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离开世界500强做起外卖,竟然是因为找不到工作?

  • A+
所属分类:电商热
摘要:二胎妈妈职场生存指南。

她离开世界500强做起外卖,竟然是因为找不到工作?

 

记者 蒋婵娟

最近,一部高分日剧《坡道上的家》火了。

这部剧从一个震惊日本社会的虐待杀婴案讲起,年轻的妈妈安藤水穗,将出生仅8个月的女儿放入浴缸溺毙,引发了大家对于“丧偶式育儿”的关注。

她离开世界500强做起外卖,竟然是因为找不到工作?

《坡道上的家》剧照

当中有一个情节,审案女法官要调动工作,领导再三跟她确定家庭情况,她反问,“如果我是个男的,你还会问我这些问题吗?”

现实生活中,同样承担高压力的女性并非少数。社会规则仿佛认定母亲应该为陪伴孩子付出更多时间,甚至放弃职业理想。

“30岁以前做到大公司的管理层。”初入社会的袁溪,野心勃勃。

“在照顾好家庭之余,可以有一份小事业。”现在袁溪,变得更加平和。

袁溪的履历很漂亮。上海师范大学广告学毕业后,进入了位于世界500强的德国药企工作多年,随后又进修了北京大学的研究生学位。

而现在的袁溪,没有穿着职业装,也没有穿梭在高档写字楼之间,她在很多朋友不理解的眼光中,穿上了制服,戴上口罩,在门店摇起了奶茶。

宝宝的降临让袁溪暂时停止了职业发展,可这一暂停之后,她发现自己再也无法回到原先的位置。

简历最先被刷掉的人

北大研究生学历、外企十年工作经验,袁溪觉得自己要找一份工作应该不算难事,可现实给了她重重一击。

袁溪是土生土长的上海姑娘,一路走得顺风顺水,大学毕业后就入职了一家世界500强的德国药企。德企规模不小,光袁溪所在的负责公关外宣的部门,就有几十号人,流程化的运作下,大家分工明确,工作有条不紊。工资优渥,工作轻松,袁溪是惹人羡慕的。

她离开世界500强做起外卖,竟然是因为找不到工作?

袁溪

在工作之外,她还在北京大学修了一个研究生学位,她心里埋了一个小小的目标,希望自己能像部门领导一样,30岁之前踏入管理层。那时候,只要袁溪一登陆招聘网站,稍微动一动简历,就能接到无数猎头的电话。

直到2014年,袁溪迎来了第一个转折点:生孩子。她休完产假回归到岗位后,发现自己原先的领导跳槽到了一家美国企业,并向她抛来了橄榄枝。

跟原先德企的流程化不同,这家美企在上海刚完成一家企业并购,工作覆盖面显然更广,内容也更加复杂,希望能有更多职业成长的袁溪心动了。

袁溪变得比以前更忙碌。由于和美国总部存在时差,部门的电话会议一般都在晚上九点才开始,这是她一天难得和孩子相聚的片刻。袁溪发现,孩子和工作逐渐站到了天平的两端,拉扯着自己。

“刚开始觉得事业最重要,但跟孩子慢慢相处之后,感情越来越深,就会觉得陪伴他更重要。”工作让袁溪几乎很难和孩子吃上一顿完整的饭,坚持了两年多,她最终选择了辞职一段时间,去陪孩子成长。

“为什么辞职的不是老公,而是你?”

“当时老公的工作也很忙,理所当然觉得应该我离职。”

很自然地,大多数家庭都由妈妈来承担照顾孩子的责任。之后,袁溪又迎来了第二个宝宝,这让她的事业暂停期被无限延长。

随着孩子一天天长大,袁溪终于可以腾出时间做自己的事情,去年她打开了好久没动过的简历,选了几家公司投送了出去,但都如石沉大海。直到三天后,袁溪接到了一个猎头的电话。

对方大约是一个刚入职不久的小姑娘,介绍起岗位来都有点磕磕绊绊,袁溪不禁有些心理落差,以前都是资深猎头来联系自己。耐着性子花了半个多小时,袁溪配合她做完了所有的问题,然后在五分钟后,就接到了反馈,“不好意思,你这个情况,用人单位说不考虑。”

离开职场三四年,家里有两个孩子,在上海竞争激烈的人才市场里,袁溪发现自己成为了那批简历最先被刷掉的人:“换做我是用人单位,恐怕也不会要自己。”

三个妈妈一家店

这样的事情不止发生在袁溪身上,她的两个宝妈朋友也遇到了同样的情况。

这天,三个人坐在一起一合计,既然回职场那么难,要不索性合伙开个店,刚好三个人各有所长。袁溪擅长外宣,可以负责店铺运营,另外两个朋友,一个原先做人力资源,可以专注招聘和培训,另一个原先做财务,就担负起采购和盘点工作。

她离开世界500强做起外卖,竟然是因为找不到工作?

袁溪和她的合伙人

女生都爱甜品,袁溪觉得这个消费几乎没有年龄门槛,她们把经营内容定在了饮品类,但市面上饮品品牌不在少数,加盟哪一家是个问题。最后,还是自家小朋友给了她们灵感。

去年11月,袁溪和朋友的奶茶店开业了。开业不久就有不少客人慕名而来,在附近商圈也小有名气,因为跟一般的奶茶店不同,她们开了家主题奶茶店,店里有个大明星:熊本熊。这个年仅5岁的卡通形象,不但受小朋友欢迎,不少年轻人也是它的粉丝。

“我很认可把IP和奶茶相结合的想法。IP是自带流量的。”袁溪觉得,对于刚起步的店铺来说,熊本是吸客的一大关键。即使IP可能有一定的生命周期,但哪怕更换新的IP,也会有新流量进来,这比品牌生命周期结束,更换新的品牌会更具延续性。

她离开世界500强做起外卖,竟然是因为找不到工作?

在查看了周边用户的用餐习惯后,袁溪还发现,自己门店所在区域,用户点外卖十分频繁,这无疑是另一大流量所在。开业不到一个月,袁溪就接入了饿了么外卖平台。

当线上流量涌入之后,新店的问题却随之暴露。堂食和外卖订单的高峰期一般集中在每天中午。一到这时候,一圈客人围着等取茶,外卖小哥不断涌入,伴随“快点、快点,要晚了”的催单,让店员们手忙脚乱。慌乱之下,外卖忘放吸管、加错小料的事情偶有发生。

为了提高效率,袁溪决定责任到人,由专门的店员在高峰期盯外卖订单。如果接到几十杯的团队大单,她会先致电给客户,告知可能会晚些送达,从而缓解外卖小哥的焦虑情绪。“其实,就是多沟通,大家相互理解。”

妈妈的工作节奏

“柚子茶无糖会很苦哦,建议半糖呢。”

“果茶里面加红豆口感会不协调,要不要给您换成加椰果。”

在很多人眼里,袁溪是一个有些固执的老板娘。对于客户的一些点单,她总会时不时提出一些自己的想法。可用袁溪自己的话来说,她这是对每一杯饮品的口感负责。在开业之前,店里所有的饮品,配合不同的甜度、配料,袁溪都一一品尝过:“我会推荐自己觉得最好喝的口感给他们,当然,最后还是尊重客户自己的想法。”

她离开世界500强做起外卖,竟然是因为找不到工作?

在袁溪店铺的外卖单里,有一款其他加盟店没有的产品,一款手打的气泡水。配送成为了它上线的拦路虎。如果按照一般奶茶进行塑封,配送过程中的颠簸,会让气泡膨胀导致杯子炸裂,但如果不塑封,途中又难免出现倾倒外撒。为了避免差评,别的加盟店都选择把它作为一款仅限堂食的产品。

但袁溪分析销售数据发现,这款产品属于店铺的明星产品,如果只是由于包装问题难以上线,对于店铺来说,是一笔不小的损失,于是,她当起了外卖小哥。

每天下班,袁溪都带着不同包装的气泡水回家:全塑封、全塑封开孔、塑封加杯盖,加杯盖。通过多次实验,她终于找到了让气泡水不会漏出,过程中也不会造成爆裂的包装方式,她的“一根筋”让这款产品成为了所有品牌加盟店中的独家外卖。

跟一般商圈里“做二休五”的模式不同,袁溪和朋友选择的开店地址,是一个被写字楼包裹的商场,附近公司的白领人群是商场的主要客群。因此,它有一个特点:周一到周五流量大,周六、周日流量少。

“这才符合我们做妈妈的工作节奏啊。”袁溪解释,周一到周五,孩子去上学了,店里生意比较红火,自己和朋友有更多时间,到店里守着,跟客人进行交流沟通;周六日,孩子在家的日子,客流比较少的情况下,就可以把店交给店员,大家放心在家陪孩子。

“退一步,换种方式生活,可能会从绝望中找到希望。”对于陷于纠结的妈妈们,这是袁溪最想说的。

编辑 陈晨

weinxin
关注公众号
更多精彩推荐!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