿园”的保育员,90后的李蓉就是大熊猫萌宝的一位“奶妈”。“照顾‘熊孩子’更需要耐心。”用李蓉的话说,就是“虽然我没有结婚没有孩子,但是已经提前过上了有娃的生活。”

目前“幼儿园”里的四只新生大熊猫宝宝都还未断奶,每隔6小时要喂一次奶,需要大熊猫妈妈喂母乳时,保育员就把宝宝们送到妈妈那里,饭前饭后都需第一时间给宝宝们称体重,以衡量宝宝们的吃奶量;需要人工辅助喂奶的时候,保育员就给它们冲奶粉,把温度调好后将大熊猫宝宝搂在怀里,端着奶瓶像哄孩子般喂奶,同时也要特别小心,不能让宝宝们呛着。喝完了,还得清洗消毒,保育员基本闲不住的。而且定时还要将育幼室里的排便清理干净、每天要给大熊猫宝宝们称体重、量体征,身体每天的变化,都要详细记录。“照顾大熊猫幼崽需要24小时值班,每天夜里12点还要给它们冲一次奶粉。”李蓉说,“尽管每天的工作有重复性,但是大熊猫的表情、动作、神态时时刻刻都不一样,我们每天的观察也很有趣。”

虽然“幼儿园”里的大熊猫宝宝还不用学习过多本领,可作为保育员,必须掌握一项特殊技能,其中比较基础的应该算是“认大熊猫”。“有的体型比较大,有的比较小,有的胖点有的瘦点,有的脸圆一点,有的脸尖一点,有的是双眼皮、有的是单眼皮,还是能区别出来。”李蓉说着,就指着正在活动筋骨的秦韵、秦秀、秦美、秦华四个大熊猫幼崽分别向记者做起了介绍。

熟悉李蓉的人都知道只要是说到自己的工作,平时不太爱说话的李蓉一下就打开了话匣子,话语间不经意就会露出笑容。尽管有时候这些大熊猫宝宝也会很调皮,但是只要抱起它们,李蓉还是满脸的疼爱。自从工作以来,李蓉在“幼儿园”里经手照顾的大熊猫宝宝共有7只,宝宝们长到10月龄就“幼儿园毕业”了,“升班”以后的大熊猫宝宝会搬到新的圈舍内,由新的“奶爸奶妈”照顾,每次分离都会让李蓉难过很长一段时间,因为岗位特殊,她在工作中不能离开“幼儿园”,偶尔有机会她下班途中路过往届“毕业生”新圈舍就会看好一阵子,然而再次叫这些宝宝的名字时却得不到回应。“它们已经把我忘了。”李蓉说着眼中泛起了泪光,这时她转头看向了正在睡午觉的大熊猫宝宝,嘴角又扬起了微笑,“做这份工作不仅仅只是为了薪水,更重要的是我很享受工作内容,虽然过年不能回家与家人一起团聚,但是只要能跟‘熊孩子’在一起对我来说就是个幸福的春节。”

文/首席记者龚伟芳图/首席记者王健

新闻推荐

新华社发朱慧卿作阅读提示随着我国社会信用体系不断完善,信用信息的应用也更加广泛。与此同时,部分打着大数据公司、金融科...

weinxin
关注公众号
更多精彩推荐!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