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鸿祎向谁开战?

  • A+
所属分类:科技资讯
摘要

1988年那个夏日,周鸿祎拿着双节棍去教训一个14岁的小孩。很多年以后,周鸿祎依然清晰记得1988年那个夏日。

1988年那个夏日,周鸿祎拿着双节棍去教训一个14岁的小孩

很多年以后,周鸿祎依然清晰记得1988年那个夏日。

那一天,他满怀正义地拿着双节棍,去教训一个14岁的小孩。

这个小孩是西安交大少年班的学生,他犯下的“大罪”,只不过是到老乡那里蹭饭吃。

周鸿祎比对方年龄大,又有武器,所以虽然是在对方宿舍客场作战,他还是把对方欺负了一顿。

在周鸿祎看来,这是主持公道。

不过小孩也不是好惹的。过几天,他叫了一群人,跑到周鸿祎宿舍,把周打得脑袋开花、腰间挂彩,连连道歉求饶。

事情到此并没有结束。过了一段时间,周鸿祎又找人打了回去。

这回对方不干了,使出了旷世绝招——报告老师。

于是周鸿祎差点被西安交大开除,最后是在班主任的帮助之下,才减轻为“全系通报批评”。

——这次战斗,与周鸿祎后来一系列战斗相比,小得不能再小,但是它充满了对周鸿祎往后余生的隐喻。

他的性格和命运,将无数次地像1988年那个夏天一样重复。

刘韧的笔与CNNIC的手

“周鸿祎够狠、够义气、够聪明、够有钱,他是我所见过的界最有个性的人物。”

这是周鸿祎和刘韧还是好朋友时,刘韧对他的评价。

刘韧是九十年代末和新世纪初IT圈的名人,号称“”。那时的周鸿祎,对刘韧确实非常够义气。

根据刘韧在斗牛士博客上的记录:

他创立斗牛士网站(DoNews)时,服务器不够,周鸿祎的3721直接给他两台。后来周鸿祎到了雅虎中国,经过其一次次同意,斗牛士一次次把服务器搬进雅虎中国的机房——那是当时中国最好的机房之一。

周鸿祎对刘韧的好,还体现在方方面面。

他自己喜欢音响,就精心挑选了一套昂贵的音响,送给刘韧;刘韧在《知识经济》供职,周鸿祎大力支持,在该杂志上投了很多;刘韧有什么事需要周鸿祎帮忙,一个电话就能把他约出来;刘韧组织的斗牛士网站年会,周鸿祎总是积极捧场。

而他对刘韧之所以这么好,除了他们是朋友、讲义气之外,还有投桃报李的意思

周鸿祎做3721时,曾经历过一场恶战,而战斗的对象是官方背景的CNNIC(中国络管理中心)。这场恶战的是是非非,我们已很难判断,但在当时,刘韧的一篇文章帮了周鸿祎大忙。

2001年,3721和CNNIC战斗正酣,周鸿祎身陷困局,前途迷茫。刘韧在发表了《CNNIC的手》一文,把CNNIC描写得十分不堪,而周鸿祎则被塑造为一个不畏权威的孤胆英雄。

刘韧“IT第一记者”的名字不是白给的,该文写得十分精彩,而且由于刘韧当时在互联网圈的影响力很大,文章广为流传,堪称一发重磅炸弹,让舆论的天平往周鸿祎这边大为倾斜。

直到多年以后,周鸿祎在《颠覆者:周鸿祎自传》中,还特别提到这一点

后来,当3721逐渐发展成一个“流氓”,周鸿祎在舆论圈成为“众矢之的”时,刘韧的好朋友兼合作伙伴Keso问他:“是非和朋友,哪个更重要?”刘韧回答说:“朋友。”

Keso又问了第二个问题:“周鸿祎是你的朋友,还是合作伙伴?”刘韧说:“朋友。”

(见《刘韧劫后归来》,原载《南方人物周刊》,作者:马李灵珊)

而IT记者张见悦也曾经问过周鸿祎几个问题:

你最珍惜的财产是什么?

周鸿祎:友谊

你最喜欢男性身上的什么品质?

周鸿祎:真实,讲义气。

你最看重朋友的什么特点?

周鸿祎:忠诚

(见《看周鸿祎怎样快意恩仇》,原发于斗牛士网站,作者张锐)

周鸿祎最珍视友谊,最看重朋友的忠诚,自己也最讲义气。而刘韧在周鸿祎名声不好时,仍认为周鸿祎是他朋友。

这两个人的友情,真是令人艳羡。

但几年后,周鸿祎的奇虎公司举报刘韧“敲诈勒索”,后经法院判处罪名成立,刘韧获刑3年。根据《法制晚报》记者王洪禹的报道:

2008年7月,奇虎公司发现网上大量出现关于360以及周鸿祎的负面文章,导致奇虎的点击量少了500万。

在奇虎公司高层的关注下,奇虎锁定了发布者是刘韧的手下,于是与对方交涉,希望删帖,刘韧开除30万删帖费的价码,最终讨价还价到23万。

奇虎付了两笔款之后,于9月24日报警,并于10月12日再次约见刘韧付8万余款。

刘韧等3人欣然赴约,在北京世纪城附近某茶馆被西城区月坛派出所警察当场抓获。

在西城区人民法院庭审中,公诉机关诉称刘韧指示下属发表负面文章,然后以此威胁,索要删帖费。而刘韧辩称,文章是正常报道,与奇虎达成的是“一揽子公关协议”,而不是删帖费,而奇虎公司总经理齐向东要求私下交易以避税为由,拒绝签署书面合同。

庭审之后,奇虎被推到风口浪尖,被一些同行指责为“下手太狠,用心险恶”。

齐向东向记者喊冤,说主要是实在无法忍受这种以负面新闻相要挟的敲诈手段,“我们真是忍无可忍才出手。”

2009年12月18日,西城法院正式宣判,刘韧因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2008年事发之前,刘韧曾在博客上写道:“为朋友两肋插刀的人,也一定将刀插在朋友的两肋上。”不知身陷囹圄之后,他想起和周鸿祎曾经交好的的那些美好岁月,是何感想。2012年,刘韧出狱一年后,接受了《南方人物周刊》采访,据记者马李灵珊报道:

一年多来,周鸿祎一直没有停止托人带话给刘韧,试探“有没有合作的可能”。凡客诚品总裁陈年和刘韧有深交,他有一次碰见周,事后找到刘韧说,“老周让我给你带话。”刘韧看着他,什么也没说。陈年说:“话我带到了,就这样。”

陈彤也曾受托提出为两人设局和解,刘韧拒绝了,称“感情上暂时拗不过弯来”。刘韧在狱中时,太太将周鸿祎送的音响塞进了储藏室,出狱之后,刘韧把它送了人。

(见《刘韧劫后归来》,原载作者马李灵珊)

长大后我就成了你

2003年,周鸿祎的3721公司招进了一个新人。这个不起眼的28岁小伙,日后将给周鸿祎立下大功,但也惹来无穷无尽的口水。

傅盛毕业于山东工商学院,学校虽然不大知名,但傅盛本人非常上进,学了一手好技术。在几家小公司混过以后,终于遇到周鸿祎这个伯乐。

进公司没多久,有一次周鸿祎开会,让傅盛做纪要,傅盛做得非常完美,让周鸿祎刮目相看,以后周鸿祎就每次都让他记。

3721被雅虎收购后,傅盛也打包进了雅虎中国,后来周鸿祎离开,傅盛也跟着离开。本来傅盛有很多offer,但周鸿祎专门打电话邀请傅盛加入了新成立不久的奇虎。

奇虎公司本来是为了搞搜索而成立的。3721被卖给雅虎后,周鸿祎一度很后悔,他觉得在搜索市场,还是可以和竞争,所以一直抱有搜索情节,希望再造一个搜索公司。因此,奇虎找投资的商业计划书基本都是谈搜索。

后来,在偶然情况下,奇虎又成立了一个微型项目组,做专门杀灭流氓软件的“流氓克星”。傅盛担任项目组的第二任组长(第一任组长干了两个月就离职了),带着4个兄弟把产品开发出来。后来,“流氓克星”改名为360卫士。

据周鸿祎说,做“流氓克星”,是为了把自己打开的潘多拉盒子亲手关掉。

3721是流氓软件的始作俑者,周鸿祎本人也被称为“流氓软件之父”,他“流氓克星”,也算是一种赎罪之旅吧。

不过,根据傅盛的说法,周鸿祎做“流氓克星”的原因却是另外一个。当时,奇虎的搜索业务发展没有达到预期,周鸿祎想故技重施,用插件的方式推广奇虎,结果发现流氓软件已经大行于天下,奇虎根本无处下脚,所以奇虎的想法是先把其他插件干掉,然后自己再插上去。(见《傅盛口述历史:我不是林彪》,原发于财新网,作者程苓峰。)

360安全卫士越来越火,以至于成为了奇虎的代名词。后来,奇虎干脆转变成一家主打网络安全的公司。由于360安全卫士主要是傅盛负责的产品,傅盛也被一些人称为“360安全卫士之父”。毫无疑问,傅盛是奇虎公司和周鸿祎的大功臣。周鸿祎也多次在一些内部会议上表扬和感谢傅盛。

不过,2008年9月,傅盛在与周鸿祎多次冲突之后,辞职离开。

关于傅盛从奇虎离开的原因,双方各执一词,口水仗打得好些年。查看两方阵营的发言,对于同一件事情不同各方的说法,真是让人目瞪口呆。我们不妨来见识一下。

根据程苓峰写的《傅盛口述历史:我不是林彪》披露:

周鸿祎想做搜索没做起来,而让傅盛做安全却做起来了,周的信心受到打击,心理变得脆弱。原来周对360安全卫士基本不过问,后来却觉得这个部门“指挥不动”。

周鸿祎用讲故事的方式来提醒傅盛谁才是老大。这三个故事是:第一个,周鸿祎做梦梦到俩人吵架,周说,无论你再有能力,也一定要把你开掉。周把这个梦当笑话给傅盛讲了。第二个,某段时期,毛写了篇《批吴晗》的稿子发不出来,后来批评彭真主持的宣称部门“针扎不进,水泼不进。”第三个,周讲秦始皇和白起的故事,说白起“居功自傲”,后来被秦始皇杀掉。

据傅盛说,周鸿祎讲这些故事的时候,他没有听出味来,后来才知道,这些故事都是敲打他的。

最严重的一次吵架,是周鸿祎想让傅盛在360安全卫士里面加入新功能,傅盛则希望打好基础,不同意上新功能,并举搜索的例子说:“奇虎之前做了那么多垂直搜索,但做起来了吗?”周鸿祎大怒,说:“傅盛,你做好了360,我没做好搜索,你就可以跳起来跟我争了吗?”

在人事安排、员工激励等方面,傅盛和周鸿祎之间也存在诸多分歧,甚至闹到傅盛当场顶撞,周鸿祎彻底激怒,傅盛消极怠工,周鸿祎更加火大。

矛盾终于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傅盛愤而离职。周鸿祎害怕别人说他“卸磨杀驴”,极力挽留,但傅盛留下来没几个月,双方矛盾又再次激化。傅盛最终还是决然离去。

傅盛辞职当天,周鸿祎召集360核心团队对傅盛进行“批斗大会”,批斗会持续了好几个星期,最终某次会上,周鸿祎才终于长舒了一口气:360姓周还是姓傅的问题,终于解决了。

傅盛离开后,接受经纬创投合伙人张颖的邀请,当了一年多投资副总裁,后来其的公司接受了的投资。

而周鸿祎在张颖和雷军要与傅盛合作时,都极力阻挠。他向张颖和雷军带话说:不要接受傅盛,接受就是作对。

张颖没有妥协。雷军则直接托人带话怼回去说:傅盛给你打了几年工,不意味着一辈子是你的人;而且你让我不投资前360员工,可你投资了多少金山前员工?

以上是傅盛这边的说法,而在奇虎这一边,说法又完全不同。

奇虎这边应战的主要有两位:石晓虹和李钊。

石晓虹是周鸿祎在西交大的同班同学,从1992年就开始和周鸿祎共同创业,当时担任奇虎360副总裁;李钊是周鸿祎在西交大的师兄,北大方正时期就和周鸿祎同事,后来从3721到奇虎,一直与周鸿祎共事,当时担任奇虎360首席架构师。他们两位与周鸿祎感情深厚,而且身居高位,了解内情。

据石晓虹称:

傅盛根本就没有功高震主的资本。他只是一个中层干部而已,而周鸿祎是360的大股东和董事长,傅盛跟周鸿祎根本不存在竞争关系,就算傅盛功劳比天大,也不可能取老板之位而代之。

傅盛之所以离开360,是因为他伙同员工在外面私开公司公司,并产生来源可疑的收入,被360发现。

“假设一个部门主管,自以为有功,把自己的部门搞成独立王国,针插不进水泼不进,公司不但不能管,还什么都了解不到,属下有好几个员工说不出自己在干什么,自己也每天在上班时间定时“失踪”,还动不动要挟公司,有哪个老板能容忍?又有哪家企业不会清理门户、将其扫地出门?”

(石晓虹所述内容见《傅盛根本没有功高震主的资本》,原发于博客,作者石晓虹)

李钊则更是用了长文对傅盛进行批驳。李钊称:

周鸿祎的毛病是爱才如命,爱走极端,缺乏分寸感。他高兴时夸奖过傅盛不少过头的话,手把手地辅导傅盛做产品,还不顾内部反对坚持提拔傅盛做360事业部总经理。齐向东认为:“傅盛膨胀到那种地步,周鸿祎也负有很大责任。”

傅盛自视甚高,做出360以后更是目空一切,开会时眼看天花板,下巴对同事,是不是打断别人发言。其他人讲话时,傅盛自顾自玩,脚差不多能搁到桌子上。

而对于傅盛“360之父”的称号,李钊不以为然。他认为,360公司的成功有融资、杀流氓、推和导航、免费杀毒、手机卫士等几个关键点,而其中只有杀流氓和傅盛有关。

在人事上,周鸿祎挖来的人,傅盛一概不要。傅盛手下有6、7个员工,拿着360的公司,却帮傅盛干私活,做图片方向的前沿研究。

李钊认为,傅盛做360,产品没有做好,而“周鸿祎可以容忍一切,但是不能容忍搞砸产品”。

所以,李钊披露的傅盛离职原因是两个:一是干私活,二是拿产品不当回事。

(李钊所述内容见《傅盛离职内情:从360叛将到马前》,首发于新浪博客,作者李钊)

此后,傅盛又针对李钊的文章,写了一篇《周鸿祎编造的19个谎言》进行反驳。

除了功劳多大、因何离职这些重大问题以外,双方还就很多细枝末节进行了纠缠,例如360这个名字到底谁起的、傅盛创业的可牛公司算不算干私活、对重要员工的使用态度等等,感兴趣的可以找原文看看。此处不再赘述。

傅盛到了雷军的金山网络后,遭到了360从产品、市场到舆论、法律的猛烈进攻,前进得非常艰难。不过,后来他还是把金山网络(后改名为猎豹移动)带上了市。

傅盛的上,现在还留着很多对周鸿祎的抱怨,甚至还爆过粗口。2014年7月,傅盛还说过,“周鸿祎曾经点亮了后,后来又后悔了,想弄灭我。”不过,从那年8月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在微博上谈过周鸿祎。

而周鸿祎的微博,对傅盛只字未提。

值得一提的是,傅盛虽然对周鸿祎满怀怨恨,但是他做的事情,却对周鸿祎亦步亦趋。

在如何做产品、如何做市场、如何在一家公司做的同时还为后来自己开公司偷偷做准备、如何挖前东家的墙角、如果在舆论大战中炮轰对手等方面,傅盛的做法和周鸿祎如出一辙。

尽管只有短短5年,但周鸿祎在傅盛身上刻下太深的烙印。傅盛自以为脱离了周鸿祎,但其实他不知不觉,在一段时间里面,活成了自己最讨厌的那个人。

2017年乌镇互联网大会上,俩人同席吃饭,座位中间只隔着一人。不知道他们酒席上是否有交流,又都聊了些什么?

BAT的大佬,我哪一个没斗过?

除了上面这些小字辈,周鸿祎更有名的战斗,当然是对战各方大佬。当今互联网圈里最有名的几个人,都曾经是他的“敌人”。

周鸿祎与曾经是朋友。

2002年,他参加了马云的第三届“西湖论剑”,也是这一年,他和马云在京西大觉寺的明慧茶苑,喝完了一坛马云带的绍兴女儿红,聊得海阔天空,心情舒畅。(据《马云,周鸿祎,记得那白玉兰树吗?》,作者老榕)

在周鸿祎决定从雅虎中国离开时,马云还给周鸿祎打电话,询问跟跨国公司合并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而马云的咨询,其实就是为收购雅虎中国做准备。

2005年5月,周鸿祎向雅虎辞职。同年8月,雅虎中国并入巴巴,马云成为雅虎中国的大老板。当时,周鸿祎还专门嘱托马云,一定要善待他的旧部。

而360安全卫士起来以后,第一个杀的,就是雅虎中国的主打产品“雅虎助手”(即原3721,被雅虎收购后改名)。

雅虎助手当时是雅虎中国的主要盈利来源,而360的进攻,将直接置雅虎助手于死地。

马云当然对此大为不满。其麾下大将田健(原为周鸿祎在雅虎中国的副手,周鸿祎走后他接任雅虎中国总经理)站出来指责周鸿祎不道德。双方的网站也都充满了指责对方的文章。

田健使用了日后齐向东将使用的同样词语:“我们忍无可忍了。”

而周鸿祎则称“田健公开对媒体撒谎,没有资格谈道德。”还说,“除非马云雇杀手把我干掉,否则我有决心让轻视我决心的人一个都没有好下场。”

马云没有直接回嘴(至少我没有查到),而是直接向周鸿祎扔了一个大招,阿里巴巴发表声明称:永远不和周鸿祎投资及有关联的公司发生任何业务往来,并呼吁全行业所有公司和投资机构一起封杀。在网络上,我查到很多周鸿祎说马云如何如何的资料(有好有坏),但是从未查到过马云任何场合提及周鸿祎。

不知是无话可说,还是不屑一顾?

不过,阿里巴巴在若干年后倒是又和360愉快地合作起来,重新定义了“永远”和“所有”两个词。

周鸿祎和,倒是没有成为过朋友。

第一次见面时,周鸿祎兴冲冲地向李彦宏介绍3721,并且热切盼望能和当时刚刚开始做个人搜索的百度达成协议。

可是,据周鸿祎自传记录,李彦宏沉默地听完,缓缓地说:“我觉得3721本质上做的也是搜索,以后肯定会有竞争。”

李彦宏说的没错,以后,3721和百度果然打得天翻地覆。

最直接的竞争是在3721和百度搜霸两个插件产品上,双方互相把程序设计为“有你没我,有我没你”,只要用户装上其中一个,就会收到提醒删除另一个。

2003年,双方战况激烈的时候,李彦宏也采取了旷世绝招:报告老师!

这年9月,百度把3721告上法庭。当时,周鸿祎和李彦宏虽然有点小名气,但还谈不上大佬,打官司都亲自出庭。

俩人在法庭上像幼儿园小孩吵架一样,互相指责:“你干坏事了”、“你也干坏事了”;“你先干坏事的”、“不,是你先干坏事的”。那是周鸿祎人生中和李彦宏见面最频繁的一段时光。

不光如此,走出法庭后,周鸿祎和李彦宏还差点当场挥拳,不过被人拉住了。不然,按照周鸿祎的江湖经验和彪悍战力,李彦宏的英俊小脸可能要当场开花。

后来,3721被卖给雅虎,这一次的大战才算告一段落。

不过若干年后,周鸿祎的新公司奇虎360又开始做搜索,再次和百度战成一团,史称“3B大战”。

周鸿祎骂百度假医疗广告害人,百度则状告360不正当竞争。不过,由于周鸿祎和李彦宏都自重身份,骂人收敛了很多,也都不再亲自出庭了,所以虽然战况非常激烈,但精彩指数比3721时期差很远。

2018年3月两会期间,周鸿祎微博专门发出一张和李彦宏的合照。其配文为“今天允许带手机进入会场,代表们都极其欢乐”,不过照片上两个人都神情严肃,丝毫看不出欢乐来。

周鸿祎和,难以说是不是朋友。

2002年,他和马化腾一同参加“西湖论剑”,当着众人面说,“我们这些人中,马化腾最不成熟。”

当众人面面相觑时,周鸿祎解释道,其他人都结婚了,只有马化腾没结婚。

这当然只是一个小小的玩笑。但8年以后,他们俩恐怕就笑不出来了。

那时候,还没有诞生,QQ是社交领域的老大,而360也已经成长为安全领域的老大。

本来社交和安全井水不犯河水,但是当时情况非常微妙。

在360的眼中,腾讯是一个非常可怕的怪物,因为它有QQ的巨大,如果想介入别的领域,基本上都能把对手打得落花流水(除了搜索和电商无法撼动),所以360非常担心腾讯如果要做安全,他们怎么办。

而在腾讯的眼中,360也是一个同样可怕的怪物,因为它是层面的软件,可以决定上其他软件的生死。如果360要介入别的领域,就不光是用“运动员”的身份公平竞争,还可以利用“裁判”地位从底层绝杀,例如,360有能力宣布某款软件有、是流氓软件、带病毒、收集或泄露隐私等,从而干扰其运行甚至彻底杀灭。

也就是说,不管是腾讯还是360,都有跨界攻击的强大手段,而且,双方都有跨界攻击的前科,各自的受害者都不少,任何一方都有能力置对方于死地。

360和腾讯处于一个博弈论上最经典的“囚徒困境”中。

马化腾看到瑞星、金山、遨游、可牛等公司都被360用非常规手段吊打,很害怕有一天炮火会烧到社交,于是觉得先下手为强,做了自己的安全产品,并利用QQ捆绑安装。

而腾讯介入安全,恰恰是周鸿祎最担心的事情,360的反应异常激烈,先后推出“360隐私保护器”和“扣扣保镖”,从系统底层劫杀QQ。

对两家公司而言,这都是生死存亡之战。后来战争打到腾讯报警、周鸿祎出逃,最终以国家力量调解而结束。

后来,周鸿祎在某一次演讲中提到这位宿敌时,用的是“伟大的腾讯、尊敬的马总”这样的用语,并说,50个360都比不上一个微信

2018年,周鸿祎和马化腾一起参加乌镇互联网大会,在某个活动中,两人坐在一起拍肩搭背,神情亲密。在俩人共同参加的酒席上,大家还趁着酒酣耳热,互相诉说“我爱你”。

无名英雄周鸿祎

除了与人斗以外,周鸿祎的斗争对象,还有虚拟空间的危险猎手,其中包括某些对中国不怀好意的网络势力。

2011年,360本来已经在美国纽交所上市,但是2015年,周鸿祎又历经千辛万苦,将股票赎回,退出美国股市,解散VIE架构,并于2016年重新在中国内地上市。

目前,市值排名前10的中国互联网公司,只有360一家是在内地股市,其他的全部是境外上市公司。

而360之所以要千辛万苦回到内地,一个主要原因是出于维护国家安全的考虑。因为360已经是全球最大互联网安全公司,而作为一家中国公司,随着中美两国网络攻防暗战的不断加剧,360的处境,日渐微妙。

2017年,在中央政法委组织的全国政法干警电视电话会议上,周鸿祎向150万政法干警作了“新时期全球网络安全形势及应对”的讲座。在PPT中,周鸿祎用鲜红的写着:没有网络安全,就没有国家安全。

周鸿祎指出,新型网络犯罪威胁百姓财产和人身安全,勒索病毒攻击威胁社会稳定和安全,网络攻击威胁国家关键基础设施安全,网络攻击威胁金融系统安全。

他提出:制网权已成为未来战争的核心,今后战争中的首战将是网络战,包括利用网络战实施舆论影响、渗透、潜伏、控制、破坏等等。因此,我们应该以战争的思维来看待网络空间安全,要以应对战争的要求,加强我们自身信息化建设以及国家关键信息基础设施的安全保障。

至此, 360已经从一家普通的企业,上升为一家关系中国国家安全的,具有重要社会意义和国防价值的网络安全力量。

周鸿祎,也从一个曾经背负骂名的“流氓软件之父”,进化为一个维护我们岁月静好的“超级英雄”。

只是,这个英雄的角色,恐怕还没有被国人充分认知,只能默默无名地负重前行。

周鸿祎向谁开战?

周鸿祎出生于1970,现在已经年近半百。

按照中国古代年龄算法,出生即为1岁,那么,周鸿祎今年已经是传统意义上的“知天命”之年。

在前面的半百人生里,周鸿祎曾经无数次战斗,他既享受到战斗的乐趣和丰硕成果,但也承受了无数惊慌和痛苦。他曾经说过,我们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曾经有一段时间,周鸿祎风声鹤唳,随时准备保护自己。在一期《波士堂》节目中,周鸿祎甚至难以完整听完嘉宾一句话,就处处设防、时时反击,像刺猬一样触碰不得。

这种看似斗志昂扬的“无畏”,其实何尝不是内心的深深的不安全感的体现呢?

人见红衣皆可畏,我见红衣亦可怜。

周鸿祎认为友谊是世界上最值得珍视的财产。

可是现在的他,却敌人众多,朋友稀少。而且,这两年来,原来与他多年同甘共苦的手足兄弟,也一个个离他而去。在上,有一篇热门文章,标题赫然就叫《寡人周鸿祎》(见“华商韬略”公众号,作者大样)。

现在的周鸿祎,已经不再是1988年荷尔蒙无处安放,拿着双节棍去欺负小孩的莽撞青年;也不再是2008年觉得全世界与我为敌,好友反目入狱、干将远走高飞的红衣教主;更不再是有强烈的生存焦虑、要以同归于尽的决心向强敌发起致命一击的红衣大炮……

现在的周鸿祎,本身已经是一头大鳄,应该拥有足够的自信和底气,从而也应该拥有更高的格局和更大的气度。

而且,360作为中国最强大的网络安全公司,在这个国家网络风险空前增大、网络安全至关重要的年代,肩负着巨大的重任,不再是一家小小的,存活下来就是目标,商业利益至上的小公司了。

做更大的事,需要更大的心胸。

希望周鸿祎和360,能够德以配位。

老周真的需要好好思考一下:

你在为谁而战?你将向谁开战?谁将陪你而战?

也许我这个说法太隐晦,那么不妨用周鸿祎喜欢的打枪和真人CS来比喻一下:

你的AK47要用来保护谁?要用来瞄准谁?在战场上,谁会把后背放心地交给你,你能放心地把后背交给谁?

某位伟人说过,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我们的敌人,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

我真诚地认为,现在的周鸿祎,最应该考虑的,就是这个问题。

周鸿祎曾经在《艾问周鸿祎》里对艾诚说:最恐惧的事情,是当有一天老的时候,一个人孤独地待在敬老院。

我想说,如果他依然如以前那样的气量和格局,时刻都要防备着全世界都与他为敌,时刻准备着和人战斗,那么这件令他恐惧的这件事情,一定会发生。

但是,我依然相信周鸿祎是义气的、热血的,从心底里愿意对人温暖的,更是希望为用户、为社会、为国家,作出巨大贡献,留下赫赫声名的。

惟其如此,他就更应该再宽容些、再大度些,把他昂扬的战意放在该放的地方。

惟其如此,他的敌人才会越来越少。也许未来,他的兄弟手足和至交好友,还会重新回到他身边,和他一起打下更大的江山,一起背靠背打CS,一起听古典音乐,一起喝着女儿红赏玉兰花开。

聪明如周鸿祎,在知天命之年,能想明白这个道理吗?

再次说一声:

老周,祝好。

文章

weinxin
关注公众号
更多精彩推荐!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