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事长意外去世后,被巨头围剿的优速还能保住第一吗?

  • A+
所属分类:电商热
摘要:大件包裹为何成了香饽饽?


记者 蒋婵娟

算起来,余联兵和妻子已经去世20多天了。至今,死因成迷。相应地,优速也已在失去创始人的阴影下运转了20多天。

4个月前,优速意气风发地宣布大包裹市场占有率排名第一,并且开始盈利;4个月后,物是人非,群狼环伺,巨头们火速“围剿”大包裹市场,二梯队的优速难以招架。

董事长意外去世后,被巨头围剿的优速还能保住第一吗?

4月初,百世快运率先贴出了大件电商让利海报,安能、壹米滴答的让利文件随后跟上,价格战在大件快运市场打响。随后,顺丰在官网首页放出了“大件包裹,不负‘重’托”的宣传语,打出了航空运力极速送达保障,加码大件包裹。

相比与增速放缓、梯队日渐成型的快递市场,仍处于上升期的大件快运市场还未出现寡头企业,企业们跑马圈地正当时。既然是块“肥肉”,自然不缺争夺者。

在快递上市企业中,除了跟“快捷”反目的申通搁浅了大件的快运业务,三通一达、顺丰都涉足其中,货运起家的德邦在大件快运方面驾轻就熟。此外,安能、壹米滴答等企业更在大件快运行业布局已久,巨头围剿之下,留给优速建立“护城河”的时间恐怕不多了。

抢占大包裹

优速现在的对手,已经不单是德邦、百世这些“老对头”。

去年伊始,顺丰就推出了20-100kg重货包裹和100-500kg小票零担。随后3月,顺丰又以17亿元收购新邦物流71%的股份,建立了独立的快运公司“顺心捷达”,补充原先顺丰500-3000kg的产品线空白。到了今年4月底,顺丰进一步加码大件包裹,打出“大件包裹,不负‘重’托”的标语,聚焦10kg以上的物品,丰富大件包裹矩阵,并用航空运力来为大包裹时效护航。

董事长意外去世后,被巨头围剿的优速还能保住第一吗?

“三通一达”自然也不甘人后,在2018年也没歇着。除了跟“快捷”反目,暂时搁浅了快运业务的申通,圆通把重货快运服务作为未来推送的“三网并行”战略当中的一网,中通快运融资1亿多美元,用于建设快运网络、提升增效,韵达推出了168大件,定位于10-68kg大件包裹产品。

再看在大件市场扎根已久的德邦物流,在去年7月更名为德邦快递,同时宣布推出大件快递3.60 产品,主打3-60公斤段的大件快递产品。而同样主攻快运市场的百世快运、安能、壹米滴答自不必说,也在加快着抢占市场的步伐,从4月打响的价格战中,就可窥探一二。这个曾经被德邦创始人崔维星称为“一眼望去没对手”的市场,如今已经群狼环伺。

2018年,被称为快运市场发展的元年。业内人士判断,2019年,这个市场会继续爆发式增长,各个企业都想扩大市场占有份额,快速建立自身“护城河”。

今年3月,在百世快运网络大会上,百世快运总经理柳涛就以“激进,放开打”五个字定调了百世快运2019年的市场策略,并把2019定义为“鏖战的一年”。到了4月初,百世快运最先下手,用一张电商大件让利海报,向其他企业“宣战”。

董事长意外去世后,被巨头围剿的优速还能保住第一吗?

瞄准电商

从明确发布海报,宣布加入价格战的百世、安能以及壹米滴答来看,电商大件成为企业们竞争的关键词,百世更在网络大会上喊出了All In电商的发展方向。

电商的逐步成熟以及快递行业的迅猛发展,不断改变着消费者习惯。他们从在网上只淘便宜、小件的电商初级阶段的消费模式,演化成愿意在网上购买高价值、体积大的商品的消费理念,这给大件快运带来了极大的发展空间。

公开数据显示,去年天猫双11有 83 个家具家电品牌进入“亿元俱乐部”,同比增长 29.7%,占到总数的35%。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预测,到2020年,大家电、家装等品类电商渗透率将分别达到 55%和 25%。

董事长意外去世后,被巨头围剿的优速还能保住第一吗?

易观发布的2018年《中国大件快递白皮书》统计,中国大件配送市场规模预计达2100亿元,到 2025年,预计将上升至4100亿。大件电商是大件物流增长的重要动力,因此也不难理解,为何这些企业们要上足“弹药”,瞄上电商大件。

不过,随着消费升级,电商消费者正在从价格敏感型消费,变得更加注重服务与体验。光靠价格战似乎并不能完全奏效。不少家具、家电等大件商家都表示没有太关注到快运的价格战,也不会因为一些快运公司降价,立马改变合作公司。

比如林氏木业就表示,公司在选择合作的快运公司时,会先考虑物流公司的服务和时效,最后才是价格因素:“我们一般选择有专线直达的合作伙伴,来保证运输时效,此外,我们也会关注家具产品占到物流服务商比重,只有货物不太冗杂,他们服务才会更专业,也可以避免货品运输中的磕碰。”

难啃的骨头

在市场开拓期,企业们需要更大的货量规模来完善运输网络,降低单票成本,而想要提高市场渗透率,强化品牌认知,低价无疑是最直接的手段。不过,各大企业在快递市场,为了抢占市场份额,已经苦陷规模越来越大,利润却越来越低的价格战泥潭。

近日,韵达就宣布剥离快运业务,其快运子公司运乾物流2018年亏损1.75亿元,2019年第一季度亏损3367.13万元。

董事长意外去世后,被巨头围剿的优速还能保住第一吗?

不过,仔细研究之前各公司放出的促销内容可以发现,高调宣布价格战的企业,相较以前,规模正在变小,有些企业的促销区域多是新开直发线路区域,价格让利是其在探索从轴辐网络模式中,寻找拉直路线的机会成本。

可见,企业对于价格战正在趋于理性化,企业们正在尝试建立更多元化的竞争壁垒。

提升服务。跟快递的“最后一公里”难题一样,快运行业也面对产品免费上楼的“最后100米”,这也成为各大快运公司布局的关键。德邦去年7月推出的3.60 产品,核心就是围绕上至40kg以下100%上楼,接送全程包揽。同年12月,韵达宣布了在全国范围内10-30公斤的电商件,优先中转派送,100%免费上楼。优速、安能等企业自然也不甘落后,针对大件包裹,都提供免费上楼服务。

讲究时效。随着快运企业的不断投入,快运企业的网点、中转、路由等得到优化。数据电子化、自动化产品的使用,使企业信息化水平不断提升,原本一直被用户诟病的时效,成为它们抢占用户心智的又一关键。

董事长意外去世后,被巨头围剿的优速还能保住第一吗?

比如,优速快递就用“330限时达”大包裹产品,上线“一票多件同时到达”服务从行业中杀出重围。随后,各个企业也纷纷出招,壹米滴答上线时效产品次晨达、次日达;德邦针对广东省客户推出大件快递“次日达”;顺丰甚至搬出了自己的“大飞机”,用航空运力来保障大件包裹的送达效率。

但在这场服务与时效的较量中,优速暂时落败。一季度快递服务满意度调查中,优速排名垫底。

编辑|陈晨

weinxin
关注公众号
更多精彩推荐!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