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外卖攒出一套房首付,贫困县励志单王就靠一个字,干!

  • A+
所属分类:电商热
摘要:“别逼逼,干!”饿了么骑手蔡矿华说。

记者 章航英

“做饿了么外卖骑手,老婆房子再也不愁”“小镇青年要奋斗,当上骑手钱进兜”……在安徽阜阳市,类似这样的标语随处可见。

近日,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公司发布的《2020饿了么蓝骑士调研报告》显示,饿了么为国家级贫困县提供了近30万骑手就业岗位。在骑手籍贯来源最多的五座县城中,60%为国家级贫困县,其中就包括来自安徽临泉县、霍邱县以及阜南县。

送外卖攒出一套房首付,贫困县励志单王就靠一个字,干!

根据这份报告,这些贫困县骑手的平均月薪超过5800元,单王甚至可月薪过万。外卖骑手,成了当地越来越热门的职业,也越来越成为一门“发家致富”的手艺。

最近,我们和来自安徽临泉县和阜南县的几位骑手聊了聊。他们有的从其他行业转行,有的从外打工回归,骑手的身份成为了他们与家乡的一个联结,也正成为当地发展的一股新的力量。

送外卖攒出一套房首付,贫困县励志单王就靠一个字,干!

从矿工到骑手,撑起一家四口的生活

36岁的蔡矿华是饿了么进入安徽阜阳市临泉县的第一批骑手。2016年至今,已经四年了,而这也是蔡矿华除了在矿上工作外做的最长的一份工作。

蔡矿华每天的跑单量在30单到40单,一个月下来,收入在五、六千元。有一次冬天下雪,蔡矿华几个电瓶一起用上,那个月挣了10000多元。

这个收入在蔡矿华看来已经很满意。“我没有技术没有文化,这个收入已经不错了,比我之前在矿上工作好太多了”。

蔡矿华来自一个矿工家庭,在矿山上长大。十多岁时,父亲在井下遭遇事故,几根手指被截断。2003年,淮北煤矿发生特大瓦斯爆炸事故,蔡矿华父亲离事发地仅几步之遥。

自此,蔡矿华一直抗拒成为一名旷工。

但是,之前蔡矿华的选择也并不多。在他身边,最普遍的工作就是服务员,比如餐厅端盘子的、在KTV或者网吧,一个月的收入在二三千元。直到,蔡矿华误打误撞成了外卖骑手。

“我个人认为这些服务员的工作都没有送外卖轻松。”在蔡矿华看来,送外卖有忙的时候,也有轻松的时候,等就餐高峰期过了,骑手可以自己调节休息的时间。

自由支配本职工作以外的送餐时间,也意味着,骑手可以有机会赚得更多的收入。

“其他工作都是死工资,你想要多赚钱的话,只能再去找一份兼职,像我们想要多赚钱的话你就出来多跑会儿”,蔡矿华说,“多跑一会多挣个几十块钱,这样家里的菜钱不就有了吗?”

蔡矿华一人送外卖,撑起了一家四口的生活。他有一个儿子一个女儿,大的已经上学,小的还在喝奶粉,妻子为了照料孩子没有上班。蔡矿华的父亲原本在矿上工作,如今已经退休,母亲身体不好,偶尔还要靠蔡矿华接济。蔡矿华并无抱怨,“男人嘛,不靠自己怎么办呢?”

好在,县城的消费不高,一碗面只要7元,外卖起送价只要十几元,蔡矿华一家租住在廉租房中,一年的房租只需几百元。

蔡矿华的心愿一直是买个大房子,如今靠着几年攒下的钱,已经差不多够一套房子的首付了,这个愿望马上就要实现。

今年下半年,小儿子就可以上幼儿园了,妻子也可以出来工作。“什么是幸福,家人的喜怒哀乐就是我的幸福。什么是责任,为你们奋斗的每一天就是我的责任。什么是担当,只要能看到明天的太阳。别逼逼,干!”蔡矿华说。

贫困县的女骑手:赚的比男人还多

骑手,并不是男人的专属。

40岁的郑允,曾是安徽阜南县唯一一个女骑手。前段时间,站里又来了两个女骑手。某种程度上,是受了郑允的鼓励。

郑允做骑手已经两年了,风里来雨里去,相比以前,胖了不少,皮肤也变粗糙了。有的时候,还会闹不少笑话,比如,被误认为是闯进女厕所的男骑手。每当这时候,郑允只得把头盔取下来,露出她的马尾辫才作罢。不过,更多的时候,是旁人见到她惊呼,咱们阜南还有女骑手,太厉害了!

谈起两年前应聘骑手的决定,郑允的回答干脆利落:因为家里需要钱。

送外卖攒出一套房首付,贫困县励志单王就靠一个字,干!

郑允一家四口住在一处不足10平米的合租房内,每个月的房租300多块钱,需要与另两个租户共用厨房和卫生间。郑允家一个儿子一个女儿,儿子已经上大学,女儿还在上小学。郑允的丈夫在工地搬砖,一天100多工钱,每个月只能工作个20多天。

郑允此前曾南下广州,北上北京,又去过杭州等多地打工,做过鞋厂女工、造纸厂工人等工作。辗转十多年,最终决定回到家乡阜南县,方便照顾家里。

“赚那么多钱还不是为了孩子嘛?孩子学不好赚再多钱也没用。”几年前,郑允一下子想通了,便决定回老家工作。一开始在老家也找了些常规的工作,比如服装厂、夜市打工、加油站工人……但都碍于工资低不着家,郑允都不满意。鼓起勇气,她便去应聘了骑手。第一天,跑了18单,第二天跑了27单,郑允觉得“比服装厂好多了”,便一路干到了现在。

如今单子多的时候,郑允每个月可以赚到8000多元。不过,最让郑允满意的,是她还得以照顾家庭。

郑允会趁不怎么忙的时候抽空回家为小女儿做点饭,然后放在锅里保温,女儿回家了就可以吃上热饭。有时候送外卖顺路,郑允也会顺便回家看看孩子,“看她有没有吃完饭,看她有没有睡着上学迟到了。”

送外卖攒出一套房首付,贫困县励志单王就靠一个字,干!

郑允成了家里的主心骨,“我老公有时候都会羡慕我。”

不过,在这之前,郑允的丈夫曾极力反对郑允当骑手。“那都是男人干的活,不是你干的,你就别想了。”直到有一天,郑允的丈夫有事从外边走回家,遇到一个骑手,便问他能不能顺路载他一程,一路上他与那位骑手唠嗑了一阵,回来就愿意让郑允去当骑手了。

现在,郑允想继续在县城跑下去,争取买一套房子,供女儿考上大学,再供儿子继续读研究生。

送外卖攒出一套房首付,贫困县励志单王就靠一个字,干!

留在家乡送外卖

在安徽阜阳市,越来越多如蔡矿华和郑允一样的骑手,支撑起一个个平凡的家庭。

29岁的彭鑫也同样如此,他来自贫困户,家中五口人,妻子在家带孩子。为了方便照顾家里,两年前他从天津的工厂回家,经人介绍做起了骑手,养活一家人。

这些从外地回归的骑手发现,他们印象中的家乡正在迅速发生改变。

“现在家乡也有高铁了,出行很方便。咱们县城发展挺快的,感觉跟大城市没什么区别。”彭鑫说,现在小区多了,餐厅多了,单量也多了起来,并且越来越多的小区装上了电梯。

送外卖攒出一套房首付,贫困县励志单王就靠一个字,干!

“大阜南比前两年进步的太多了!”郑允对此深有体会。她记得刚送外卖的时候,很多路由于没安装路灯,一到晚上就黑黢黢了,每次在路上都胆战心惊。刚开始,由于居住区没有规划,很多小巷都没有牌子。从去年开始,小区各种道路和单元楼都有了标注,送餐方便了不少。

蔡矿华一直在攒首付,这两年阜南的房价涨了不少,目前均价已经在7000元往上。虽然房价高了,但是蔡矿华打心眼觉得,“县城变厉害了,不比以前了。”蔡矿华说,早几年在老城区送外卖,最怕遇到上下班高峰,那会儿堵得根本走不动,如今,县里规划了几条主干道,原来的路也加宽了不少,送单路上顺畅了不少。

送外卖攒出一套房首付,贫困县励志单王就靠一个字,干!

县城不断改善的基础设施,在给予外卖骑手更方便的工作环境的同时,他们渐渐也发现了自己的身份正在被更多人认同。

在工厂工作多年回家乡送外卖的彭鑫说,原本他不怎么说话,现在与人打交道多了,内向的他变开朗了许多。“送餐顾客大部分的态度都挺好的,有的时候出现一些状况只要能好好说,大多都能理解。”

“如果2016年、2017年的时候,我们如果提前点确认送达,有三分之一的顾客会投诉。”蔡矿华说,那时候顾客对骑手还不是很信任,会担心送达后单子不能收到了,但是现在,顾客越来越理解骑手,反而不那么苛责了。

送外卖攒出一套房首付,贫困县励志单王就靠一个字,干!

女骑手郑允说,她听到越来越多的顾客会对她说谢谢,有的楼层比较高的顾客,还会特地下几层楼来接应她。

郑允越来越成为身边人的榜样,他们会说“谁都不服就服你”。很多人找到郑允问,你那还招不招人啊?好多回老家的朋友看到郑允,都会感慨“以后俺也不出去了,也回来家跟着你送外卖,还可以带小孩儿上学,一个月也能赚几千块钱,比外面好啊。”

送外卖攒出一套房首付,贫困县励志单王就靠一个字,干!

在贵州榕江县近日举办的一个骑手招聘会上,村里的年轻人都来了。饿了么还计划2020年为贫困县提供2万个骑手就业岗位。

郑允目前所在的骑手站正在大量的招人。尤其因为这次疫情,来面试骑手的人越来越多,其中有不少原本在外地打工的人。现在他们决定,留在家乡成为一名骑手。

编辑 陈晨

weinxin
关注公众号
更多精彩推荐!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