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骑手输出第一县送外卖

  • A+
所属分类:电商热
摘要:他们为何离开、留下、回来?以及他们的县城骑手生活

记者 赵崇强 | 文 刘飞越 | 摄

中国哪个城市外卖小哥最多?答案只能是上海,这属于送分题,作为中国人口和经济都排第一的城市,拥有最多的外卖小哥,情理之中。

那么,哪个地方输出了最多的外卖骑手呢?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公司旗下饿了么蜂鸟配送发布的《2018外卖骑手群体洞察报告》给出了答案。颍上县,安徽阜阳的一个县城。

这也符合情理,颍上县是著名的人口大县,有超过170万人,比皖南地级市黄山还多,同时颍上也是全国劳务输出示范县,常年在外务工人员近70万人。

市场下沉,颍上的生活也被互联网悄然改变,口碑饿了么联合发布的《中小城市数字化活力报告》显示,2018年,颍上县在口碑饿了么平台交易增幅超过500%,线上商户数量增长4.2倍,骑手也比同期多了一倍,而单王工资更是从最开始的月薪5千元增长到超过万元。

我在骑手输出第一县送外卖 

安徽颍上县,全国外卖骑手输出第一县

在这个为全国输出外卖骑手最多的小县城,活跃着一群服务于家乡的外卖骑手,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有外出务工的经历,其中不乏在别的城市送过外卖的。我们找了3位骑手,聊了聊他们离开、留下、回来的原因,以及各自的县城骑手生活。以下为骑手自述:

目标40岁退休,开房车环球“侣行”

我在骑手输出第一县送外卖 

陈磊,29岁,前杭州外卖小哥

两年前俺从杭州回到颍上,主要是为了小孩,老大马上要上小学了,幼儿园可以糊弄糊弄一下,上小学就应该认真了。

之前老大大部分时间都是在颍上,俺妈带,上一辈带小孩也不是说不好,但总归理念上有差异,他们觉得吃饱穿暖就好了,对小孩也比较溺爱。所以老大就脾气不是很好,老二性格会好一些,比较开朗。

刚回来的那半年,确实有点不适应,在大城市只要自己过好就行了,没那么多复杂的关系,挺自在。在家是个熟人社会,总有各种数不清的关系,叽叽喳喳的,虽然当着你面不会说,背后肯定有议论,说些什么俺也知道,无非就是“在外面混得不好才回来”之类的,不过俺也不去计较,他们说他们的,我过我自己的。

初中下学就出去打工了,下过厂,当过保安,先是在杭州西湖电子,给电视调屏,也没干多长,一年多,那时候小年轻,哪能待得了。后来去了宁波,在美的空调,上夜班,受不了,就回杭州。在下沙,工商大学当保安,比较稳定,学校管吃管住,水电全免,基本上没啥消费。后来当了中队长,有个单间,空调、冰箱、洗衣机啥全有,在学校吃的话,食堂半价,生活基本有保障。

那时候外卖兴起,下班了闲着也没事,就去干众包,一个月有个一两千。当时俺媳妇儿在一鸣当店长,俺俩加起来一个月有一万多。

为了孩子,不想回也得回了,为啥,在杭州上不了学,也上不起学,没有户口上不了公立,私立那老多钱,俺们也没钱。

在杭州的时候也想过买房子,当时房价还没开始涨,下沙也就六七千。工商大学对面的宝龙城市广场,刚开盘时卖1万,好多人买,后来卖不动,开发商就降价,降到8000,原来买的那些人不干了,围在售楼处,要求不能降价,俺们被调过去维持秩序,G20之后房价大涨,就没人闹了。

回来也不知道干啥好,小舅子在饿了么送外卖,说这个收入比较稳定,单王一个月一万多,俺就来了。再说,第一学历不够,第二别的还能干啥呢。媳妇在幼儿园当幼师,一个月一两千。

没啥娱乐,休息的时候刷刷抖音,以前爱看玄幻,看得多了,基本上看了开头就知道结局是啥,现在觉得特幼稚。

喜欢看《侣行》,就是那个张昕宇、梁红,很羡慕那种生活,打算干到40岁就退休了,所以跟孩子说了,18岁之后你们就靠自己了。不是有句话嘛,人这辈子,来都来了,想到处走走看看,整个房车,想去哪去哪。

送外卖这行,不一定你IQ要有多高,但必须要有

我在骑手输出第一县送外卖 

 孙耀蒲,39岁,前美容院老板

我在颍上开了10来年美容院,小的、中的、大的都开过。小的挣钱,中间的不挣钱,大的亏钱,大的光美容师就有20来个,一个月的开支,光工资就10来万。

亏钱是因为对市场把握得不够精准,三年前经济下滑,大环境也不好。主要还是自身的原因,盲目扩大规模,超过自己的承受范围。当时想着,不就那两三百万吗,不行的话大不了重新开始挣。二十几岁三十来岁讲这个话还有底气,可能像我这样的社会底层小人物,境界就在这里了,厉害的人六七十岁照样还能东山再起。

去年把店关了,设备器材,留下一些开了间小的交给亲戚打理,自己在家歇着,带小孩,后来觉得老是闲着也不是个办法,得找个事干啊。再去做生意,自己也没那么大的资金了,也不知道到底该干什么,比较迷茫惆怅,我跟朋友聊天的时候知道,外卖这样虽然辛苦一点,但收入还是比较高的。

就这样四个月前去了饿了么,相对于我这个年龄来讲,在外面受过苦的,我认为它不辛苦,开美容院的话也辛苦,我有时候早上6点钟起来,到晚上11点才休息。这是两种概念,什么心都不操,干一单就有一单的钱拿,不用想着我下个月的工资怎么发。

虽然讲送外卖是个体力活,但也是要靠脑子的,比如系统有给你派单,首先我要规划一下路线,我要知道每个商家的出餐速度,来决定先拿哪家后拿哪家,需要现做的,色拉啊,不能提前拌好,提前三五分钟给他打个电话。

干我们这行,不一定你IQ要有多高,但是你必须要有。单王也不是闭着眼睛光抢单,也是脑力和体力的一个结合吧。

我的时间是比较受限制的,不像他们晚上能跑到十点十一点,一个月挣个万把块都是没有问题的,我是七点半之前必须下线,小孩托管七点半我要接他回家了。

周末的话,礼拜六八点半学围棋,下午我妹帮我看半天,礼拜天下午他要学绘画,时间安排得比较满。对小孩有点过意不去,周末也不能带他出去逛逛。

他也没有觉得送外卖的就怎么样,我去接他,有小孩议论“送外卖的来了,送外卖的来了”,最开始我想我从事这个行业,我儿子心里会不会有点那个什么,因为现在小孩嘛都有攀比心,我私下里也问过他,爸爸做这个事情你怎么看,他说,没有啊,这有什么。我儿子还问,爸爸你今天跑了多少单,有一次跑了72单,第二名,我儿子说,爸爸真棒。

我刚开始跑的时候,有时候我一下班,立马把这衣服脱掉了,接我儿子上学我也立马把这衣服脱掉,但现在呢,我每天都穿着,已经习惯这份职业了。颍上的平均工资不到三千,做这个能到六七千,就是有点累,但是现在也没有不累的行业。

我老婆常给我说,人这一辈子,都是在演戏,剧本已经给你写好了,没有什么后悔一讲。

送外卖,赚的钱够还花呗就行了

我在骑手输出第一县送外卖 

郑丹丹,27岁,宝妈

我小时候的理想是长大了去当兵,可是初中毕业那会儿不要女兵。所以就去了宁波,父母一直在那边,我爸在建筑工地,我妈在电器厂。那时候小,就和我妈一起,电器厂都是年纪大的,玩又玩不到一块去,后来去了服装厂,那里活比较细,年纪大的干不了,年轻人比较多。

那会儿没想过要回来,就想着在外面多好玩多好玩。以前搁家上学时,和奶奶一起,天一黑她就让我睡,天一亮就让我起床,感觉很压抑。出去后可以好晚不睡觉,也没人管我,感觉很好。下班了去蹦迪,不忙的时候一周要去几次,星期六是肯定要去的。自从有了孩子就没出去玩过了,那时候好奇心比较重,现在年纪也到了。

最多的时候工资有五六千,早上六点多上班,忙的时候晚上到十一点多下班,时间久了就觉得累,不想干了。也做过别的工作,对宁波没有归属感,啥是归属感,就是心里踏实的地方。17年的时候回来的,因为孩子大了要上学。

回来后,有次自己搁家点外卖,看到招聘骑手的广告,打个电话就去了。之前做美甲,从早到晚要一直呆着,时间不自由。送外卖是因为时间好,收入也差不多。可以帮忙带带孩子,一个月有个两三千块可以拿。有事儿就少跑点,没事就多跑点。

一个月够700单就可以了,达不到没有保底工资。我妈说我一到700单后就不努力了,还讽刺我说,跑多了多出来的钱会压死我。

口罩、防晒服、冰袖、手套是必备的,再戴个墨镜,防晒喷雾塞座位底下,闲着没事干了就喷一下,刚开始有几天没喷,就晒得比较严重,看上去有点黑。

小孩也没觉得送外卖怎么样,他们自己搁家里“送外卖”,从这个房间送到那个房间,带个帽子,骑扭扭车。

手里有钱我能花完,没钱也就那样,我一个月就照着那点工资花,老公的钱就留着养孩子。买东西主要上网买,带着小孩逛街也逛不出什么头绪,能用的不能用的,先买了再说,啥都买。

他们都说送外卖好累好辛苦,我觉得还好,因为我跑得少,够还花呗就行了。

weinxin
关注公众号
更多精彩推荐!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