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娅消失,直播之城会塌方吗?

  • A+
所属分类:微博热搜
摘要

来源| 豹变 作者| 杨光 编辑| 子睿 “直播之都”杭州不见“一姐”。

以下文章来源于豹变 ,作者杨光

薇娅消失,直播之城会塌方吗?

来源| 豹变

作者| 杨光

编辑| 子睿

“直播之都”杭州不见“一姐”。


因为偷漏税,薇娅被罚13亿,彻底消失在直播间,与薇娅一起消失的还有她的广告牌、公益活动、形象代言……


目前,杭州集中了全国规模最大的直播群体。招商证券的调查报告显示,中国排前10名的MCN机构,有6家位于杭州,1家位于嘉兴,剩余上海1家、广州1家、深圳1家。杭州是名副其实的直播之都。


在薇娅之前,杭州还有两名网红主播雪梨、林珊珊也因偷逃税款被罚。


直播主播集体塌房后,杭州直播圈还安否?


薇娅消失,直播之城会塌方吗?

薇娅消失,谦寻还在


薇娅消失了,薇娅所在的谦寻控股还在正常运行。


作为淘系直播电商头牌,谦寻控股总部位于阿里巴巴滨江园区内。1月的杭州天气有些阴冷,当《豹变》来到园区时,正值下午工作时间,在办公大楼外走动的人并不多。谦寻控股在园区的1号楼,独享整栋楼10层的办公区。从一楼窗外,能看到仓库里一排排货架排列整齐,上面堆满了快递盒和样品,这里也是谦寻控股的机构选品中心。


在大门口,保安尽职尽责地检查着每个人的健康码,没有戴工牌的人被拒绝入内。一楼大堂非常气派,由谦寻控股独享,目测有上千平方米,正中间是公司前台,前台斜对面是一家咖啡吧,右侧是接待洽谈区,左侧也有一些休息桌椅。


下午4点多,进出大堂的员工并不多,偶尔能看到员工用小推车拉着各色商品进出。等到5点多,外出吃饭的员工多了起来,看上去神态比较放松。


在大堂尽头有两张按摩椅,两个快递小哥在上面安逸地刷着手机,这个时间点原本是快递揽货并拉到配送站的高峰期。大堂的咖啡吧空无一人,老板说,之前来喝咖啡的人多,这段时间很少有人来,生意差了很多。薇娅偷漏税被曝光头几天,大门不让外人进,现在稍微放松点了。


薇娅消失,直播之城会塌方吗?

谦寻总部一楼大堂的咖啡吧,空无一人/豹变

下午6点,整栋楼灯火通明,办公区很多座位空着,走动的人不多。根据谦寻官网披露,公司目前签约了40多位主播,不仅有小侨Jofay、呗呗兔等网红,还有林依轮、戚薇、李静等明星,覆盖了美妆、穿搭、美食、生活家居等品类。


一家MCN机构创始人马腾告诉《豹变》,品牌和直播方本身就有多种合作形式,薇娅旗下的主播接下部分份额没有问题,主要看薇娅内部怎么去把这些资源盘活。


只是薇娅突然“哑火”后,谦寻旗下签约主播很难完全填补上巨大的流量空缺。


薇娅消失,直播之城会塌方吗?

草根小主播不担心查税


一鲸落,万物生?


我们那几天的流量明显好了很多。”一位杭州服装主播告诉《豹变》,薇娅偷漏税事件后,他们感觉到流量有上升。对于杭州大力整治直播行业纳税,她表示像她这样的草根小主播不担心。


杭州服装快报主播谢龙在杭州经营服装生意已有16年。根据他的观察,很多中小型主播销售额看上去不错,但很多都会刷单、做大销量,实际上并不赚钱,甚至利润可能是负的。“有的货源是在小厂甚至农民房里做出来的,连发票都没有。”谢龙说:“薇娅、雪梨都在滨江区,那里大品牌、大主播很集中,账目有进有出,有据可查。”


直播代运营机构奇致众略运营总监七条(花名)告诉《豹变》,一般主播卖货都是底薪+提成,入行一年左右的主播月收入大概1-2万元,成熟点的主播月收入能达到3-5万元左右,公司会为他们代缴个人所得税。而且这个收入水平并不算高,一般不会触及红线。


薇娅消失,直播之城会塌方吗?

奇致众略家电直播间/豹变


相比被税务部门调查,杭州的老板们更担心手下的主播流失。九堡离杭州四季青服装市场不远,是杭州最早的直播聚集地,薇娅也是从这里起步的。


晚上十点半,九堡的新禾联创产业园临街的办公楼虽然熄灯了,但是园区里面每栋楼都有不少直播间亮着灯。走在园区里,能清楚听到主播在镜头前大声叫卖的声音。


薇娅消失,直播之城会塌方吗?

位于九堡的直播基地,薇娅从这里起步/豹变


一位服装直播间负责人对《豹变》表示,杭州直播竞争太激烈了,现在这个时间点,冬装卖不动、春装又不知道卖什么款式好,主播又都觉得自己很牛,有点名气跳槽就成家常便饭了。


薇娅消失,直播之城会塌方吗?

主播有逃离的趋势


有人淡定,也有人选择离开。


浪哥在杭州直播圈打拼多年,他认为已经有主播离开杭州的势头,因为直播行业的泡沫在慢慢褪去。


浪哥去年回到了家乡唐山。在唐山,他招一个主播底薪4000元,提成另算;在杭州,一个月经验的主播,底薪就敢要1万元。他有个朋友,几个月下来做了5000多万元GMV,但是成本太高,最后算下来就赚了3万元,主播赚得比老板还多,最后索性回山东老家发展了。


“杭州确实是直播圣地,但那是学习的圣地。这里信息流通很快、玩法也很多样,有点风吹草动都能第一时间得到消息,很适合来学习。但现在赛道过于拥挤,成本太高了,早晚得离开。”他说。


除了避开过于拥挤的赛道,还有的主播选择去乡村寻找新的发展空间。浙江播商文化创始人汪啸对《豹变》表示,现在农村比在一线城市发展更有价值,可以带动家乡人一起进步。他看好新农村第三产业,决定要跟着这个趋势走。


此外,难以割舍的故乡情也吸引他拥抱乡村。“以前认为在杭州会有更多机会、更多商机、更有面子。自从做了直播电商,觉得可以回到老家发展了,因为流量在那里开播都一样。在家里可以和家人一起,可以省下很多不必要的开支。”汪啸说。


目前,杭州在大力推进城市建设,一些直播基地面临拆迁整改,不少主播不得不思考下一个落脚点。时尚云村离杭州四季青服装市场不远,10多年前这里整个村就开始做电商,随着电商业态转型,这里的商家也开始做直播。但如今,这里显得有点冷清,在村中心广场,到处悬挂着宣传拆迁的横幅,不少商家不得不搬走,店面空置了不少。


薇娅消失,直播之城会塌方吗?

杭州无近忧,有远虑


短时间看,杭州对于主播们来说依然具有强大的吸引力。


奇致众略运营总监七条认为,杭州的最大优势是人和货源。来杭州之前,他所在的公司一直在做达人孵化,拥有几位几百万粉丝的达人,是当地头部MCN机构,但两年前,他毅然决定到杭州重新开始二次创业。


“我们把公司放到了杭州市区边上的富阳,还是很好招人。但以前在温州,想招人太不容易了。而且这边招的主播很有狼性,有的春节都不回家,准备一直播。”七条说。


目前,奇致众略手上一半客户是国内外一线品牌。七条表示,客户格局比一般的中小商家高很多,有的春节期间愿意付3倍服务费请主播不停播,不单纯为GMV,而是为了品牌调性。


更加开放包容的环境,也吸引主播留下。杭州砂糖文化运营总监陈默表示,电商主播会因为货源留在杭州;颜值类主播会因为开放包容留在杭州。尤其颜值女主播,在很多人看来是“不务正业”,回家乡做的话可能会被人指指点点。这两年成都直播圈发展很快,像无忧传媒这样的头部机构也在成都设置了分公司。


但从长期来看,杭州的产业结构现在过度依赖数字经济,相比之下,制造业显得黯然失色,这或许是杭州不能忽视的远虑。


知名媒体人秦朔就曾发文说,杭州的“传统”行业被颠覆得太快了,可能在别的城市是5-10年的时间,但在杭州却只用了三四年的时间!秦朔说:“这座城市搭着一辆‘创新’的列车,绝尘而去。但杭州所谓的创新又都是什么创新呢?创新的杭州,蒙上了三层滤镜,一层是金融、一层是网红、一层是数字屏幕。看上去精致完美,但深究起来又有些令人担忧遗憾。”


秦朔所指的三层滤镜都属于第三产业。据杭州统计局公布的数据,2021年上半年,杭州第一、二、三产业占比分别为1.77%、28.27%和69.96%,而2016年三大产业占比分别为2.8%、36%和61.2%。五年间,杭州第三产业占比大幅提升了近9个百分点,第一、二产业的占比持续下降,特别是以制造业为主的第二产业尤甚。


不仅规模占优,第三产业增速也把一、二产业甩在了身后,截至去年上半年,杭州第三产业两年平均增长8%,高于第二产业两年平均5.3%的增速。


国家十四五规划明确指出,要“保持制造业比重基本稳定”。从产业分布来说,杭州“偏科”严重,“软实力”突出,“硬科技”严重拖后腿。杭州在硬科技领域与同级别城市相比,有不小差距。在芯思想研究院发布的《2021年中国大陆城市集成电路竞争力排行榜》上,杭州位列第11位,低于北京、上海、深圳,更是排在无锡、苏州、合肥等城市之后。


杭州这座城城就像一个颜值高的特长生,优势项目非常明显,也很讨人喜欢,但如果只注重强项突出,而忽视其他科全面发展,一条腿走路是最容易摔跤的。

薇娅消失,直播之城会塌方吗?

关注公众号:拾黑(shiheibook)了解更多

[广告]赞助链接: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 爱尖刀 立场
本文由 发表,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 爱尖刀 )及本页链接。
原文链接 https://www.ijiandao.com/2b/baijia/421609.html

weinxin
关注公众号
更多精彩推荐!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