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人,不要一网情深

  • A+
所属分类:电商热
摘要:滚滚的热泪染洗风尘,游手好闲的身姿浪迹天涯。

十一浪

老刘已经和我失联一年多,要不是要公众号新开,我也不会想起这货。昨晚看了他的朋友圈,居然是一段大雪纷飞的视频。六月飞霜,五月飞雪,窦娥冤啊?

老刘是色达佛学院的快递员,我舍命采访了他两次,差点死在色达。我个人喝醉后认为,如果我皈依在色达,必须转世文曲星——不是PC505。结果他酒不给我喝,天葬也不带我去祭奠,我一度想把他拉黑。

但是,我认为他还是一个值得写的人。

刚说到死。一个人快死的时候,会想什么?

恐惧,绝望,随地大小便?要罚款的啊。还是账户里还有80万没花,酒柜里有17瓶茅台没喝,黑丝姑娘和曼妙河山都没亲近就此作别?其实没有那么多百转千回,你什么都想不了。

关于“归位”,我有过两次体验。

第一次,3年前,在南海。前一晚和一堆人拼酒,党同伐异,拼到凌晨三点多。早上8点,被人扔进水温10度左右的海里玩潜水,胃被寒水一逼,酒劲激发,吐了。可人还在海底8米处,嘴巴里还咬着呼吸管,怎么吐?

“完了,老子今天要归位。”有那么2秒钟,我手忙脚乱,脑袋发蒙,灵魂深处狠斗“死”字一闪念。但是我猛然想到,我会游泳啊,要什么要呼吸管?也不给教练打手势了,直接往上游。教练随后跟上来,一露头,我吐他一头。后来很多小鱼过来吃呕吐物,情景很是妖娆……

做人,不要一网情深

 

做人,不要一网情深

第二次,就是四川色达。我跟着老刘的快递车采访,在海拔4800米的地方,需要取景拍照。我下车,拍完,这个二货,居然忘记停下来载我。他自己开走了。

我无奈爬了1个小时的雪域高原,两眼发黑,指甲发紫,直接瘫在地上。潜意识里,满山喇嘛念经都是超度,秃鹫身形邪魅只为等肉……好不容等到一辆过路中巴,我却连掏钱的力气的都没有,一个从上海来的大胸女游客替我付了钱,我本想说声“女菩萨,吓吓侬”,后来发现张嘴已发不出声——精卫填海时说过一句,“饥疲力竭波更大”。波更大,这是醒世恒言。

都说英雄气短,儿女情长。

这就是我佩服老刘的地方。老刘一中通快递员,开一辆没有码速表、里程表和反光镜的破车,给世界第一大佛学院——色达佛学院送快递。我说,“你给活佛送快递,不得了”。他一边把破车的方向盘用胶带纸固定了一下,一边抽烟,然后哈哈大笑,搞得很无畏,很超脱,很不要命的样子。

这些年,我一直信奉“滚滚的热泪染洗风尘 游手好闲的身姿浪迹天涯”,所以我还是可以理解老刘。他混了很多年的江湖,没赚到什么钱,到一荒无人烟的雪山,累了,索性落脚不走了。

雪山和人一样,也分品相,有骨和无骨。

有骨的雪山最简单,扔你把银藏刀,一斤白酒、一只羊腿,所有的仗义和情怀都在里面了,喝醉就睡,睡醒了就走,十年后才想起回家看婆娘和小孩。

无骨的最不着世相。不喝酒不打架,五讲四美三热爱,天天围着老婆转。好比老刘,居然会秀恩爱,看得我毛骨悚然。

老刘甚至语重心长地教育我,“兄弟啊,你要帮哥哥一个忙啊。你嫂子在这里太不容易了,当年她可是康定一枝花,跟了大哥21年没享过福,你要写文章反映我们的真实生活啊。”

我本想写一个“林教头风雪山神庙”,你让我写一个“后花园小姐会书生”,我有点崩溃啊。

老刘和我说好几遍,他是个江湖人,我信——他抽完烟,都是用手指头捻灭烟头,冷酷,残暴,不怕烫;他仗义、朋友多,送快递时发现老喇嘛生病去世,背起遗骸就上天葬台……

做人,不要一网情深

 

但是他也变了。他年轻时带老婆去山里,是直接把老婆绑在树上的主……现在带老婆去山里,估计都是给老婆绑鞋带。半夜12点,他和老婆抬包裹秀恩爱的场景,真得是虐狗——连他家的狗都看不下去了,叫了几声跑了。

在雪山的一周,唯一遗憾是没和老刘喝酒。虽然我自己喝不了多少,我每天头疼欲裂,只想找个兽医开颅。老刘笑着说,他答应老婆,十年不喝酒。具体原因我没问,不过估计和九指神丐洪七公贪吃断指的故事差不多。

回程那天的早上5点,黑漆漆,道路全是坚冰,我像个孤寡老人,慢腾腾背着包走到色达长途客运站,大喘一口气,突然想到一个问题:老刘居然能在海拔4800米的雪山上,生了两个娃,铁棍山药代言人,阿波罗男科医院终身大使?真厉害啊。

后来过了一周,桃花汛起——稿子发出来后,老刘坚守雪山的事迹被他东家中通快递看到了,说要给老刘送辆车。

一天清晨,老刘风雷激荡地给我打电话:“扎西德勒,我太激动了!我都快哭了!谢谢你,我的兄弟!我的换车梦提前实现了!”我听了一会,感觉老刘像是在诗浪涌,有点老年合唱团的味道,赶紧把他打住。

“整啥啊?我们是兄弟,说这些干啥?下回再到你那,得管饭啊,知道不?”

我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怕一往情深。

男男女女对个眼就能进行大数据交换,大家吃个饭就是“新灵兽”——新型单身灵长类禽兽,就不能粗暴点吗?大家可以在坟地野个炊,约个泡……面——1830年,美国刚出现乡村坟地,可时髦了,很多人就去坟地搞野百炊和野百合。

如果一往情深也就罢了,我就怕连一个不正经的人都开始一往情深。

做人,不要一网情深

像老刘这种,20年前带快刀、喝烈酒,骑着瘦马整日价欺男霸女,像个二流子一样晃荡在康藏地区,如今居然守着一辆车、一个婆娘过安生日子,搞淘宝,搞快递,搞什么啊?

我看不下去了,但是想想,也没什么错。

一年多没见老刘了,过两月去看他,我现在已经有点“雪山会道友”的意境了。下个月,天猫618(此处不是软文,就是硬广),忙得他飞起来。

素衣莫起风尘叹,我先下班回家。对了,老刘叫刘洪贵,康定人,这一生真不容易。

weinxin
关注公众号
更多精彩推荐!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