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寂了几年的O2O卷土重来,这次瞄准的是助听器

  • A+
所属分类:电商热
摘要:互联网会改变全国7000多万听障人士的生活吗?

记者 赵崇强

说起助听器,要从两个看起来没什么关联的人开始。

沉寂了几年的O2O卷土重来,这次瞄准的是助听器

第一个人是乐圣贝多芬,早早失聪的他“要扼住命运的喉咙”,即便耳朵听不见,依然创作出第九交响曲等传世之作,这个故事作为励志的样本被几代人津津乐道,其中最高潮部分是贝多芬咬着一根木棍抵在钢琴上,通过震动来传导声音。

这根类似于上古助听器的木棍多半是后人附会强加的,不过贝多芬倒是真的使用过助听器,他的朋友美尔策尔为他制作的,一米来长的、厚重的、铜制的、长得像小号的玩意儿,那是1810年前后。

沉寂了几年的O2O卷土重来,这次瞄准的是助听器

贝多芬曾使用过的助听器 来源:Wikipedia

另一个人是贝尔,就是发明电话的那个贝尔,他的听力没有受损,不过妻子和母亲都是聋人,这深刻地影响了贝尔的生活,促使他研究声学和听力设备,最终使贝尔在1876年获得了第一个美国电话专利。在贝尔研究的基础上,美国电气工程师由米勒·里斯·哈奇森发明了第一款电力助听器。

除了一系列发明,贝尔留给世人最大的遗产是贝尔实验室,诞生于此的晶体管改写了整个信息产业,顺便也奠定了现代助听器的基本形态——用电子元件处理声音。

贝多芬的例子说明,早在两百多年前人类就明白了助听器的基本原理——放大声音,而贝尔的例子告诉我们,助听器在朝着精细化的方向前进。

1

这门古老的生意对许多人来说却是陌生的,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听力受损和视力受损并没有什么差别,就像是视力不好的人,需要佩戴眼镜一样。助听器,对于这些听力障碍者来说,也是必不可少的东西。然而,助听器的普及程度可远远不及眼镜那么高。

据世界卫生组织估计,2017年全球约有3.6亿人,正在遭受听力受损的折磨。北京听力协会的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残疾性听力障碍人士约为7200万,佩戴助听器的不到5%。助听器,依然是只属于少数人的东西。

家住杭州临平的钟伯今年72岁,退休前是杭州电视厂的测试工人,为不少西湖牌彩电调试过声光电,不过随着年岁增长,听力越来越差,在家里,家人需要大声喊,他才能听见,走出家门,面对嘈杂环境,就无法与人交流。

他的儿女们颇为孝顺,曾给他买过一副助听器,不过没戴几天就被钟伯束之高阁了,因为噪音太大。这是很多听障者选配助听器时会碰到的最大问题。

这是因为,每个听力受损的人所面临的情况都不尽相同,具体来说,声音分高中低频,有的人听不见高频,有的人听不见低频,而且受损的程度也不同。

钟伯子女购买的是通道数较少助听器,无法精细控制多个频率声音。通俗地说,戴上的可能结果是原本听不见的频率固然可以被听见,但原本听得见的频率也被放大了,这就是噪音的来源。就像广谱抗生素一样,杀死有害病菌的同时,也杀死了有益的细菌。

沉寂了几年的O2O卷土重来,这次瞄准的是助听器

助听器“三分靠产品,七分靠验配”

业内有句话,助听器“三分靠产品,七分靠验配”,验配过程要比配眼镜复杂,需要做听力客观检测、主观评估、不舒适域、舒适域等各项检查,根据听力损失的原因和性质,判断属于哪一种耳聋。光是检查这一项,就要一两个小时。之后还要取耳样、定制、调试。

钟伯在网上查阅到这些专业知识,通过比对,找到了“海之声旗舰店”,不过动辄数千上万的价格还是让他望而却步,“这么贵的东西,万一不合适怎么办?”所幸,这家门店有“1元试戴”服务。经过听力测试、佩戴调试等步骤后,钟伯拿到了为他独家定制的助听器,和之前的那副相比,高下立判。为此,他还专门给门店写了封感谢信。

2

助听器市场是一片蓝海,有行业研究报告指出,2018年,全球助听器市场已经达到了53亿美元的规模。到2020年,这个数字有望达到69.13亿美元。

面对如此巨大的市场,互联网早已介入,成绩却不怎么理想。虽说线上销售也在增长,目前通过互联网销售的助听器占行业20%,但销售额只占2%,平均单价仅200元,低价位也意味着产品的质量水平普遍偏低。

老年人是助听器的最大使用群体,而线上购买助听器的主力却是他们的子孙后代,他们尽孝心切却没有时间,也没有专业的知识,匆忙之中未能选择合适的助听器。

这是由助听器自身特性所决定的,隔着屏幕,消费者无法满足对产品实际体验,更不用说个性化验配,线上线下结合或许是一条值得尝试的道路。

沉寂了几年的O2O卷土重来,这次瞄准的是助听器

全国已有6000多家门店接入阿里健康助听器O2O项目

上文提到的“1元试戴”,是阿里健康新近落地的助听器O2O项目的一部分,用户在淘宝天猫搜索“助听器”或同类关键词,搜索结果第二栏会根据地理位置推荐附近的门店,目前全国已有6000多家门店接入,覆盖大多数城市。除了1元试戴,还有9元接送,99元上门以及特权定金、抵用券等内容。

“1元试戴”可以打消老年人对助听器高昂价格的疑虑,9元接送和99元上门可以为行动不便的老人提供帮助。更重要的是,有一些老人认为耳朵不好使了是岁数变大的正常现象,不仅觉得没有必要戴助听器,还怀疑其效果,“1元试戴”可以降低他们的试错成本。

受惠于这个O2O项目的不只是钟伯,随着年岁增加,许女士的舅舅也饱受听力受损之苦,尤其是在他住院后,平时说话听不清楚或许不太要紧,但弄错医嘱后果不堪设想。她想为舅舅配一副助听器,却面临舅舅行动不便无法外出的难题。在地图上搜,最近的也有几公里远,她抱着试试看的心态给其中一家打了电话,结果让她喜出望外,这家惠耳听力的门店刚接入O2O不久,可以提供上门验配服务。

weinxin
关注公众号
更多精彩推荐!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