柬埔寨的诈骗集团吃人不吐骨头,你还相信高薪招聘的虚假广告吗?

  • A+
所属分类:微博热搜
摘要

日前,江苏男子李亚明被曝“因轻信58同城上的招聘信息,遭诱骗偷渡至柬埔寨,被圈养成血奴”的消息一经披露,引起巨大轰动。

日前,江苏男子李亚明被曝“因轻信58同城上的招聘信息,遭诱骗偷渡至柬埔寨,被圈养成血奴”的消息一经披露,引起巨大轰动。

柬埔寨的诈骗集团吃人不吐骨头,你还相信高薪招聘的虚假广告吗?

△李亚明接受治疗

31岁的李亚明系江苏人,曾在北京做过保安工作。2021年5月,李在58同城上看到一家夜总会招保安的信息,工资较高,于是按照招聘信息去了广西崇左市面试。到了崇左,被开车送到了崇左下辖的凭祥市,随后又被绑到了柬埔寨。

李亚明在接受多家媒体采访时均称,他因拒绝从事网络诈骗工作,历经多次转卖后,被网赌公司强制抽血,遭受非人虐待。

“大概一个月或一个半月被抽一次,一次一个输液瓶这么多,有一次抽了两瓶。先用玻璃针筒抽出来,再注入玻璃瓶里。给我抽血的是个40来岁的中国人,瓶子上有刻度,写着350毫升。他和我说,我的血型是Rh阴性O型血,在这边很值钱。”李亚明称。

要知道,一名健康的男性每次献血最多400毫升,献完之后要间隔6个月。而小李这种抽血方法,简直就是一种慢性虐杀。

小李被折磨得全身浮肿,一个负责看守他的人也实在看不下去了,偷偷将他放走。然后小李联系上了“中柬义工队”,这才被送往医院治疗,从鬼门关逃了出来。

柬埔寨的诈骗集团吃人不吐骨头,你还相信高薪招聘的虚假广告吗?

小李分析,自己之所以被圈禁起来抽血,是因为被发现没有利用价值。“我是孤儿,14岁开始就自己在外边,对他们来说没有利用价值。其他人会诈骗勒索他们的家人。”

如果不是被好心人及时解救,小李担心自己接下来还将被卖掉器官。

他说,“小黑屋里的人都是被骗过去的。我知道的被抽血的有7人,我走的时候小黑屋里还有3个人。我在小黑屋里的时候听他们说过要卖器官,他们年前的时候跟我说,我抽完血没有力气,也抽不出血来了。年后要给我处理一下身上,也可以弄点钱。”

中柬义工队一位人士称,刚开始接到李亚明时,李亚明全身浮肿,下体肿胀了数倍。惨不忍睹的身体状况,一度让救治的医生落泪。

被送进中柬第一医院时,小李瘫在一张轮椅上,状态接近休克。医务人员称,他的血压和心跳等指标都正常,核心问题在于缺血。

据红星新闻报道,照顾他的义工小陈说,“当时他是被一位好心的华人送过来的,躺在轮椅上,看起来十分虚弱,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医生抽血化验,从他身上抽不出一丝血了。”

中柬第一医院院长朱敏学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小李在输血8袋(350毫升/袋,即2800毫升)之后,已经度过危险期。

正如小李所说,他是从鬼门关里逃出的幸运儿,他只是柬埔寨诈骗集团受害者中的“冰山一角”。

李云

2021年3月,朋友介绍李云去云南一网络公司做客服人员,而且帮忙订了机票。从东北到达昆明后,“网络公司王哥”提出,如果去边境上班月薪可达二三万元,于是又帮忙订机票前往西双版纳,“下飞机后,一个叫张哥的嘘寒问暖很关心体贴,让人非常感动。”李云介绍说。

在宾馆休息几天后,在“张哥”带领下乘车前往边境,经过6个小时的车程,李云等人看到路边的车辆不是中国牌照时,才知道自己踏上了偷渡的路途。被连哄带骗到达老挝后,他们问“张哥”,这怎么走的全是土路?

此时,张哥瞬间变成“张总”,大吼说,吵什么吵,再吵就弄死你。李云非常气愤,多次要求停车被拒,随后遭到了“张总”等人殴打,而且被戴上了手铐。

第二天早上,李云等人被关到了老挝瑯伯拉邦的一个酒店里,受到死亡威胁和毒打,“我们被送上一辆16米长的大货车,经过2天的长途跋涉,再坐船抵达柬埔寨,接下来被送到西港的网投园区。”

随后手机和身份证都被收走,如果不听指挥,经常被电棍打,有人右腿膝盖被小刀拉了两个口子。

李云当时就想怎么样能逃出去,但门口有三五个保安持枪把守。20多天后,李云发现宿舍卫生间的通风口,几块门板可以取下来钻到院里,虽然十分恐惧,但决定搏一把。

2021年4月一天凌晨3点20分,公司主管都熟睡后,“我把木板拆开,爬到院里,面对两米多高的墙,义无反顾地爬了上去,不料脚步声惊醒了保安,我加速跳下去,发现保安已经追上来,突然后背听见砰砰两声枪响,但我继续拼命跑。”李云对记者表示。

保安被甩了很远,李云选择往山上跑,因为只有山上才最安全……几经周折来到金边,但身上没有手机也没有钱,李云只能露宿街头,流浪了2个月后,被中柬义工队救助。

杨波

杨波30岁,湖北荆门人,高中学历。去年11月15日,杨波订机票准备去泰国曼谷和朋友搞摄影。突然,朋友联系不上杨波,于是在柬单网发布寻人启事,引发大量关注。

原来,杨波找到一个帮忙办签证的中介人员,把护照和900美元(包括罚款)给了对方,深夜12点左右,对方说给他送护照来,车上突然下来三个人,一个柬埔寨本地人手里持枪,另外两个是河南口音和山东口音。对方告诉杨波,“你被别人卖给我们公司了”,而且收走了手机。对方告诉他自己被卖了1.8万美元。

到达西港白沙园区时,已是天亮。杨波被带到四楼,他知道是要干骗人的业务后,表示拒绝,于是被关进小黑屋,打了一顿。对方警告他:要好好“上班”,否则就卖掉。

这个公司的行骗手法是;不断给国内的人发短信,说你中了大奖,可以免费领取一个电饭锅,点一个链接,留下联系方式,加微信,让他们下载一个ApP,提供电话、地址、姓名,发18.8元下载奖励,让他们关注公众号,一个4元,一天就可以拿三五百元。

还有一种“工作”是在网上约人使用充值可返现的小程序,充值100元,返回120元,充500元,返600元,按照20%的比例返回所谓的佣金,最高3万,但是后台会评估,如果有潜力的就返回,没潜力的就不返。直到你充十万或者几十万的时候,说程序出了问题,一口将你的钱吃掉。

当有员工诈骗得手时,便会大声叫出自己的“战绩”,随后会有人带头高呼“某某某客户充值100万”,其他员工便会齐声喝彩。这种热血的场景出现在一个诈骗公司中,让人感到现实之魔幻。

一天,杨波躲开其他人去超市里买了一部手机,将自己的位置等信息发给了朋友。随后立刻删除了聊天记录,打算找个地方把手机藏起来。但“工作人员”满园区找到他后,手机被搜出,又被毒打一顿。

只待了23天的杨波因为“业绩”不行,再次被卖掉。后被送到一个叫黄乐的地方,但听说他是做影视的,对方不收,于是又被送回白沙。

这次,杨波又被打了一顿,第二天耳朵还流了脓。对方威胁说,“再卖不掉的话,就要把我扔到海里。”杨波努力控制自己恐惧的情绪。他听到了对面的一个房间里,断断续续传来一个男人的惨叫。他不知道对方是因为什么原因被打,他只听到对方哀嚎的声音越来越弱……

12月8日凌晨三四点,杨波被卖到相隔就几百米的一栋烂尾楼里。楼下是五六米的围墙,上面缠绕着电网,还有一条深深的水沟。“对方拿着枪指着我,让我老实点,不要乱动。当时很害怕。”那一瞬间,杨波已经有逃跑的想法,那是他最绝望的时刻。

这个公司的行骗路径是:让员工装高富帅和城市美女聊天,假装恋爱,不断在朋友圈发布ps过的照片,然后以各种理由急需用钱行骗。

在这里,杨波老老实实干了7天。因杨波的朋友把相关信息给了中柬义工队,7天后,在警察局的帮助下,他获救了。

徐孟

90后徐孟,出生于贵州的南部地区,去年3月26日,一个姓仓的同村人给他介绍工作,说工作轻松,坐办公室玩电脑,工资一个月2万到3万。他和朋友小王二人心动了。二人听从同乡的安排,从贵州到南宁,再偷渡到柬埔寨,被送进西港网投公司。

被网络诈骗公司控制后,不愿骗国人的徐孟决定寻机出逃,6月28日凌晨徐孟与小王两人从宿舍的二楼一跃而下,跳下楼后,徐孟发现自己的下半身没有了知觉,一同出逃的小王见状拔腿就跑。

柬埔寨的诈骗集团吃人不吐骨头,你还相信高薪招聘的虚假广告吗?

被网络公司控制后,这位男子跳楼后受伤,被人送到医院治疗

徐孟拖着没有知觉的身子往前爬,一位骑三轮车的人将他送到医院。在西港一家医院拍x光片后,医生告诉他腰部骨折,需要手术,随后便用救护车将他送到金边第一综合医院,院长得知他是腰部压缩性骨折,告诉他这不需要动手术。

接下来,这家医院的医生帮助他联系上了中柬义工队队长陈宝荣。

谎称月收入二三万:被高薪利诱偷渡到柬埔寨

博彩业是柬埔寨重要产业之一。据保守估计,四五年前仅西港一年的博彩收入就不低于40亿美元,而其中网赌占了九成,大大小小的网赌公司不下两百家,涉及人员超过二十万人。

后来,柬埔寨发布“禁赌令”并大力打击赌博犯罪后,一些在柬从事博彩业的中国人纷纷回国。但除了正常的网络赌博公司之外,还大量存在网络诈骗团伙。“这些人一般会在国内用花言巧语、高薪招聘等借口,将一批又一批年轻人骗来柬埔寨,然后强迫他们从事网投、卖淫等违法行为。”

柬埔寨的诈骗集团吃人不吐骨头,你还相信高薪招聘的虚假广告吗?

中柬义工队队长陈宝荣送解救人员去机场回国

陈宝荣,1973年生于湖北黄冈。20年前,他到柬埔寨,只身一人深入密林去寻找金矿,鼎峰时期曾身家千万,也曾跌入谷底。

“救助对象基本都是从网投公司逃出来的中国年轻人,以前通过陆路,经老挝、越南等国家偷渡来到柬埔寨的中国人,一批只有10人左右。现在,由于疫情原因,一些犯罪团伙改为海运,通过坐船一批可以将80至100人偷渡至柬埔寨。”陈宝荣介绍,现在通过偷渡来到柬埔寨的中国人至少增加了40%。

陈宝荣表示,这些年轻人到了柬埔寨,就成为待宰的羔羊,根本没有反抗的能力。最近,中柬义工队刚刚救出60多个中国未成年人,最小的是出生于2007年的一个女孩,现在才十四五岁,不过却已经被迫提供性服务超过1年,而且还怀有身孕4个多月。

他透露,在西港移民局和金边移民局,自己帮忙送去自首的中国人就有85人,由于没有护照,这些人遣返回国的手续更加麻烦。更让人痛心的是,其中不少人患有精神疾病,丧心病狂的网赌公司连这一类人都不放过,发现他们无法满足要求后,又把他们遗弃,流落街头自生自灭。

“我印象较深的是一个做网赌的年轻人,见到他的时候脚上连鞋都没有,而且因为被骗一次后,防备心极强,真正要帮他了,他反而不相信了。于是我就没日没夜地通过telegram和他联系,一直聊了半个月他才相信我,最后才把他救出来。”

信任问题,是他们针对网赌的救助中,最困难的环节,那些受过伤的人,对别人的信任感很低。

陈宝荣还记得救过一个患有精神病的云南小伙,当时联系其父母时,他父亲的态度很明确,就是不管了,“我当天就把他带回家,还给他开了控制精神病的药物”,后来又找人凑钱帮他回国。

还有一次,20多个中国女孩被骗到柬埔寨,被迫从事卖淫。最后设法向广东慈善基金会求助。该会向其家人核实情况时,家人竟然还以为女儿仍在广州。其中好多还是仅16岁左右的未成年人。

“这些小孩正处于叛逆期,有时善良的劝导根本不起作用,甚至不知道感恩,但我们不会在意这些,只是想做自己应该做的事,即使不被理解,也无怨无悔。”陈宝荣如是说。

“一夜暴富赚快钱”是圈套

涉赌涉诈人员必受制裁

近年来,跨境赌博和电信网络诈骗违法犯罪活动猖獗蔓延,严重侵害人民群众合法权益,危害我国经济安全、社会稳定和国际形象。外交部领事司及中国驻外使领馆多次提醒广大中国公民提高警惕,切勿轻信“一夜暴富赚快钱”等不切实际的招工信息。

请大家务必记住,“天上从来不会掉馅饼”。出国务工前请务必签署正规劳务合同。否则,等待你的绝不是高薪,而是网赌窝点的非法监禁和绑架勒索。

关注公众号:拾黑(shiheibook)了解更多

[广告]赞助链接: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 爱尖刀 立场
本文由 发表,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 爱尖刀 )及本页链接。
原文链接 https://www.ijiandao.com/2b/baijia/424115.html
weinxin
关注公众号
更多精彩推荐!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