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超级干旱撞上最热年份,2020还会好吗

  • A+
所属分类:电商热
摘要:云南已有147万多人出现饮水困难。

记者 张超

爱吃牛油果的人或许留意到了,市面上的智利牛油果变少了,取而代之的是墨西哥或秘鲁牛油果。

这种变化,并不只是市场竞争的结果,连年干旱,严重削弱了智利牛油果的出口能力。

从去年9月到今年3月的夏季,智利牛油果因为干旱减产了25%。

当超级干旱撞上最热年份,2020还会好吗

干旱不仅发生在智利,也出现在美国、澳大利亚、意大利、泰国等国。

就连中国也不例外,云南正遭受着近10年来最严重的干旱,147万多人出现了饮水困难。

当超级干旱撞上最热年份,2020还会好吗

科学家们不断向世人发出警告,我们的地球,正处于一场历史性的超级大旱之中。

气象学家也提醒,2020年有75%的概率打破四年前的纪录,成为地球有观测记录以来最热的年份。

美洲狮被迫进城觅食

在智利种牛油果有多奢侈?

牛油果树极其耗水。每生产一公斤牛油果,就需要2000升水,是橙子的4倍,西红柿的10倍。

当超级干旱撞上最热年份,2020还会好吗

每棵牛油果树都要专门补水

一个标准游泳池里的水,只够4棵牛油果树“喝”一年,而牛油果树结果,要花上3-5年。

可是智利已经找不出这么多水了。

当超级干旱撞上最热年份,2020还会好吗2014年4月(左)与2019年3月,智利阿奎洛湖的水量对比

2019年,这个国家经历了60年来最严重的干旱,全国3/4的地区,降雨量仅有正常年份的20%-40%,部分河流流量减少80%,部分水库储量只剩20%。

当超级干旱撞上最热年份,2020还会好吗

智利派内市一处干涸的湖泊

佩托尔卡省的农业专家罗德里戈·蒙达卡说,每公顷耕地每天都需要10万升水,这相当于1000人一天的用水量,农民被迫作出艰难抉择——把水用于耕地,或是用于生活,尽管两者都与生存息息相关。

当超级干旱撞上最热年份,2020还会好吗

农民不得不面对干旱的土地

佩托尔卡省的村民维尔奇说,全村一天只能分到50升饮用水,而且还不干净,大肠杆菌经常超标。

“我们要省下水来种粮食种水果,自己只能喝充满屎尿的水。”

当超级干旱撞上最热年份,2020还会好吗

农民家中已经没有足够的生活用水

在首都圣地亚哥以北的科利纳,牧民桑德拉·阿吉拉尔有100头牛,现在饿死渴死一半以上,剩下的牛靠邻居不定时接济的一点水苟延残喘。

牧民埃斯塔伊本有180头母牛和小牛,现在他每天目送牛群上山觅食,看着它们一头接一头倒毙在寸草不生的山上。

当超级干旱撞上最热年份,2020还会好吗

干旱持续多年,到了2020年仍无改善迹象。

4月上旬,首都圣地亚哥的大街上先后捕获了3头美洲狮,周围山麓地区严重干旱,大猫饥肠辘辘,被迫冒险深入人类地盘觅食。

当超级干旱撞上最热年份,2020还会好吗

智利首都圣地亚哥街头发现的美洲狮

干旱对农牧业的打击是毁灭性的。

从智利北部的阿塔卡马到南部的毛勒,超过10万头牛羊因干旱死亡。

2020-2021年度,预计智利小麦产量将下降2.4%,至128万吨,而消费量是283.5万吨;玉米产量则下降3%,至83.7万吨,消费量则将达到353万吨。

智利的粮食安全已受到严重威胁。

当超级干旱撞上最热年份,2020还会好吗

干旱对智利打击严重

世界各国都在经历干旱

墨累-达令盆地,澳大利亚的鱼米之乡,也正被持续的干旱一点一点抽去活力。

过去20年,墨累河的平均水流量,较上世纪平均水平降低了约40%。

2018年-2019年度,墨累-达令盆地录得有史以来第三低降雨量,只有往年平均水平的15%-20%。

当超级干旱撞上最热年份,2020还会好吗

墨累-达令盆地的河流面临干涸

新南威尔士州,有些地方连续15个月没有降雨,土壤含水量屡创新低。

这导致了澳大利亚的粮食产量创下新低。

原本,新南威尔士州的冬小麦年产量有600-700万吨,但在2018-2019年度只有180万吨,鹰嘴豆的产量也下降了约90%,油菜籽产量则下降了75%。

当超级干旱撞上最热年份,2020还会好吗

澳大利亚的农场干旱影响收成

随着澳大利亚小麦产量在当年降到了11年来最低水平,澳大利亚被迫开始进口小麦,这是十几年来第一次。

当然,干旱还引发了这次世人皆知的森林山火。

当超级干旱撞上最热年份,2020还会好吗

意大利也经历了60年来最干旱的春天。

自今年年初以来,意大利的降雨量不到往年的一半,减少的降雨量,相当于意大利第三大湖科莫湖的容量。

更让意大利农民痛苦的是,疫情导致他们雇佣不到人手,去收获农产品或灌溉土地,只能眼看着农产品减产。

当超级干旱撞上最热年份,2020还会好吗外媒报道意大利农民遭遇到疫情和干旱的双重打击

甚至,水系发达的东南亚国家泰国也遭遇了近10年来少有的干旱。

2019年,泰国降雨量就比往年低了15%,截至今年1月,泰国大型水库的水容量只有38亿立方米,同比下降了60%。

不得已,泰国已经开始限制农业用水,预计水稻和玉米的产量都会受到影响。

当超级干旱撞上最热年份,2020还会好吗

泰国干旱也影响了农业生产

美国经历500年不遇的大旱

最新一期《科学》杂志上,一项基于现代天气观测、1200年树木年轮数据和几十种气候模型的新研究表明,人类可能正处于一场前所未有的超级大干旱中。

当超级干旱撞上最热年份,2020还会好吗

科学杂志针对北美干旱的研究文章

哥伦比亚大学跑遍了美国9个州,采集了数千种树木和木材的样品。

这是因为树木的年轮里记录着干旱的历史——通常,潮湿年份形成年轮较宽,干旱时期形成年轮较窄。

根据这一特征,科学家重建了美国西部地区过去1200年的土壤湿度数据。

当超级干旱撞上最热年份,2020还会好吗

亚利桑那州图森市北部的黄松树年轮

结果很惊人,过去20年,美国西部一直处于干旱中,而且还在持续加强。

近1200年以来,只有16世纪后期的一次特大干旱能略胜当下,但两者差距不大。

500年不遇的干旱有多严重?

美国西部的主要河流科罗拉多河,在入海前150公里处就干涸了。

当超级干旱撞上最热年份,2020还会好吗

科罗拉多河上的鲍威尔湖

原本,科罗拉多河要流经怀俄明州、加州等7个州,再从墨西哥境内的加利福尼亚湾流入太平洋,河水灌溉着两岸500万英亩农田,哺育着4000万人口。

当超级干旱撞上最热年份,2020还会好吗

科罗拉多河上的大坝

科罗拉多河上两个著名的人造湖,鲍威尔湖在2019年经历了48%的史上最低库容,米德湖的库容也不到一半。

当超级干旱撞上最热年份,2020还会好吗

湖岸的颜色可以看出米德湖原来的水位

而在新墨西哥州,需水量最大的大象丘水库,目前库容也只有历年均值的1/3。

当超级干旱撞上最热年份,2020还会好吗

2019年,新墨西哥州一处干涸的湖泊

农业生产越来越依赖于抽取地下水。

可是哥伦比亚大学的威廉姆斯博士警告说,美国西南部的水资源原本就不丰富,地下水抽取后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得到补充,可以说,用一点少一点,迟早也会枯竭。

全球变暖导致各地降雨异常

干旱的一大主因,是全球气候变暖,严重影响了各国的降雨量和蒸发量。

比如,西南太平洋的海洋气温升高,导致风雨逐渐远离智利中部。

作为智利主要水源的安第斯山脉,既得不到水分补充,又面临温度上升,积雪变得越来越少。

当超级干旱撞上最热年份,2020还会好吗

2019年8月,智利安第斯山脉上的滑雪场已经需要人工造雪

监测数据发现,智利山脉积雪已比历史平均水平少了65%,照此趋势发展,未来很快又会减少5%-10%。

而在美国西部,温度上升导致的蒸发量变化也很明显。

当超级干旱撞上最热年份,2020还会好吗

2019年全球降水量,绿色表示湿润,红色表示干燥

自2000年以来,美国西部平均气温比工业化前水平上升了1.2℃,比全球平均气温上升高出了0.1℃。

科罗拉多河2000年-2014年的平均流量,比1906年-1999年的平均流量低了3%,其中1/3正是这看似微不知道的0.1℃所导致。

当超级干旱撞上最热年份,2020还会好吗

1999年的科罗拉多河

当超级干旱撞上最热年份,2020还会好吗

2019年的科罗拉多河

如果持续升温,到2050年,科罗拉多河的流量可能会下降20%-35%,到本世纪末,可能会下降30%-55%。

2015年,《巴黎协定》设定的双重目标,是本世纪全球平均气温升幅与工业化前水平相比不超过2℃,同时“尽力”不超过1.5℃。

当超级干旱撞上最热年份,2020还会好吗

1884年全球温差

当超级干旱撞上最热年份,2020还会好吗

2019年全球温差

降低0.5℃,便意味着全球遭遇异常高温天气的人口可以减少6400万;全球面临食物和饮用水不足的人口减少50%;极地无冰的夏天减少至每世纪一次;海平面减少上升0.1米……

可是还没到2020年,全球平均气温已经上升了1.1℃,澳大利亚截至去年已经上升了1.4℃。

今年将成有记录以来最热年份

2020年,疫情导致的经济停顿暂时减少了碳排放量,但未来情况还会糟糕。

美国国家海洋与大气管理局最近估计,2020年有75%的概率成为有观测记录以来最热年份,有99.9%的概率成为史上排名前五的最热年份。

当超级干旱撞上最热年份,2020还会好吗

英国《卫报》报道,2020有可能成为史上最热年

今年1月,已经成为有记录以来最热的1月,在许多北极国家的首都,甚至都没有出现积雪。

2月,南极大陆首次记录到超过20℃的高温,世界另一端的格陵兰岛,则在上周日创下6℃的4月历史高温记录。

今年一季度,东欧和亚洲的温度比历史平均温度高了3℃。上周五,美国洛杉矶市中心达到4月历史最高温34℃。

而到目前为止,4月份英国的每日最高温度比历史平均温度高出3.1℃。

当超级干旱撞上最热年份,2020还会好吗

南极冰川这两年在加速融化

牛津大学气候学家卡斯滕·豪斯坦表示,全球平均气温升幅正在接近超过工业化前水平1.2℃。

“气候危机并没有减弱。”豪斯坦说,“今年的排放量将减少,但浓度仍在上升。我们现在有独特的机会重新考虑选择,并将疫情危机作为促进可持续发展的运输和能源生产方式的催化剂(比如通过激励措施、税收、提高碳价格等)。”

当超级干旱撞上最热年份,2020还会好吗

北美的炼油厂

然而,科学家的希望注定落空。

为了挽救国内的页岩油企业,美国已经出台经济刺激法案,进一步扩大化石能源路线,甚至不惜放弃执行环保法规。为了挽救经济,世界各国也必将放宽环保措施。

哥伦比亚大学的威廉姆斯博士说,全球变暖导致的极端天气,有可能持续和加强,随之而来的是粮食减产、大火、蝗灾等问题。

当超级干旱撞上最热年份,2020还会好吗

2019年11月,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大火

你我同住地球村,没人可以置身事外。减缓全球变暖,我们作为个体,也许出不了大力,可是哪怕在蚂蚁森林多种上几颗树,也算是尽了自己的一份心了。

当超级干旱撞上最热年份,2020还会好吗甘肃敦煌,蚂蚁森林102号梭梭林

当超级干旱撞上最热年份,2020还会好吗

BBC:Climate change: US megadrought 'already under way'

BBC:what is a megadrought?

USA Today:'Megadrought' emerging in the western US might be worse than any in 1,200 years

The New York Times:Southwest Drought Rivals Those of Centuries Ago, Thanks to Climate Change

Inside Climate News:The Parched West is Heading Into a Global Warming-Fueled Megadrought That Could Last for Centuries

Counter Punch:Mega Droughts Engulf Countries

Science:Large contribution from anthropogenic warming to an emerging North American megadrought

Pursuit.unimelb.edu.au:When Will Australia’s Drought Break?

Nswfarmers:Drought-affected Crop Growers Face Tough Decisions

Forbes:No Relief In Sight For Drought Affected Areas of Southeast Australia

Abc News:Chile's drought devastates ranchers, farmers

AFP:Chile's drought killing thousands of farm animals

The Guardian:Meteorologists say 2020 on course to be hottest year since records began

weinxin
关注公众号
更多精彩推荐!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