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共享精神被破坏,到底是谁的损失?

  • A+
所属分类:电商热
摘要:强权政治筑起隔离墙后,还有人相信“科学无国界”吗?

科学共享精神被破坏,到底是谁的损失?

科技有温度。

记者 贡晓丽

近日,美国政府或机构频繁对华人学者或学生出手,从埃默里大学解雇华人教授夫妇、安德森癌症中心驱逐华人科学家,到数十名中国学者赴美签证被吊销或遭行政复审,再到欲立法收紧中国学生及研究人员签证,美中学术交流面临的阻力正在向更广泛的领域辐射。

科学共享精神被破坏,到底是谁的损失?

“学术研究正越来越多地被卷入美中之间的政治紧张局势中。”当地时间18日,美国学术期刊《自然》以此为题刊文称,包括国际学术会议、学者签证、科学资助等在内的学界各个方面都已经受到地缘政治影响。

五年前,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院长Collins在中国发表演讲称“科学不分国界,知识属于全人类”,如今听来,仿佛隔世。

美国的高压政策,有人认为或许是中国的机会,大批顶级华裔科学家可能因此回到中国。也有人认为这是科学的灾难,担心是否还是“科学无国界”,未来国家间的科研交流还会顺利吗?

科技铁幕正在落下

随着媒体的频繁曝光,李晓江的名字和经历被大家所熟悉——国家千人计划特聘教授,中国科学院遗传与发育生物学研究所分子发育生物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博士生导师,暨南大学粤港澳中枢神经再生研究院教授——其美国埃默里大学杰出讲席教授的身份刚刚被抹去。

科学共享精神被破坏,到底是谁的损失?

李晓江近年来潜心于非人灵长类基因修饰模型的攻关研究。由于他在美国的实验室主要是用小鼠来构建神经退行性动物模型,用大型动物如非人灵长类动物能更好地模拟人类神经退行性疾病特征,而这类研究在国外难以申请,国内的申请要相对容易开展。

他的双国生活因为科研就此展开,也因为科研划上句号。

好在暨南大学校长宋献中透露,暨大决定全盘接手李晓江团队的所有教授、人员归国,安排场地、实验室等继续从事研究。同时表示希望有更多的学者能回国从事科学研究。

曾经在网络流行一句学术科研无国界的说法,从现实情况来看,并非如此。“拒签、解雇,在美华人学者遇寒流。”“美国之音”这样评论。有学者表示,这不仅会给中美两国带来损失,也将对全世界的科技进步与经济发展产生负面影响。

一年多以前,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局长在国会质询中说,所有中国学生和研究人员,对美国“整个社会”的生活方式构成威胁。在他看来,每个拥有中国血统的人都不能信任。这一言论令美国华人不寒而栗。

其后的一系列事件,都可看做是上述质询之后的事态演进。有人认为这是种族偏见,有人认为这是另一种形式的“麦卡锡主义”。科研合作的环境因为政治局势紧张而遭到破坏,科研铁幕正在落下。

科学的共享精神被破坏

在先进技术和研发能力大规模跨国界转移,科技全球化愈演愈烈的当下,科技资源已经在全球范围内自动获得优化配置。

科研铁幕的落下,破坏的是科学最本质的共享精神。科学研究的特征是创造性和人类共享进步性,合作共享更容易出成果,这已经被多项伟大的科学发现带给全人类的进步所证明。

1989 年,蒂姆·伯纳斯·李开发出世界上第一个Web服务器和第一个Web客户机。他为其定名为World Wide Web,就是我们所熟悉的网页地址中的“WWW”。

科学共享精神被破坏,到底是谁的损失?

后来,蒂姆发布了万维网的源代码,它的通用性使万维网脱颖而出——只要有台能连网的电脑,任何人都可以登上万维网,并在源代码的基础上做自己想做的改动。

蒂姆坚信,万维网应当和专利、收费、会员、权限等名词划清界限。这样,用户才能设计或使用自己心仪的产品。

万维网背后的理念既简单又崇高,它希望世界各地的人都能合作起来共同解决世界上的问题。后面的故事,在其基础上生长出的苹果、微软、亚马逊、Google和Facebook,无需再提。

科学研究是极艰巨的创造性劳动,需要付出艰苦的努力,要有合作的勇气和毅力克服困难,努力攻坚,才能获得新的发现。人类基因组计划(HGP)的开展体现了这一点。

HGP是由美国科学家于1985年率先提出,于1990年正式启动的。美国、英国、法国、德国、日本和我国科学家共同参与了这一预算达30亿美元的项目。截止到2005年,人类基因组计划的测序工作已经完成,揭开了组成人体2.5万个基因的30亿个碱基对的秘密。人类基因组计划与曼哈顿原子弹计划和阿波罗计划并称为三大科学计划。被誉为生命科学的“登月计划”。

是谁的损失?

科学研究合作创新的例子不胜枚举,人为加筑壁垒,将给两端的哪一方带来损失,还不一定。

近日,外媒文章China's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Supremacy(中国的人工智能优势)提到,抛开偏见,中国的文化规范对人工智能的影响将比美国科学家做的任何事情都要大得多。

外媒文章作者花了很多时间与在亚太地区运营的跨国公司合作。他发现中国人正在开发着人们所见过的最先进的人工智能系统。数据集是天文数字,数据的访问是不受限制的,几乎具有100%的纯移动性。而当下竞争如此激烈,只有最好的系统才有机会。

欧洲国家制定了《通用数据保护条例》(GDPR),美国政府要求Facebook、苹果、亚马逊以及谷歌等科技公司在国会作证,以便美国能够制定出自己版本的GDPR。

科学共享精神被破坏,到底是谁的损失?

当欧洲和美国就数据隐私可能意味着什么或不意味着什么进行比较的时候,在中国,交易、支付、地图等应用都已经在实践了。

比尔·盖茨曾发表观点,给人工智能划定国界是很困难且有问题的,因为很多时候人工智能是全球合作的结果。科研国际合作是世界科学技术发展的大趋势。人工智能研究的基本材料是大数据,数据涵盖的范围越广泛,研究成果就越出色。

有专家指出,在20世纪,我们的研究是以国家为单位;进入21世纪,研究工作不再局限于一国之内,有越来越多的研究工作是跨国合作,即以全球体系开展合作研究。

打破合作,受影响的不仅是AI领域。我国关于学术论文流向海外的讨论由来已久,2019年预估中国学者需向国外39个期刊杂志缴纳版面费10亿元左右。

国内学术界“一流和二流稿件投国外,三流和四流稿件投国内”的现象屡遭批评。如果学术圈分裂持续升级,国际顶级学术期刊会不会减少对华人科学家的论文收录,从而反向促进我国的论文期刊的繁荣,也未可知。

《自然》中的报道援引天津大学药学院院长西格尔的话称,近年来,中国已没有那么依赖通过与美国合作来提升自身的研究水平。他认为,中国拥有自己的资源,包括丰富的研究设施、庞大的劳动人口和强大的资金来源。

科学是流动的,科学家更是流动的。“(中国)学生和投资者已将欧盟视为一个对职业机会和商业发展来说更具吸引力的地方,它被认为比美国更开放,也更愿意接受和中国的合作。”文章说,中国的研究人员“会去欢迎他们的地方”。

科学与政治,纠缠的两极

科学界的分裂,从科学进程的角度,肯定是弊大于利,但是受到国际政治的影响,甚至作为了谈判的砝码,却有着无可奈何的原由。

清华大学人文学院科学史系教授告诉记者,科学从来都不是孤立存在的,在现代的科技体制下,科学家们想要斩钉截铁地与政治家们进行切割,简直难上加难。

他认为,以往人们认为科学就是追求真理和自然界的客观认识,实际上在现实中和对科学技术与社会的研究里,普遍的观点认为科学不可能逃避开政治,科学家存在于特定的国家和机构,在特定的单位工作,不可能纯粹一心为了理想化的目标做事,会受到包括政治、国别、宗教等等因素的影响。

科学的核心精神是求真,而政治的核心是处理不同利益群体的关系。两者具有必然的矛盾。

虽然科学家不得不为争取基金而避免与政治公然对立,但在一个正常社会中,科学仍然具有坚持自我认定的标准的能力,仍然可以在很大程度上拒绝实质性的泛政治化。这也恰恰是科学之所以为科学的原因之一。

科学的发展确实需要打破国界和隔膜,但理想状态不可能完美实现,毕竟科学也处在特定的时代环境下,会受到政治或其他因素的影响,如此而已。

同时,我们也应看到,事态不断发酵,“在意”本身说明这件事对我们是有影响的,至于如何评估这件事的程度、大小以及背后的民族、国家意识形态,又是另一回事。

weinxin
关注公众号
更多精彩推荐!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