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岁的美国老人,临死前只能向智能音响求救

  • A+
所属分类:电商热
摘要:文明的沦丧,从放弃老人开始。

记者 王安忆 黄天然

“Alexa,我又要开始痛了。”

“你能帮我缓解疼痛吗?Alexa,救救我,我真的很痛苦。”

“Alexa,我怎么才能找到警察啊?”

Alexa,不是一个人,而是亚马逊的人工智能语音助手。

66岁的美国老人,临死前只能向智能音响求救

上周六,美国密歇根州大急流城的一位老人,在临死前绝望地向Alexa发出40多次求救,最终死于新冠肺炎并发症。

第二天,死者的姐姐,发现了这40多段令人心碎的录音。

人工智能没能帮她报警

死去的老人名叫卢安·达根,今年66岁,患有糖尿病和高血压。

10年前,卢安因中风导致身体左侧瘫痪,此后就一直住在大急流城郊外的一家疗养院。

上周早些时候,卢安出现呼吸急促的症状,但是因为没有发烧,并未受到重视。

上周四,卢安出现脱水症状,疗养院开始给她用生理盐水。

上周六,卢安的血氧水平和血压急剧下降,这才被疗养院送到了医院,这时她已抽搐不止。

“医院马上打电话给我,说已经给她戴上了呼吸机……”卢安的姐姐说,“医院问我,如果她心脏停止跳动,要不要做心肺复苏术,我说,‘不,她不想那样。’”

66岁的美国老人,临死前只能向智能音响求救

66岁的卢安与姐姐的生前照片

半小时后,卢安的心脏停止了跳动,最终死于新冠肺炎并发症。包括她在内,该疗养院目前已有6人死于新冠肺炎。

卢安的姐姐说,她和妹妹平时都通过亚马逊Echo Show(一种带触控屏的智能音箱)视频聊天。卢安死后第二天,她在妹妹的iPad中打开Echo Show的APPP,意外发现了40多段令人心碎的录音。

66岁的美国老人,临死前只能向智能音响求救

亚马逊Echo Show智能音箱

媒体听到了这段录音,这展示了一个人,是怎样在与人工智能的对话中,痛苦地度过了人生的最后阶段。

卢安的姐姐意识到,Alexa最终没有按照卢安的要求报警。

66岁的美国老人,临死前只能向智能音响求救

死者的姐姐坐在轮椅上用颤抖的双手打开录音

而亚马逊发言人就此指出,诸如Echo Show之类的智能设备,并不是生命安全服务的替代品,无法联系紧急服务。

亚马逊在周四晚间一份声明中说:“听到这一消息,我们感到很伤心,我们由衷地向这个家庭表达哀悼之情。”

“现在她不必痛苦了,她在天堂里与我的爸爸妈妈一起散步,我必须为她感到高兴。”卢安的姐姐说,她会删除这些录音,以免带来痛苦的回忆。

老人们正在失去生命健康权

人工智能语音助手没能拯救老人卢安的生命,但是至少,将她最后一刻的声音记录下来传递给了亲人。

还有一些老人,在空无一人的角落默默死去,没人知道他们临终前经历了怎样的绝望。

66岁的美国老人,临死前只能向智能音响求救

4月8日,意大利南部莱切省索莱托市,一家养老院爆发新冠疫情后,护理人员集体逃离,丢弃了87名孤立无援的老人。当老人们被人发现时,其中9人已经不幸去世。

医生检查后发现,87名老人中已有70人感染了新冠病毒。

令人悲伤的是,死者并非全部死于新冠肺炎,也有人只是因为没有食物被活活饿死。

66岁的美国老人,临死前只能向智能音响求救

66岁的美国老人,临死前只能向智能音响求救

家属控诉护理员逃离

3月24日,西班牙国防部长也曾报告:军队在对全国范围内的疗养院进行消杀工作时,士兵们在一些养老院中发现了被遗弃的老人,有些人甚至已经死在床上。

仅马德里一家养老院,就发现了24位老年人的尸体。

66岁的美国老人,临死前只能向智能音响求救

西班牙马德里士兵在进行消杀时发现老人尸体 图片来源:路透社

据西班牙卫生部统计,3月8日至4月8日之间,马德里大区养老院死亡人数在4750人以上,超过4250人可能与新冠病毒相关,但他们并未全部接受检测。

在英国,许多老年患者被自己的全科医生告知,需要签署一份“拒绝心肺复苏救治”(Do Not Resuscitate,简称DNR)同意书,有些同意书的结尾甚至写道,“我们不会抛弃你,但是我们必须坦诚面对现实。”

DNR又被称为“允许自然死亡”(Allow natural death)。因为心肺复苏有大概率发生骨折等加重病人痛苦的副作用,因此当危重病人抢救希望不大时,医生有权选择DNR,以免加重病人的痛苦,帮助他有尊严的死去。

然而,在没有被抢救的情况下,就被告知会被实施DNR,令英国的老人们感到心寒。

利兹市70岁老人布莱恩·帕金患有癌症,他希望自己有权得到治疗,他在社交网络上发布视频,呼吁人们尊重弱势群体,尊重他们生命中最后的愿望。

66岁的美国老人,临死前只能向智能音响求救

在威尔士,61岁的伊丽莎白·约翰罹患阴道癌8年,她对着镜头哭诉:

“签署这份同意书,让我感到自己被死神下达了死刑执行令。”

“即便我是社会的重担,但我也没有自掘坟墓的打算。”

66岁的美国老人,临死前只能向智能音响求救

随着事件发酵,包括Age UK在内的多家英国老人慈善机构发表了公开信,呼吁医院废除这项政策,以保护“人民的基本人权”。

66岁的美国老人,临死前只能向智能音响求救

苏格兰老人协会(Age Scotland)也呼吁,医生不应该根据年龄做出治疗决定,“许多人正在经历恐惧和焦虑,此时让他们拒绝尝试复苏,无疑是让他们放弃生的希望。这是可耻的,完全不可以接受”。

然而,类似的“歧视政策”,其实早就在欧美各大医院实行。

66岁的美国老人,临死前只能向智能音响求救

3月9日意大利全境封锁后,意大利麻醉镇痛复苏和重症监护学院(SIAARTI)就疫情发布的医务工作者指导手册中便提到,如果疫情持续发展,将放弃治愈希望较低、治愈后继续存活年数较少的病人,优先救治年轻人,具体做法包括“为重症监护设置年龄上限”。

米兰一位医生痛苦地表示:“我们不得不面临道德抉择,选择谁能被优先救治。”

66岁的美国老人,临死前只能向智能音响求救

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西班牙,一位医生在推特上一边哭泣一边讲述着,自己不得不让65岁以上的老人摘掉呼吸机,用镇静药物来压制痛苦,让他们静静等待死亡。因为呼吸机紧张,需要留给更年轻的人们。

66岁的美国老人,临死前只能向智能音响求救

瑞典医院公布的收治政策

瑞典的一家医院也列出新冠患者收治政策:80岁以上将不再收治,60-80岁之间有1-2种基础疾病的也不再收治,以上两类人员已入住ICU治疗的,自文件生效起中断治疗,拔管让病人离开ICU。

年轻人发明了让老人去死的热词

在医疗资源告急、卫生系统崩溃的情况下,医护人员选择以年龄定生死也许是迫于无奈,但令人寒心的是,有一部分人却觉得这是理所应当。

70岁的美国德克萨斯州州长丹·帕特称,当爷爷的应该自愿为拯救经济去死。

丹在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说,如果连续3个月停止所有经济活动会让美国崩溃,因此像他这样的老年人,应该自愿牺牲生命以保护国家经济。

66岁的美国老人,临死前只能向智能音响求救

丹·帕特的言论让电视新闻主持人一脸震惊

“没有人问我,作为一个老年公民,你愿意用生命的代价,换来子孙后代和所有美国人都爱的这个国家吗?我愿意。”在丹看来,相比老年人的死亡风险,不如提振经济更为重要。

在一次采访中,乌克兰卫生部部长伊利亚·叶梅茨更是将65岁以上的老人比作“尸体”,他直言“我们应该算一算,要把多少钱花在活人身上,而不是‘尸体’上”。

66岁的美国老人,临死前只能向智能音响求救

这番话引起轩然大波,叶梅茨被迫宣布辞职。

虽然这类偏激的语言在政客中并不多见,但在普遍老龄化严重的西方社会,其实代表着许多人的真实想法。

66岁的美国老人,临死前只能向智能音响求救

在推特和脸书上,一群年轻人甚至炮制出“boomer remover”一词。

Boomer特指美国战后婴儿潮那一代人,活到现在都是七十多岁了。而“boomer remover”就是婴儿潮清除剂,要让新冠肺炎把这一辈人彻底抹除。

66岁的美国老人,临死前只能向智能音响求救

很难追溯这个话题何时出现,但直到今天,这个标签之下,仍有很多年轻人将疫情爆发、经济崩溃、环境污染等原因统统归结于老人,甚至要让老人去工作赎罪。

66岁的美国老人,临死前只能向智能音响求救

而在Tik Tok上搜索“boomer”一词,那些对老人歧视与嘲笑的视频,甚至成为另类走红的捷径。

66岁的美国老人,临死前只能向智能音响求救

“太有趣了,既然新冠病毒杀死最多的是老人,那就叫它boomer remover”

新冠病毒一脚踢飞老人,血滴在了地上,还成为当下流行的表情包。

66岁的美国老人,临死前只能向智能音响求救

日本的年轻人迅速吸纳了这股思潮,在这个话题旁又新增了一个更恶意的词汇——“老害排除装置”。

66岁的美国老人,临死前只能向智能音响求救

在一些日本年轻人眼中,老人消失,社会的重担就没了,一张漫画在推特上迅速“走红”。

这张漫画“畅想”着新冠疫情后,一个没有老人的“美好世界”,发布者还配了一句无比冷酷的话:希望早日实现。

66岁的美国老人,临死前只能向智能音响求救

目前,这张漫画已被删除,但当天5小时内获得7.1万个点赞,1.6万次转发。

在这些日本年轻人看来,死亡是老年人对社会的贡献。

那些“孤独死”的老人

随着欧美疫情加剧,一起起悲剧也暴露了老年人普遍孤独的晚年生活

在美国,65岁以上的老人有三分之一独自生活。

在英国,75岁以上的老人有超过一半人独自生活。

66岁的美国老人,临死前只能向智能音响求救

2018年一家NGO的生活满意度调查中,英国四分之三的老年人生活孤苦伶仃,至少有20万人在一个月内没有和亲友讲过哪怕一句话。

而在日本,“孤独死”十分常见,老人们直到尸体腐烂发臭,才被发现早已离开人世。甚至,日本还出现了专业的“收尸人”,为那些无人送终的老人料理后事。

66岁的美国老人,临死前只能向智能音响求救

“收尸人”在检查过世老人的家

这其中,有太多老人与孤独绝望抗争的故事。

一位62岁的孤寡老人,离世后两个月才被邻居发现。爬满虫子的房间,只摆了一张床、两张椅子和茶几,老人就死在椅子边上。

邻居透露,老人的房子断电断水断煤气五年了,她却从未见过有人从房里走出来过。处理现场的工作人员在书桌上发现一张宣传单,背面写了一句“管理员,请帮帮我”,字迹工整。

66岁的美国老人,临死前只能向智能音响求救

在老人的遗物中,工作人员找到了死者哥哥的电话。两人十几年没联系,最后一次见面,是帮失业的老人介绍工作,哥哥还说:不顺利,可以随时回来。

可惜,弟弟没回过家,哥哥也没再关心。

66岁的美国老人,临死前只能向智能音响求救

哥哥带着弟弟的遗物离开

日本每年4万起“孤独死”的背后,很多都无关金钱和身份。

不被关注,不被重视,成为杀死老人的最后一击。

从尊老看国家的文明尺度

中国疫情最严重的时候,德国《明镜周刊》刊文称:“中国人若想消灭新冠病毒,需要的药方既不是西医疫苗,也不是中医草药,而是自由和民主”。

如今,看看这些因为失去剩余价值就被迫放弃生命健康权的老人,难道他们指的是“生的自由,死的民主”?

你们还是好好学学“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吧!

看看,我们的老人已经出院了。

中国人一定都记得这张照片。

66岁的美国老人,临死前只能向智能音响求救

在最艰难的日子里,医护人员陪着87岁老人王欣一起,欣赏着最美丽的夕阳。

经过20多天治疗,王欣老人出院了,他又站在夕阳下,为细心照料自己的医护人员拉响一曲《送别》,哽咽着与他们拥抱告别。

66岁的美国老人,临死前只能向智能音响求救

还有武汉协和医院,这位90岁爷爷一度拔针拒绝治疗,他觉得自己岁数大了,不想浪费国家资源。

66岁的美国老人,临死前只能向智能音响求救

护士孙雪洁边劝说边给爷爷加油打气,“您年轻的时候为我们打下江山,现在您老了,我们更要保护好您。”

3月初,武汉疫情最严重的时候,这位百岁老人治愈出院,因为入院时患有阿尔兹海默症等多种基础性疾病,医院还多次邀请专家会诊对他进行专项治疗。

66岁的美国老人,临死前只能向智能音响求救

谁才是文明?谁才是野蛮?谁才是秩序?谁才是混乱?

作家方方曾经写道:

检验一个国家的文明尺度,从来不是看你楼有多高、车有多快,不是看你武器多强大、军队多威武,不是看你科技多发达、艺术多高明,更不是看你开会多豪华、焰火多绚烂,甚至也不看你有多少游客豪放出门买空全世界。

检验你的只有一条:就是你对弱势人群的态度。

参考资料:woodtv.com:Nursing Home COVID-19 patient asked ‘Alexa’ for help before deathThe Guardian:Spanish minister says older people found 'dead and abandoned'NYT:‘How Do I Get Help?’ Dying Coronavirus Patient Asked AlexaNYT:A Deluged System Leaves Some Elderly to Die, Rocking Spain’s Self-Imageyoutube:Dying Alone: Kodokushi, Japan's epidemic of isolation through the eyes of a 'lonely death' cleaner

weinxin
关注公众号
更多精彩推荐!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