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轮回:上海互联网重夺「铁王座」

  • A+
所属分类:科技资讯
摘要

月活用户超越,登顶中国电商APP「铁王座」。4月9日,第三方数据平台发布的2020年第一季度全球热门应用榜单显示,拼多多MAU(月活跃用户)已经超过了淘宝。

二十年轮回:上海互联网重夺「铁王座」

月活用户超越,登顶中国电商APP「铁王座」。

4月9日,第三方数据平台发布的2020年第一季度全球热门应用榜单显示,拼多多MAU(月活跃用户)已经超过了淘宝。

这主要是因为,疫情期间拼多多日活跃用户数(DAU)恢复比淘宝快。

根据第三方统计数据,对比2019年月活用户,拼多多与淘宝仅仅只有几千万的距离,并且拼多多用户的增速快于淘宝。

这一刻,上海等了十年。

1999年,哈佛神童邵亦波从硅谷归来,在上海一个两居室创立了中国第一个C2C网站——易趣。注册3个月,用户突破10万。

2003年,易趣市占率达80%。当时,这是国内第一大电商。

二十年轮回:上海互联网重夺「铁王座」

接连遭遇亲人离开,邵亦波为了陪妻子出国休养,转手把易趣卖给了美国的eBay。1个月后,杭州的在湖畔花园创立了淘宝。

拥有百年消费基因的上海,错失中国最大电商的机会。美国不懂中国市场,美国人掌控的易趣最后败给了淘宝。马云打比方说,易趣像一条误入长江的鲨鱼,在淘宝这个鳄鱼面前节节败退。

马云曾在央视唏嘘:要不是邵亦波太爱老婆,中国电子商务绝对是他的个人江湖。

此后二十年,历经了PC和移动两波浪潮,但其本质和打法如出一辙,讲故事、融资金、获,先后诞生了BAT和TMD。

当流量红利消失的2020年,进入精细化运营和产业互联网时代,大批的互联网都独角兽在上海诞生和崛起。

拼多多、平安好医生、哔哩哔哩、小红书、喜马拉雅等一批独角兽,它们用全新的方式做电商、社区,做人与信息、人与商品的连接,获得惊人的增长。

它们诞生于移动互联网中后期,绕过纯流量依靠等高科技的打法,依靠以人为本和精细化运营,与产业互联网发生化学反应,正在追赶BAT、TMD。

远东第一大城市积淀的与国货大潮呼应,、时尚、产业基因与金融、人工智能共振,上海正在重回科技产业的巅峰时代。

上海的互联网具有独特的基因:务实、精细、重消费者体验。

穿越回到1934年的上海南京路,走进永安百货,你能看到新式肥皂机器表演。凡是当日进店的顾客,都能免费领取一块香皂。

它是上海最大的本土零售公司之一,门前旗帜鲜明的挂着一幅霓虹灯制成的英文标语:The customer is always right(顾客永远是对的)。

永安创始人郭乐认为,零售的核心是解决信任问题,要想获取对方的信任,最佳方法就是站在消费者的角度考虑一切。

二十年轮回:上海互联网重夺「铁王座」

上海最早打开国门的城市之一,这里最先接纳西方风尚。

二十世纪上半叶,这里诞生了最时髦的旗袍,最早唤醒中国女性的爱美意识。

计划经济时代,这里根据国人的喜好,等生了永久自行车、美加净牙膏、六神花露水等一大批引领消费风潮的「上海制造」。

重视消费者体验,一直延续到上海互联网。

1999年,马云在杭州创立,在北京建立,在深圳开始倒腾ICQQ。

同一时间,邵亦波、陈天桥、梁建章分别创立易趣、盛大与携程。

这让三家公司很短时间闪耀。从创立到上市,携程只用了4年,盛大用了5年。

盛大最早提出打造网上迪斯尼,并在游戏、文学、娱乐等领域广泛布局,该公司不仅是第一家靠游戏实现盈利的互联网公司,也一度成为中国市值最高的互联网公司。

2004年,盛大创始人陈天桥以近百亿身价当选中国最年轻首富。

二十年轮回:上海互联网重夺「铁王座」

海派的互联网公司,都与个人消费者体验紧密相关,尤其重视产业深耕。盛大倒在了互联网式迪斯尼探索,携程陷入转型探索酒店、出行等垂直产业。

但是早期中国互联网,最大的红利便是爆发式增长的to C流量红利。这导致盛大、携程无法与流量增长型的巨头BAT相抗衡。

此后,上海互联网者自下而上的探索细分产业,先后诞生了巨人网络、1号店、土豆视频、大众点评、饿了么、快的、摩拜等明星公司,它们依旧将消费者体验做到了极致,但是在流量运营为王烧钱打仗的时代,它们依旧无法领先。

特别是移动互联网时代,疯狂融资与圈取用户发挥到极致,上海互联网的重视消费者和以人为本的特点,显得弱势。

但这种探索,游戏、电商、社区梯队型的创业者在上海聚集。自下而上的探索,积淀了上海的产品基因、人才储备、技术力量与商业调性。

十年的混沌,上海创业者蓄积着互联网飞轮转动的力量。

2013年,硅谷归来的黄峥开始第三个创业项目——上海寻梦网络科技公司。

黄峥是杭州人。他同时做游戏、拼农货等等几个项目,将总部放在上海,是为了招更多的海外人才以及技术人才等。

2015年9月,拼多多起步着眼点非常小,对接水果、农产品等原产地,与供应商打造一个加盟式运作平台,让更多的市民一起拼购,享受到高质量、便宜的水果、农货等。

回到本源,黄峥认为,不同于淘宝等传统电商,以商品库存为中心,其分发方式为PC时代的搜索,而拼多多“以人为中心”,通过社交拼团,能产生不一样电商。

2015年,大众点评被收购后,平安好医生、小红书、哔哩哔哩等社区独角兽迅猛生长。

上海的互联网,十五年自下而上的创业,自下而上的政策支持逐渐清晰,人工智能、金融科技、「互联网+」逐渐成为上海重点扶持的方向。

2016年初,上海发布《上海市推进“互联网+”行动实施意见》,聚焦“互联网+”加速经济转型升级;2018年,上海发布最新人工智能产业规划政策,从产业链建设、资本支持、人才聚集、创新平台搭建等多个角度支持人工智能发展。

二十年轮回:上海互联网重夺「铁王座」

从「总部经济」到科技互联网产业转向,上海筑巢引凤,支撑上海科技互联网最重要因子——人才优势已经开始显现。

目前,上海引进的海外创新创业人才超过11万,并在「外籍人才眼中最具吸引力的中国城市」评选中实现六连冠。

另外,上海本地知名高校林立,复旦大学、上海交大都在源源不断输送生力军,为上海互联网行业的人才储备。

固有人才梯队和互联网创新之间产生了奇妙的关联。

上海市经信委2019年7月披露数据显示,目前全国已有1/3人工智能人才集聚上海,尤其在视觉、语音语义识别、脑智工程等领域,上海具有较强话语权。

平安好医生投入30亿到「AI Doctor」,经疫情一战,正成为全球领先的互联网医疗平台。拼多多用人工智能推荐,实现千人前面,从根源上高效解决了每个人「买到想要的东西」。

上海具有浓厚的消费基因,不缺。易趣沉淀了电商基因,盛大带来了游戏基因、社区基因;云计算、等等政策支撑,为上海带了AI基因。

上述基因,与上海的金融、制造、人才优势正形成共振式推力,拼多多、哔哩哔哩、平安好医生、小红书等企业迅速崛起,并实现对互联网巨头的赶超。

对比淘宝十多年形成的网络超市和搜索模式,拼多多从诞生起步就依靠社交、智能推荐等新玩法,从下沉市场崛起,进入一二城市,后发优势持续。

拼多多2019年财报显示,营收达301.4亿元,同比增长130%;经营亏损为85.38亿元,相比去年同期的108.00亿元收窄20.9%;GMV首次突破万亿大关,达到10066亿元,同比增长113%。

2019年,拼多多年活跃买家数达5.852亿,单季度净增4890万,较上一年同期净增1.67亿,同比增长39.6%。

根据联商网零售研究中心统计,2019年,年活跃用户数为7.11亿,拼多多年活跃买家数5.85亿,年活跃买家数3.62亿。

2019年第四季度,拼多多新增用户数为4890万。同一时期,阿里的净增用户为1800万,京东净增用户为2760万。从用户增速和净增绝对值来看,拼多多处于领跑优势。

高盛投资分析师称,按照拼多多用户增长速度,十个月之后拼多多用户数将达到7.5亿。在黄峥看来,按照目前的增长速度,拼多多很快就会超过竞争者。

以用户量计算,拼多多为中国第二大电商平台,若以GMV计算,拼多多1万亿,与阿里4万亿、京东2万亿尚有较大距离。

截至2020年4月25日,拼多多市值达576亿美元,市值仅仅排在阿里巴巴、、京东、美团后,位列中国互联网第五。前四名公司成立为二十年、十年,而拼多多刚刚5岁。

移动互联利消失,上海产业互联网二十年轮回,重新回到高速领先时代。

另外尤其值得关注的是,2020新冠肺炎后,外贸受阻,国货大潮兴起。具有浓厚消费基因的上海,正试图将「上海制造」与新型电商平台结合,这将是一次爆发实增长机会。

2019年5月,拼多多与光明乳业、冠生园集团、回力鞋业、老庙黄金合作,推出老字号新电商计划”,帮助老字号打破渠道品牌桎梏,触达4.2亿消费群体,它们重回一线。

去年,5家上海老字号企业旗下多个品牌参与拼多多「百大品牌下乡」,其中回力鞋售出超过13万双,美加净、蜂花、上海香皂等品牌出现多款销量超10万的单品,部分品牌店订单量已迅速突破百万级。

拼多多预计,未来三年累计投入100亿营销资源,为100家上海老字号企业供数字化转型工具,让国民品牌深入下沉市场。

2020年5月,拼多多将联合10000家上海品牌和企业,通过发放现金消费券、联合补贴等多方式,实现汽车等大额耐用品五五折,打造上海「五五购物节」。

购物节中,拼多多和i百联等电商平台设立「出海优品,云购申城」上海外贸企业产品专区,推动外贸企业网上开店。

同时,拼多多将与贝蒂等车企合作,打通线上线下销售。据透露,首批上线的耐用品中,包含55辆上汽集团新款凯迪拉克XT5、大众途观、大众途昂等,每辆车最低直补超过10万元。

从上海官方媒体的表示中可以发现,上海市政府越来越重视电商平台与上海制造、日化等企业的合作,最大限度鼎力支持上海新经济的崛起。

站在特殊的时点,拼多多、平安好医生、哔哩哔哩等互联网公司正迎来高光时刻。

拼多多以消费者为连接,从三四线城市进入一二线市场。哔哩哔哩,用UGC的方式创新内容, 从90后、95后人群不断破圈,构建更打的视频、游戏生态,平安好医生从重金构建千人自有线上医生团队破局,用人工智能医生实现超越。

透过纷乱的现象,我们可以看到上海互联网反超具有三大红利:

其一,人工智能等技术最先应用,拼多多、字节跳动诞生移动时代,率先用智能推荐取代搜索技术,建立和扩大优势。

其二,抢夺年轻用户,互联网下半场,高消费年轻人更潮、个性更鲜明。

其三,产业优势,互联网上半场依靠流量优势,下半场深耕产业,精细化运营。

上海的消费基因与以人为本的服务意识,与新时代的技术、人才与资金优势,正形成合力,在资本寒冬正逆市爆发出巨大的生长能力。

「新世界正在到来,新物种必然出现。」正如黄峥所言。

二十年过去,消费浪潮、技术浪潮、产业浪潮三潮澎湃,激荡向前,上海互联网正重新回到最好的时代。

作者:懂财帝   文章

weinxin
关注公众号
更多精彩推荐!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