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生友请覆灭记,3亿烂账与一枕黄粱

  • A+
所属分类:电商热
摘要:鲜生友请滚动的财富雪球戛然而止,一场盘根错节的清算才刚刚开始。

鲜生友请覆灭记,3亿烂账与一枕黄粱

鲜生友请覆灭记,3亿烂账与一枕黄粱

记者 章航英

7月10日,杭州警方发布公告称,对杭州修养坊健康科技连锁有限公司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进行立案侦查,并对管理层张知豪、吴明明等人实施了抓捕。

天眼查显示,修养坊健康科技连锁有限公司正是杭州本地社区生鲜品牌“鲜生友请”所属公司,该公司成立于2017年3月,注册资本1亿元,吴明明掌控了94%的股权。

鲜生友请覆灭记,3亿烂账与一枕黄粱

今年5月上旬,鲜生友请所有门店在没有征兆的情况下全部关店,但贴出告示表示5月下旬将重新开张。这一消息,让本来还心存期待的会员、投资人、供应商彻底幻想破灭。

此外,据AI财经社披露,张知豪旗下的净水品牌万淳水机、餐饮公司下塌小灶都接连出现了资金问题,包括3亿元投资商欠款,5000多万供应商欠款,1600多万的员工工资、1000多万的消费者充值卡欠款。

实际上,鲜生友请不少员工也跟投了自家项目,成为这场资本游戏的助推者和受害者。

鲜生友请覆灭记,3亿烂账与一枕黄粱

创立2年,开店130多家,欠款近4亿,一朝崩盘,这就是鲜生友请的真实写照。

当黑暗中盘根错节的交易细节被披露出来,我们发现——这更像是一个把实体生意包装成标的,忽略自我造血能力,吸引加盟商和投资者不断进入的“资本游戏”。

鲜生友请的门店就像表面繁荣内部亏空的展示品,当它的输血链条全部崩溃,才彻底露出虚弱与溃败。

豪赌

小阳是鲜生友请会员维权者当中的一员,他去年底办了“充值三千送一千五”的储存卡,现在卡里还有1000多元。今年5月份,鲜生友请门店突然关闭,留下一张“公司被并购,暂停营业”的告示外,便音讯全无。多次投诉无果后,他正焦急等待公安机关处理的下文。

鲜生友请覆灭记,3亿烂账与一枕黄粱

记者拨通了店面告示上的联系电话,发现均处于“无法接通”状态。

直到5月15日,创始人张知豪在面对媒体采访时,依然表示:“暂时停止营业只是企业并购期间的正常情况,员工欠薪、消费者无处消费的困难,我们不会逃避。希望大家能给我们一些时间和耐心,让我们尽快处理并购事宜,在当月31日之前,一切货源恢复正常。”

并购的说法并不假,不过事实却是另一面。

当时与鲜生友请进行接洽的是来自广州的一家食品公司“广东壹号”。它在2018年进入社区生鲜领域,推出了一个社区生鲜品牌“鲜生壹号”,在广州本地开展业务。选择“鲜生友请”是希望借助其渠道优势向华东地区进行业务扩展,进一步完成新零售布局。

不过,5月31日,壹号食品宣布放弃了此次并购,并在6月12日发布澄清公告。

壹号食品相关负责人接受采访时表示,鲜生友请的经营问题比想象中严重,账目不清,管理混乱。

鲜生友请覆灭记,3亿烂账与一枕黄粱

此前意欲并购阶段,壹号食品曾承诺若成功收购,原先办理的会员储值卡可继续在新门店消费使用。

据AI财经社报道,壹号食品最后的并购方案是出资6000万元占股80%,用以盘活门店。1600多万的员工工资欠款,1000多万元的会员卡充值皆在其中,可谓诚意满满。

不过那时,张知豪拒绝了。他担心的问题,是如何避免被欠债的供应商起诉。

于是,一个更大的赌局出现了。如果赌“壹号食品”愿意接盘更多,包括餐饮的一笔烂账,以及所有投资商和供应商欠款。张知豪便能全身而退。这个数字超过3亿元。

不过他最终还是赌输了,满盘皆输。张知豪也失去了最后一丝翻盘的希望。

扩张

2017年4月,鲜生友请在杭州浙大紫金港开出第一家店,这一年末门店数量有20多家。2018年,鲜生友请门店数量迅速达到130多家。2019年,新增门店数量3家。

从时间节点上,可以发现一些端倪。鲜生友请的开店高峰期是在2018年,达到120多家门店。2019年的开店速度的刹车,也显现出当时公司经营状况已经出现异常。

2018年,很多公司收缩战线,捂紧腰带过日子。为什么鲜生友请却反其道而行之,大肆扩张?

这与鲜生友请的商业设定有关。相比陈列、流量、坪效这些经营数据,鲜生友请似乎只在乎一个数字--门店数量。一个“完美”计划是:先在杭州开出500家店,跑出模型后在全国进行复制,这一过程中发展加盟店,最后将门店供货的供应链打包上市。而承载这一系列采购、物流等供应链体系的正是如今的涉案公司---杭州修养坊健康科技连锁有限公司。

基于这个设想,鲜生友请以极低的价格吸引消费者,且并不在意前期盈利与否。它早期的打法便是“卖人气赚吆喝”,小阳介绍,他所在的社区门店几乎每周每月都会搞活动,且力度都不低。

一般来说,社区生鲜门店的毛利需要维持在20个毛利点左右才能维持盈亏平衡。而鲜生友请门店的毛利长期保持在7个点,根本无力支撑损耗、房租、人工,以及之后加盟商的分红。或许到家服务可以带来改观,但是这背后需要巨大获客、物流成本投入,因此之后也被放弃了。

忽视门店运营,以让利吸引流量,再高举扩张的做法让之后的亏损成为必然。2018年鲜生友请亏损6000多万元,越到年底亏空越多,最高时候每个月亏损1000多万元。

覆灭

鲜生友请创始人张知豪坦言,做生鲜就像是挖了个坑,把自己往里面填。在净水器加盟生意中如鱼得水的他不想错过社区生鲜的风口。但是他低估了社区生鲜零售的难度,也高估了项目预期。

如何填坑?张知豪做了两件事,一是寻求融资并购,二是大举招募加盟商。

前者,由于一度错误地高估了品牌的价值,鲜生友请曾拒绝了永辉、IDG资本、钱大妈等一批意向买家,错过了最佳“卖身”时期。后者,占据了鲜生友请30-40%的门店,以纯财务投资的方式进行每个月的分红,加盟扩张的模式让这场资本游戏再也没有刹住车。

鲜生友请覆灭记,3亿烂账与一枕黄粱

2018年初的一个雨天,鲜生友请在杭州钱塘江边的长安宴国际大酒店举行年会,到场上千名投资人,以家庭主妇、退休老人为主,其中绝大多数是头发花白的老人,他们缺乏稳妥的投资渠道,被鲜生友请的员工以感情牌套路进来,成为社区生鲜门店的投资人和消费者。

据一名早期投资人透露:鲜生友请的有两种投资方式,一是固定收益,不设投资门槛,一年期承诺10%的投资回报;二是股权投资,鲜生友请拿出门店49%的股权进行开放融资,股东出资、鲜生友请管理,出的是管理、人工、装修、选址、推广、商标等权益,占股51%。

一家普通社区生鲜门店的启动资金,满打满算也不过50万。相比之下,一家鲜生友请门店的开放投资额度大约在200万左右,投资人可以是一人,也可以是一群人,投资人风险自担,投资后按季度分红,销售承诺年化收益30%,预估三年回本,5年后可选择退出。

为了不断吸引投资人,门店需要人气,鲜生友请因此被人为制造出了一种繁荣的假象。

2018年末,鲜生友请搞了一个几乎让人无法拒绝的优惠活动:充值300送100,充值3000充1500,充10000送3000。消费者蜂拥而至,会员充值金源源不断进入账户。

鲜生友请覆灭记,3亿烂账与一枕黄粱

2019开年后,供应商讨债不成,直接断供,员工停薪罢工,门店逐渐关闭,直到被警方立案调查。

这场资本的游戏终于走到尽头。鲜生友请滚动的财富雪球戛然而止,一场盘根错节的清算才刚刚开始。那些蒙在鼓里的会员、投资者和供应商们,需要多久才能走出来?

编辑 杜博奇

weinxin
关注公众号
更多精彩推荐!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